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北極
4 mins

追查北極兩萬噸漏油竟遭阻!為何政府極力隱瞞真相?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2020年10月14日更新:

在媒體揭露、民眾支持以及綠色和平的調查與倡議之下,泰米爾半島漏油事故,有了令人振奮的發展:

  • 肇事企業Norilsk Nornikel礦業集團受當局政府重罰1480 億盧布(約臺幣 549 億元),成為俄羅斯史上最高環境罰金
  • 成功敦促總統普丁更修改環境法案,以避免未來有類似事故再次發生
  • 漏油事故導致當地石油與天然氣業者LUKOIL,因多項違規而關閉管線
  • 事故之後,監管機關針對北極區域超過400個項目進行調查

2020年5月29日,於俄羅斯西伯利亞發生的漏油事件,震驚全球,無不擔憂北極圈生態遭受污染破壞。然而當綠色和平偕同當地記者採集水土樣本,調查與化驗污染情形,當地政府卻極力阻撓...

與北極圈為鄰的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近日災難連連:不但在曾創下攝氏 -68 度低溫的最寒冷小鎮「維爾霍揚斯克」(Verkhoyansk)測量出攝氏 38 度破紀錄高溫,一個月內還發生兩起漏油事故,禍不單行。

2020 年 5 月 29 日,俄羅斯北極圈的泰米爾半島(Taymyr peninsula)釀成超過2萬噸柴油外洩,成當地 25 年來最嚴重的漏油災害。突然爆裂的柴油貯存設施屬於礦業巨擘Norilsk Nickel集團(以下稱Nornickel)。該企業相信肇事主因是當地的永凍土層(permafrost)融化,造成設備損毀,以至柴油外洩。然而至今當局公開數據仍欠缺透明,而綠色和平調查團隊與當地媒體合作,於污染地區採集樣本並送至獨立實驗室化驗,竟一度受到阻撓

綠色和平調查團隊穿上防護裝備,小心翼翼抽取Pyasina河水樣本,實地追查北極漏油污染災況。
綠色和平調查團隊穿上防護裝備,小心翼翼抽取Pyasina河水樣本,實地追查北極漏油污染災況。

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與當地報社《Novaya Gazeta》記者合作,從連接北極海洋的Pyasina河抽取水土樣本,原本預計交由莫斯科市議會代表Sergei Mitrokhin轉送獨立實驗室化驗,以如實呈現生態污染真相。然而,Sergei Mitrokhin在6月27日攜帶樣本,預備從諾里爾斯市(Norilsk)機場登機時,竟被保安人員以「攜帶易燃物體」為由拒絕放行登機,如今樣本仍滯留諾里爾斯市。

綠色和平調查團隊於Pyasina採集水土樣本,化驗河川在5月29日漏油事故後的污染情形。
綠色和平調查團隊於Pyasina採集水土樣本,化驗河川在5月29日漏油事故後的污染情形。

專案總監Vladimir Chouprov譴責當局或Nornickel有意阻撓獨立調查:「如果Nornickel宣稱洩漏柴油已清除了 90% 的說法屬實,為何還極力隱瞞資訊?根據我們過往經驗,相當規模的漏油災害,頂多只能妥善處理 10% 油污。揭露獨立數據有助於善後漏油事故,但若處處隱瞞,公眾如何取信於官方數據?」

除此之外,綠色和平與當地記者聯同環境部前官員,於 6 月 28 日在鄰近的Pyasino湖泊,發現另一個污染源頭,來自同樣屬於Nornickel集團下的Talnakh加工廠,涉嫌排放含重金屬、表面活性劑(surfactants)及亞硫酸(Sulphurous Acid)的惡臭污水,管線出口處的周遭可見污水混濁滲入土地,但Nornickel在警方及檢察官到場前,已先派員停止排污並拆除管線。

目前調查團隊已抽取環境樣本並送至化驗,督促當局審慎研判處理,更應查明Nornickel集團是否觸犯環境法規。根據英國《衛報》報導,Nornickel已暫停涉案工廠員工職務,同時展開內部調查,並表達將配合當局監察後續發展。

柴油已污染河域超過 20 公里,甚至正往大海流入,恐將危及北極與海洋生態。
柴油已污染河域超過 20 公里,甚至正往大海流入,恐將危及北極與海洋生態。

被柴油染成鮮紅的河川觸目驚心,而難以去除的油污、河流生態的長久破壞,更是西伯利亞原住民必須面對的生存難題。估計若要復原,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已向原住民領袖Grigory Dyukarev深入了解,談論未來該如何因應漏油事故。

第一線專訪西伯利亞原住民:漏油危機劫後餘生

問:發生事故的區域現在狀況如何?
答:當局正積極處理善後,但柴油幾乎無法清除,水資源恐怕劫數難逃,重創我們的生計。許多原住民仰賴河流維生,漁獲資源原本相當豐富,但當河川受到污染,可能將長久失去魚群生態。

但不只是漁獲,週邊生態也受到嚴重影響,野鹿很可能改變遷徙路線、掠食動物則需去到更遠的地域狩獵。但Nornickel集團卻能置身事外,它可能只是損失金錢,我們卻失去水源、土地、生態、食糧,甚至養家活口的謀生能力。

泰米爾半島放牧馴鹿的原住民,河水對當地生態與原住民生活都是非常重要的資源。
泰米爾半島放牧馴鹿的原住民,河水對當地生態與原住民生活都是非常重要的資源。

問:泰米爾半島向來被視為生態貧瘠之地,以往是否發生過類似事件?
答:這裡從未發生過像這次引發全球關注的漏油事故,但當地工廠一直製造大量碳排放,其中Nornickel早已惡名昭彰。現今幾乎不可能長時間在市內逗留,我很難想像諾里爾斯市居民有多悲痛。回顧蘇聯時代,Nornickel還算會負起社會責任,協助安置受污染地區及工業重鎮的居民,所以我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今它只是利益導向的私人企業。

就像去年Nornickel終於遵照與當地官員協定的備忘錄框架,決定興建Tukhard安置區,讓原來住在甲醇倉庫旁邊的村民遷出。結果呢?整個計畫草草了事:房屋與基礎建設沒有裝置暖氣和電力設備,更因水氣凝結、霉菌滋生而荒廢。可以說這家企業完全無視環境與社會責任

當地原住民居住環境較簡陋,氣候條件嚴峻,Nornickel集團企業卻持續破壞環境、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忽視原住民人權。
當地原住民居住環境較簡陋,氣候條件嚴峻,Nornickel集團企業卻持續破壞環境、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忽視原住民人權。

問:當地官員有沒有提供援助?
答:我們至今還沒收到當局任何協助方案,所以我們正準備去信俄羅斯總統普丁,請他按現行法律保障原住民權益。我們提出災後援助計劃,因為這裡的一切都需要時間復原,我想至少要花上 10 年時間。

我們認為援助方案必須包括:採取原住民建議的強制環境監督、復原受影響的水文及生物資源、妥善處理災後賠償,並促請俄羅斯當局嚴謹制定環境法例,加以保障北極等脆弱生態系統

在企業與政府放任漏油事件、忽視氣候變遷等問題之下,原住民孩子將面臨什麼樣的生活環境?
在企業與政府放任漏油事件、忽視氣候變遷等問題之下,原住民孩子將面臨什麼樣的生活環境?

問:您在泰米爾有感受到氣候變遷嗎?
答:我們見證氣候變遷已經有滿長一段時間,例如冬天變得暖和、Yenisey等河川水溫上升,不再適合魚類棲息,牠們只能潛入深水或改變遷徙路徑。河裡少了魚群,原本並不多見的蚱蜢等昆蟲忽現蹤影,還多了朝北方遷徙的熊。但最令我們難過的是永凍土層(permafrost)正在融化,我們很多房屋都建在凍土上方,但我們對大自然何去何從卻一無所知。

漏油、高溫禍不單行!發展再生能源必須加快腳步

除了諾里爾斯漏油事件,一個月內,俄羅斯北極圈地區又發生另一起漏油事故。6 月 21 日,亞庫提亞區(Yakutia)東北部Argakhtakh村莊一座發電廠,有 5 噸柴油燃料洩漏至Alazeya河。同一時間,亞庫提亞區被喻為「最冷北極小鎮」的維爾霍揚斯克(Verkhoyansk),6月20日竟出現攝氏 38 度高溫,不但遠遠高出往年平均攝氏 13 度的6月氣溫,更打破塵封百年的北極圈最熱紀錄!

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記錄了 6 月 18 至 22 日期間的異常高溫,其中標示深紅色處是維爾霍揚斯克一帶,氣溫比平均值高出攝氏 15 度以上。
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記錄了 6 月 18 至 22 日期間的異常高溫,其中標示深紅色處是維爾霍揚斯克一帶,氣溫比平均值高出攝氏 15 度以上。

減緩氣候變遷,守護地球生態

全球面臨氣候變遷已是不爭的事實,需要各國政府與企業共同面對,淘汰化石燃煤、加速發展再生能源、制定足以因應極端氣候的政策,才能保護您我的家園。邀請您趁還來得及,支持綠色和平一同監督執政者落實氣候政策,為您我及下一代的未來做出正確的決定。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