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生活
7 mins

少肉多蔬守護環境與氣候,從每一口食物,為地球減輕負擔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如果每天的三餐能夠為地球減輕負擔,您願意一起嘗試這樣的飲食方式嗎?綠色和平提供的餐點會落實蛋奶素,同仁們平日也力行少肉多蔬的飲食習慣。您是否好奇他們為什麼展開這趟蔬食之旅?透過飲食又會對環境造成什麼改變?就從這篇文章一窺究竟吧!

根據綠色和平的研究,一個臺灣人只要一天不吃肉,能減少 2.4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若所有臺灣人民一天不吃肉,能減碳 56,510 公噸!從「吃」開始,就能善待動物與環境!

這輩子所做最正確的事,就是在 13 歲那年決定吃素

綠色和平募款與教育專員星諾,從 13 歲開始茹素至今已經 16 年,當初是因為發現動物死前產生極大的恐懼與痛苦,而決定不再吃肉。斷然改變飲食習慣,星諾表示:「剛開始吃素的第一年,媽媽很反對,會在粥裡加入肉末逼我吃,除了持續堅持,學校老師也介入,協助溝通。」

回顧自己茹素的歷程,星諾想告訴大家,無論站在動物權或環境的立場,選擇吃素是她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決定。
回顧自己茹素的歷程,星諾想告訴大家,無論站在動物權或環境的立場,選擇吃素是她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決定。

剛開始吃素時,星諾坦言自己過得很孤僻。「同儕間只有我吃素,時常不曉得要怎麼解釋,也不奢望大家能理解我,後來看了一些書,慢慢了解這個世界還是有因為動物權而吃素的人,只是我還沒遇到他們,心境上慢慢地轉變,也變得更有自信去解釋。」

回顧這段歷程,星諾想告訴大家:「不管是站在動物權或環境的立場,這輩子所做最正確的事,就是在13歲那年決定吃素!臺灣不是只有宗教素,蔬食真的超好吃!」(延伸閱讀:【募款教育專員系列】孩提時體會的自然美好,希望下一代也能看到

我吃素,因為農場裡的動物,跟家中寵物沒有不同

韻鈞在大學時期,看到臺灣豬農飼養了一隻靈性豬的故事,開始意識到,平時所入口的食物是活生生、有感情的動物,也因為從小家裡就有養狗,韻鈞認為:「農場裡的動物,跟家裡的寵物沒有不一樣,所以決定開始不吃肉。」

綠色和平募款與教育專員韻鈞,因感受到農場的動物和家中寵物沒有不同,開始吃素的旅程。
綠色和平募款與教育專員韻鈞,因感受到農場的動物和家中寵物沒有不同,開始吃素的旅程。

然而大學時期的嘗試很快就因家人影響破功。韻鈞說:「在過程中最大的困擾,是家人會一直以吃素不夠營養來影響你,也因此在近年開始認真地著重蔬食營養的攝取,有一段時間瘋迷下廚,最擅長的是蒜炒麻油天貝、菠菜佐綜合堅果醬,很簡單卻美味。」

韻鈞認為每個人選擇吃素的原因也許不同,但結果皆是利大於弊。「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有越來越多人願意從少肉多蔬開始,改變飲食習慣。因為這是對健康友善,也是保護地球的一種簡易入門方式!」(延伸閱讀:認識募款教育專員──從自身出發

我想盡力不分物種地善待所有生命

大魁於 2006 年開始茹素。最初,是因看見一則揭露臺灣不肖酪農以非人道方式飼牛的新聞,裡頭提到牛隻被以殘忍的方式對待,在那之後他再也不敢吃牛,看到生肉片也會不寒而慄。心理和生理對吃肉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轉變,認真思考後,大魁決定:「我想盡力不分物種地善待所有生命,然後就開始吃素啦!」

擔任綠色和平街頭公眾參與統籌的大魁(左一),邀請香港同事一起去當地吃到飽素食餐廳,即便沒有素食習慣的人,也能大快朵頤。
擔任綠色和平街頭公眾參與統籌的大魁(左一),邀請香港同事一起去當地吃到飽素食餐廳,即便沒有素食習慣的人,也能大快朵頤。

然而大魁也跟許多由葷轉素的人一樣,因為不吃肉類,每餐的蛋白質瞬間減少很多,很容易就肚子餓。後來開始留意每餐的蛋白質攝取量,也開始學習植物性蛋白質來源有哪些,發現其實從豆腐、花椰菜、花生等食材就能獲得。現在除了吃得很環保,也吃得很健康。他分享:「現在網路上有很多素食者的社團,裡頭有充足的資訊,提供素食餐廳、素食食譜、教大家如何補充營養。」

吃素這麼久有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嗎?大魁說,發現自己很少被蚊子叮咬,即使被叮咬也幾乎不會出現紅腫發癢的現象。「我在還沒吃素之前超常被蚊子咬,而且被叮都會紅腫得很厲害!推薦常被咬的人加入吃素行列!」

撕下分化與標籤,讓吃素的初衷得到真正的尊重

綠色和平公眾動員專案主任 Claire,在2015 年至 2017 年間開始吃全素。當時朋友介紹她看了《和平飲食》這本書,一夜之間就戒掉肉、奶、蛋。嚴格地執行了 2 年後,因當時飲食攝取以澱粉和糖類居多,加上對於某些蔬食推廣的方式有不同想法,於是開始吃肉,但大多仍是以蔬食為主。

Claire 從動物權與健康角度出發開始吃素。
Claire 從動物權與健康角度出發開始吃素。

現在 Claire 的日常飲食比例中 90% 為蔬食,保留 10% 的彈性視狀況來決定,以不強求,不刻意變成「戒律」的方式來執行。Claire說:「我的家人都是重肉者,我剛開始吃素,與他們一起吃飯的時候會很挑惕,很多意見,容易批判他們的飲食習慣。這幾年我調整好心態後改善很多,比較能尊重他人的選擇。」

Claire表示:「吃素現在對我來說,是一種自然而然想要達成的一種生活方式。我漸漸知道我不用刻意地去說我是 vegan 或 vegetarian ,然後分化出『我是吃素的、你們是吃肉的』這種差異跟標籤,這樣才能讓初衷被更多人接受,也才能得到真正的『尊重』。」

主動選擇飲食,讓自己吃得開心健康

在綠色和平臺灣辦公室擔任人力資源專員的培溶,已經持續蔬食為主的飲食習慣 15 年,在全素、蛋奶素、海鮮白肉輔助中,不斷調整飲食習慣。培溶表示:「一開始吃素的原因其實非常簡單,因為很喜歡動物才開始想嘗試蔬食,後來也漸漸喜歡清爽的蔬食飲食!」

培溶最喜歡的組合,是少油少鹽的低GI便當加上一杯一分糖的珍珠奶茶,吃得滿足又沒負擔。
培溶最喜歡的組合,是少油少鹽的低GI便當加上一杯一分糖的珍珠奶茶,吃得滿足又沒負擔。

剛開始吃素時,培溶心裡想的是「不能」吃什麼,感受到的是限制,當周遭的朋友去肉食為主的餐廳時,自己心裡會覺得「我的飲食規定限制了跟朋友社交的機會」。隨著蔬食的資歷增加,學習到如何讓自己吃得更「舒適」,去傾聽身體的聲音調整飲食習慣,也調整自己的心態後,培溶從被動轉變為主動選擇飲食,讓自己吃得開心健康!

現在的培溶說:「我覺得吃素很好玩啊,臺灣有太多好吃的素食餐廳!」

如果透過飲食就能友善環境,何樂而不為

文字編輯 Aasta 小時候因為家裡宗教信仰的關係,而跟著家人一起吃素,但本身並沒有明確要吃素的理由,只是跟著大人吃,甚至因為覺得被限制,而一度排斥素食。「雖然排斥吃素,但飲食習慣早就被養成了,多數時候還是蔬食為主,吃不了太多肉。」

發現飲食習慣對環境有極大影響,是Aasta選擇重回蔬食懷抱的主要原因。
發現飲食習慣對環境有極大影響,是Aasta選擇重回蔬食懷抱的主要原因。

直到大學時外婆往生,在百日服喪期間,Aasta 再度開始嘗試蔬食。「當時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很想念我外婆,我們一起吃飯的回憶都是吃素,這像是維繫我和她之間的連結。」

感性時刻過了以後,Aasta 開始從理性角度分析飲食習慣對自己和環境帶來的影響。「我並不會說自己是個素食者,只是在飲食上以蔬食為主。而隨著理解動物在被屠宰前的痛苦,以及工業化畜牧對環境帶來的傷害,如果透過飲食就能友善環境,何樂而不為呢!而且吃很多蔬果讓我更容易維持膚況,當然持續下去囉!」

無痛改變飲食習慣,可以試試這樣做

對於想嘗試素食或少肉多蔬者,Claire 建議可以從減少一種肉類開始,久了之後會發現習慣漸漸養成,接著再減少其他種肉類。她強調:「不評斷自己跟別人的飲食習慣,是最好的意念。」

Claire 推薦酪梨 salsa nacho 與天貝兩道菜,料理方式簡單,又富含大量營養,是蔬食者很好的選擇。
Claire 推薦酪梨 salsa nacho 與天貝兩道菜,料理方式簡單,又富含大量營養,是蔬食者很好的選擇。

大魁則建議可以先從每兩週一天不吃肉開始,循序漸進成每週一天,慢慢增加吃素頻率。在這過程裡,可以找一間自己感興趣的素食餐廳,約同樣吃素的朋友一起去用餐、交換吃素心得,或者上網找些素食食譜,跟家人朋友一起下廚,也挺不錯。

大魁分享,素食初心者可以從找一間好吃的素食餐廳開始,增加對素食的好感度。
大魁分享,素食初心者可以從找一間好吃的素食餐廳開始,增加對素食的好感度。

Aasta 認為吃得沒有壓力、無痛,比較容易持續下去。「無論吃素與否,都可以在享用每一口食物時,練習觀想它們從生產到上桌的過程是如此得來不易,久而久之,當我們對食物越來越珍惜、感激,自然就會去選擇更友善環境的飲食方式。」

對於剛開始嘗試蔬食的人,Aasta非常推薦咖哩,不管出門聚餐或自己煮都能兼具美味與口感,也更容易因為吃到好吃的食物,而有感激的心。
對於剛開始嘗試蔬食的人,Aasta非常推薦咖哩,不管出門聚餐或自己煮都能兼具美味與口感,也更容易因為吃到好吃的食物,而有感激的心。

培溶鼓勵想嘗試多吃蔬食的人,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周遭有些朋友的選擇是周間素食、周末則隨心所欲,我自己也調整了很多次飲食習慣。蔬食生活是一個旅程,你可以把他走得很有趣很放鬆,而且這是對地球、對自己好的一個選擇,當你開始了這個旅程,要對自己感到驕傲!」

準備好改變飲食造福地球了嗎?就從今天開始吧,誠摯邀請您一同加入這趟蔬食之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