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成功攔截!美國兩大化石燃料管線工程喊卡!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在化石燃料應逐漸走向尾聲的趨勢,應積極「升級」能源選擇,擺脫高碳排高污染的傳統選項。值得慶幸的是,在眾多支持者的推動下,美國糾纏多年的兩大化石燃料輸送管線工程終於成功喊停!

石油與天然氣等化石燃料經由管線輸送,看似方便又快速,然而這項計畫不僅無力於能源發展更是將珍貴水資源和原住民的權益拋諸腦後。所幸 2020 年 7 月初迎來 2 個好消息:能源企業宣布中止興建大西洋海岸管線(Atlantic Coast Pipeline);美國法院也判定達科塔輸油管(Dakota Access Pipeline,DAPL)未通過「國家環境政策法」,必須在 8 月 5 日前關閉。2項環境的勝利,不僅為當地居民一掃潛在污染的擔憂,也為減緩氣候危機打贏令人振奮的一役。

201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蘇黎世舉辦的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周年大會會場懸掛橫額,要求金融機構撤資達科塔(DAPL)油管工程。

201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蘇黎世舉辦的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周年大會會場懸掛橫額,要求金融機構撤資達科塔(DAPL)油管工程。 © Daniel Grunder / Greenpeace

輸油管與原住民的多年攻防戰

達科塔輸油管(DAPL)爭議對美國民眾及關注能源議題的人來說應該不陌生,因為這條油管與環境和人權已糾纏多年。2014 年,能源企業Energy Access Partners提出興建橫跨美國 4 個州、全長 1,886 公里的達科塔輸油管,卻會通過美國最主要的其中一條河──密蘇里河(Missouri River)以及原住民立岩蘇族部落(Standing Rock Sioux Tribe)世代承襲的神聖土地。一旦油管洩漏,將會嚴重破壞珍貴的水資源及文化遺產。

2016年10月,即使面對國家警衛軍及警隊鎮壓,立岩蘇族依然毫無懼色,手持老鷹羽毛以和平行動守護部落家園。

2016年10月,即使面對國家警衛軍及警隊鎮壓,立岩蘇族依然毫無懼色,手持老鷹羽毛以和平行動守護部落家園。 © Richard Bluecloud Castaneda / Greenpeace

守護水資源與家園,免於漏油污染威脅

自 2016 年 4 月,立岩蘇族原住民在油管工程的選址區,紮營發起和平示威,逐漸獲得全球關注。這段期間,綠色和平持續與原住民並肩同行,包括動員全球辦公室發起網路連署聲援,以科學研究論證興建油管結果將弊多於利,同時為截斷油管工程資金流,向融資銀行及金融機構採取倡議行動。美國在過去 10 年已發生數起管線事故,超過 3,400 萬加侖石油外洩,造成 20 死 35 傷、26 億美元(約新臺幣 767 億元)經濟損失。

201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投資銀行ING阿姆斯特丹的總部外設置油管,象徵從投資銀行流出的骯髒能源,倡議ING銀行停止向達科塔輸油管提供貸款。

201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投資銀行ING阿姆斯特丹的總部外設置油管,象徵從投資銀行流出的骯髒能源,倡議ING銀行停止向達科塔輸油管提供貸款。 © Bas Beentjes / Greenpeace

挪威奧斯陸居民同樣面對北極鑽油陰霾,隔空聲援「停建達科塔輸油管」(NO DAPL)行動。

挪威奧斯陸居民同樣面對北極鑽油陰霾,隔空聲援「停建達科塔輸油管」(NO DAPL)行動。 © Greenpeace / Matthew Kemp

歷經連續數個月行動,2016年12月,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駁回興建輸油管的環境許可申請,但現任總統川普就職後,竟隨即簽署備忘錄,批准達科塔輸油管與另一起具爭議的Keystone XL跨山輸油管工程。令人遺憾的是,Keystone XL去年10月爆發漏油事故,超過 9,000 桶石油散落北達科塔州濕地,自然環境已慘痛證明漏油風險絕非危言聳聽,而且是一旦發生就難以挽回的生態災難。

2016年,美國多地的群眾皆以遊行聲援、捍衛原住民的權益,呼籲「應讓化石燃料長埋地下!」。

2016年,美國多地的群眾皆以遊行聲援、捍衛原住民的權益,呼籲「應讓化石燃料長埋地下!」。 © Michael Short / Greenpeace

直至 2020 年 7 月 6 日,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地方法院判決:達科塔輸油管的環境評估許可,顯然抵觸國家環境政策法(NEPA),勒令30天內(即 8 月 5 日)關閉輸油管並清空石油,為廣大捍衛水源與文化的民眾捎來喜訊。

綠色和平美國辦公室氣候專案主任Janet Redman表示:「北達科塔輸油管及其他忽視環境災害的化石燃料建設計畫,僅為億萬富翁帶來利益,卻讓我們平民百姓受罪。推動再生能源發展,不只是為了未來,而是向今天負起責任的唯一選擇。」

2016年11月,舊金山民眾響應支持停止興建達科塔輸油管,上街頭倡議行動。全球眾人多年的努力,終於在2020年為環境帶來轉機。

2016年11月,舊金山民眾響應支持停止興建達科塔輸油管,上街頭倡議行動。全球眾人多年的努力,終於在2020年為環境帶來轉機。 © Michael Short / Greenpeace

然而好消息僅延續一週,當地法院於 7月 15 日批准能源企業Energy Access Partners暫緩執行禁令,表示這條每日運送 57 萬桶石油的輸油管仍可維持運作,綠色和平將持續密切關注。

中止興建大西洋海岸管線,加速能源轉型

除了達科塔輸油管,還有另一條管線的訴訟,在廣大支持者的倡議下,終於獲得成果。兩間美國能源企業,分別是Duke Energy和Dominion Energy,7月5日以成本及訴訟風險過高為理由,宣布中止興建造價 80 億美元(約臺幣 2360 億元)的大西洋海岸管線!這個拉鋸 6 年,貫穿維吉尼亞州與北卡羅萊納州山脈約 965 公里,且備受爭議的興建計畫案總算「壽終正寢」。

2012年,綠色和平以飛行船倡議,要求美國能源公司Duke Energy停止提供骯髒能源。

2012年,綠色和平以飛行船倡議,要求美國能源公司Duke Energy停止提供骯髒能源。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美國辦公室於 2019 年發布《綠色點擊:維吉尼亞》報告(Clicking Clean Virginia),揭露Dominion Energy能源企業無視當地居民的反對、忽略裂壓天然氣洩漏的風險,堅持將管線通過住宅區,並穿越阿帕拉契山徑(Appalachian Trail)等國家公園及森林保護區。同時,這條管線每年平均排放 6,760 萬公噸溫室氣體,相當於 20 座燃煤電廠或 1,400 萬輛汽車的排放量。綠色和平在報告中強調,企業不應以滿足數據中心龐大電力需求為藉口,將能源發展停留在依賴化石燃料上,必須加速實踐能源轉型。

綠色和平行動者與當地學生及居民寫下守護環境的心願,表達「不要大西洋海岸傳輸管線」的訴求。

綠色和平行動者與當地學生及居民寫下守護環境的心願,表達「不要大西洋海岸傳輸管線」的訴求。 © Amanda J. Mason / Greenpeace

當「氣候變遷」成為「氣候危機」

截至2019年12月,上萬名科學家簽署「氣候緊急宣言」,警告大眾必須加快行動以對抗氣候危機。全球政府及企業不僅應有效地降低碳排放,淘汰高碳排的煤炭、石油與天然氣等化石燃料更是首要目標。

臺灣發電佔比和電力排碳量(2018年),全臺有84.15%的發電來自化石燃料,所製造的二氧化碳站臺灣總碳排的55%。

臺灣發電佔比和電力排碳量(2018年),全臺有84.15%的發電來自化石燃料,所製造的二氧化碳站臺灣總碳排的55%。 © Greenpeace / Seohee

在臺灣,約 84% 的發電是來自化石燃料(火力發電),光是發電所製造的碳排量就佔了全臺 55%。綠色和平極力倡議要求「用電大戶」企業應負起社會與環境責任,積極轉用再生能源,帶動臺灣能源轉型。除此之外,政府應確實制定與落實足以因應氣候危機的法規,加快臺灣減碳腳步。

臺灣福德坑的能源之丘,是臺北市最大的太陽能電站。

臺灣福德坑的能源之丘,是臺北市最大的太陽能電站。 © Sidney Lai / Greenpeace

放眼全球,綠色和平於 2015 年成功阻止殼牌石油公司(SHELL)進一步勘探阿拉斯加北極;守護亞馬遜珊瑚礁、大澳洲灣等珍貴生態,拒絕石油企業破壞;近年先後推動Facebook、Apple、Google、Samsung等科技龍頭企業承諾使用再生能源,並在泰國等地凝聚公眾力量建置太陽能醫院等社區試驗計劃,讓家庭與小型商家共享綠能成果。

邀請您一同為居住在地球的人民和生態發聲,支持並推動減緩氣候危機,與全球攜手擺脫化石燃料束縛,迎接嶄新的的綠色未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