核災八年,福島除污工人血汗蒙塵

專題報導 - 2019-03-18
福島核災八年,綠色和平日本辦公室發表最新調查報告,揭露福島核輻射隔離區和開放區域在多年除核污工作後,核輻射水平仍高於國際認同的安全水平。曾任職核除污工人的池田実先生,分享由他血汗淚交織的往事。

劫後餘生,誰不想一切如常,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冠冕堂皇的「回家」說辭,只剖開了大小瘡疤,埋沒了多少傷痛。

「身為除核污工人,我沒有得到人應有的對待。有人甚至將之與奴隸相提並論。」池田実(Minoru Ikeda)來自東京,2014年曾在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20公里的浪江町(Namie)任職除核污工人三個月,與另外六人受聘於「三判」公司,負責清除堤岸雜草。

開工前的半天入職簡介,他記得輻射風險僅輕輕帶過,「我曾收到遠離輻射源頭、別工作太久之類的『溫馨提示』,但在除核污的工作環境,四周都是輻射,這些忠告其實毫無意義。」

除核污工人,像棋子,像薛西弗斯

除核污工作看似在「核心外圍」,各種疏漏的防治措施,卻把工人安危置於「核心內圍」。他們沒有全身保護裝束,每天上下班都穿著自己的衣服、鞋子,只有口罩、橡膠手套和一個簡陋輻射探測儀可供倚賴。有時讀數忽然歸零,記錄員便隨意抄寫「5微西弗(μSv)」、「10微西弗」或其他工人的數據,而它們就是當局對外宣稱「除污完成」的數據來源。

池田離職後才收到一本記錄簿,得知自己在浪江町暴露的輻射劑量,其中3月共計高達0.44毫西弗(mSv),與患上白血病每年約5毫西弗的「工傷標準」相若,「現在回看,才發現當時置身於這麼高輻射的環境,真的會讓你停下來反思。」

在池田眼中,除核污工人猶如棋局中的「兵」,隨時可被取代,或者又像希臘神話中推石頭的薛西弗斯。他們工作的河岸上游、較鄰近山林的地區根本沒有除污,或者當雜草隨春風吹又生,恐怕輻射再次上升,而當局卻會宣稱除污工序已經完成,居民可安心回家。「我不禁認為,像我這樣的核除污工人,未來數十年甚至100年,只會一直為福島核災善後。」

「無緣社會」的剝削日常

日本經濟產業省2016年曾將除核污預算由2.5億倍增至5兆日圓,惟有獨立分析指出相關費用隨時高達30兆日圓(折合約8.3兆臺幣)。龐大預算結合「層層轉包」制度,讓眾多沒有血緣地緣社緣(意指身邊沒有親人照顧、久未與前後鄰居聯絡,與社交層面狹窄)的淪落人有冤無處訴。截至2016年,官方數據顯示約有77,000人曾任職除核污工人,當中既有重建家園心切的居民,求職選擇寥寥可數的當地年輕人,還有更多弱勢社群、露宿者,為了力保飯碗,面對剝削也是有口難言。

除核污工人的帳面日薪約為17,000日圓(包括7,000日圓薪金及10,000日圓危險工作津貼;折合約5,000臺幣),卻絕不等於他們的薪酬優厚。無償加班及週末工作、拖欠津貼、擅自扣除食宿費等個案時有所聞(有個案僅得約臺幣3001,400元日薪)。有外包商更涉嫌偽造健康證明強迫工人簽署,以及偽冒僱員身分,讓政府無從履行監管責任。池田也直言,相信日本政府「根本不會有我在浪江町工作的記錄」。

撤銷疏散令地區 輻射續超標

回家?不回家?居民抉擇之難,因核災遺害不僅烙印於「3.11」一天,而是終日相伴。2017年3月,日本政府宣佈解除福島縣浪江町、飯館村(litate)等地區的避難指示,並有意於2023年前「解封」更多地區,但綠色和平日本辦公室和研究團隊持續監測福島核幅射隔離區和開放區域的數據,揭露清除核輻射工作顯然尚未完成:

  • 在浪江町及飯館村,其隔離區及最近撤銷疏散令的區域均處於嚴重核污染水平,程度較國際建議的上限(每小時0.23微西弗)高5倍甚至100倍以上,為公眾,包括兒童帶來莫大風險。核輻射將殘留數十年,禍延至下世紀
  • 在浪江町大堀區的核輻射隔離區,平均核輻射水平高達每小時4.0微西弗。若除核污工人在該處每日工作8小時,一年間接觸的輻射量等同接受逾100次胸部X光檢查
  • 在已撤銷疏散令的浪江町,一片與幼稚園和小學僅一街之隔的森林,平均幅射水平高達每小時1.8微西弗。這片森林的1,584個檢測點,核輻射水平全數超出日本政府所定的長期目標值(每小時0.23微希)。當中有28%的檢測點,核幅射水平更較國際建議兒童每年可接受的1毫西弗輻射劑量上限,高出10至20倍

我只想(下一代)身體健康

去年4月,福島縣自核災後首次有14間小學及初中重開,孩童乖乖列隊放學,操場無憂奔走,童年本應如此。不過,想到他們日後長期承受的輻射損害與健康風險,卻教人憂心忡忡。2018年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及2019年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先後建議,日本政府應撤回任意將核輻射上限由每年1毫西弗放寬至每年20毫西弗的舉動,並按照簽署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保障孩童權益。

綠色和平促請日本政府正視福島核災規模遺禍、複雜程度與核輻射風險,並提出以下政策建議:

  • 中止「鼓勵」福島受災民眾返回原居地的政策,並撤回解除其他地區疏散令的計劃;向被逼疏散的災民提供經濟援助,以公眾健康為前提,讓民眾自由決定返回原居地或另覓居所
  • 如實公佈除核污工作的現況、進展,並遵照長期目標(每年1毫西弗)設定時間表
  • 立即停止在高度污染「歸還困難」(difficult-to-return)地區的除污工作,保障工人權益
  • 建立透明機制,包括成立由災民組成的公民委員會,聆聽民眾聲音
  • 採納聯合國普遍定期審查(UN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及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就災民及除核污工人權益提出的建議,包括參照國際標準,將核輻射安全上限定為每年1毫西弗
  • 履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制定福島核災相關政策時充分考慮兒童權益

 

 

延伸閱讀:

綠色和平新聞稿(中文)《福島核災八年輻射難除 兒童與工人首當其衝

綠色和平調查報告(英文)《福島核災最前線:除核污工人與兒童》(On the Frontline of the Fukushima Nuclear Accident: Workers and Child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