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保護區,真的有用嗎?

專題報導 - 2018-02-26
海洋漫無邊際,猶如沒有牆的世界,曼妙生物暢泳其中。既然如此,把一片海域劃為海洋保護區,真有用嗎?實例勝於雄辯!

1 美國加州,蒙特利灣

非洲坦尚尼亞的塞倫蓋提大草原(Serengeti)是見證動物大遷徙的「聖地」,而蒙特利灣(Monterey Bay)有著「海洋版 Serengeti」美譽,當然是生態瑰寶!曾經,超出自然負荷的捕魚、狩獵在此留下纍纍傷痕,部分物種因此瀕危。好在,1992年,比黃 石國家公園還要廣闊、覆蓋 15,000 平方公里海洋的「蒙特利灣海洋保護區」(Monterey Bay National Marine Sanctuary)成立。

如今,它已成為 36 種海洋哺乳動物、超過 180 種海鳥,與最少 525 種魚類的家園,也是海獅、海獺及鵜鶘等物種的樂園。

蒙特利灣的水底景色之美,亦不讓海岸專美於前。既有迷幻如夢的「海藻森林」(Kelp Forest),豐富水域資源也吸引藍鯨、座頭鯨等遠道而來覓食,讓這裡成為生態旅遊熱點。不過,美國總統川普與再生能源浪潮背道而馳,研究開放更多水域鑽探石油,隨時波及海洋保護區部分於 2008 年擴展的範圍,美麗海灣因而蒙上陰影。

2 美國夏威夷,帕帕哈努莫古艾基亞

「帕帕哈努莫古艾基亞~」這咒語般的名字,實為賦予太平洋生物的祝福,也象徵夏威夷傳說「大地之母」Papahānaumoku 與「天空之父」Wākea 的結晶。

「帕帕哈努莫古艾基亞海洋保護區」(Papahānaumokuākea Marine National Monument)面積超過 150 萬平方公里,比全美所有國家公園加起來還要大,一度成為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

這片保護區是由美國前總統喬治布希於 2006 年成立,並由繼任的歐巴馬於 2010 年擴大保育範圍。同年,更確認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自然及文化遺產的「雙料」地位。

這裡,孕育有超過 7,000 種海洋生物,其中四分之一只有在夏威夷群島才能看到。每年,還會吸引 22 個品種、共計 1,400 萬隻候鳥在此築巢繁殖。候鳥們與綠蠵龜、瀕危夏威夷僧海豹(Hawaiian Monk Seal)及「全球最瀕危鴨子」列山島野鴨(Laysan Teal)共享自然美景。

3 蘇格蘭艾倫島,拉姆拉什灣

古語有云「勿以善小而不為」,位於蘇格蘭西南部、人口僅 5,000 人的艾倫島(Isle of Arran)的這片拉姆拉什灣(Lamlash Bay)禁捕區,儘管只有3平方公里不到,卻是當地居民與保育團體由下而上的抗爭勝利!經過 13 年科學研究、政策推動、團結遊客力量、抗衡利益團體等行動,蘇格蘭政府終於 2008 年立法制訂禁捕區(No Take Zone),這個區域內不可以任何方式捕撈任何物種。

居民堅定守護家園,因為他們知道,區內滿植一種名為 Maerl 的海藻,多個海洋物種棲息其中,必須禁止拖網漁船破壞海床。保護區成立短短 5 年後,已有研究指出,這片受保護海域的生物多樣性比鄰近區域高出 40%,同時帶動小島旅遊業,在地漁民也因豐饒之海而得益。

4 南極,羅斯海

映入眼簾的海洋藍,是否早已失去原始面貌?南極羅斯海(Ross Sea)被科學家譽為「最後的海洋」,居住著全球 38% 阿德利企鵝、26% 皇帝企鵝,尚未受過度污染、開採、捕撈等破壞行徑傷害。

多年來,成員包括綠色和平在內的南冰洋聯盟(Antarctic Ocean Alliance)捍衞純淨的最後防線,2016 年終於傳出大好消息!由歐盟及 24 國代表組成的南極海洋委員會(Antarctic Ocean Commission),通過在羅斯海成立達 155.5 萬平方公里的保護區,並於 2017 年底正式生效。這片保護區面積約當 43 個臺灣本島,是目前全球最大!

其實,更值得深思的問題是:到底地球需要多少海洋保護區?

目前,全球只有 2% 海洋受到保護。有科學家警告,要讓海洋回復生機,全球至少 30% 海洋須在 2030 年前納入全面保護,免受工業捕撈、石油鑽探、深海採礦重創,同時幫助緩解氣候變遷危機。

今年 10 月,南極海洋委員會將商討是否成立南冰洋保護區,這關乎未來 3 年多場談判桌上的海洋命運,包括聯合國擬訂新的海洋公約。請您共同展現公眾力量,為海洋帶來改變!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