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神秘的深海,可能含藏最有價值的基因密碼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深邃而美麗的海洋,不但為地球蘊育著豐富的生物多樣性,還有重要的儲碳功能,然而許多企業卻為了短視的利益,計劃在深海探勘採礦,可能對全球生態圈造成重大破壞。其實,深海保育與經濟利益並非不可兼得……

廣袤無垠的蔚藍大海,蘊含豐富的的資源,全球超過 30 億人的生計及沿海社區全都仰仗海洋,神秘的深海中,更含藏著生命起源的線索,與許多等待人類解鎖的基因密碼。
廣袤無垠的蔚藍大海,蘊含豐富的的資源,全球超過 30 億人的生計及沿海社區全都仰仗海洋,神秘的深海中,更含藏著生命起源的線索,與許多等待人類解鎖的基因密碼。

海洋深處隱藏著一個人類才剛開始探索的奇特世界。這裡充滿了擁有數百年歷史的古老珊瑚礁、水下山脈,以及種類豐富的海洋生物。深海為我們提供了生命起源的線索,雖然對於這個廣大而神祕的領域,科學的了解仍只是鳳毛麟角,但已經確知的是,深海孕育著數量驚人的物種,是生物多樣性的寶地。

除此之外,海洋中小至不起眼的浮游藻類(planktonic algae),大至雄偉的鯨魚,都能儲存大量的碳。因此幽深的海底可以說是地球上最大的碳匯。海洋生態若遭到破壞,將會釋放出大量的碳,加速毀滅性氣候災難的到來。

鯨魚在海洋中扮演重要角色,不僅能維持生態平衡,更有助於碳儲存,減緩氣候變遷。然而牠們的棲息與遷徙環境範圍廣闊,被人為活動侵擾已威脅牠們的生存。
鯨魚在海洋中扮演重要角色,不僅能維持生態平衡,更有助於碳儲存,減緩氣候變遷。然而牠們的棲息與遷徙環境範圍廣闊,被人為活動侵擾已威脅牠們的生存。

企業為近利覬覦深海

然而,近年有許多企業正在尋求前進深海探勘與採礦,從而開採貴金屬賺取利益。科學家已經紛紛提出警告,深海採礦將對深海海床和及居住其間的海洋生物造成嚴重且不可逆的破壞,不僅會痛失許多已知甚至未知的珍貴海洋生物,更會加劇氣候暖化的情況。

許多石油企業在海上建置鑽油臺,不僅製造大量碳排放,油污更會污染海洋生態,而廢棄的儲油槽常常不被處理,繼續危害海洋。
許多石油企業在海上建置鑽油臺,不僅製造大量碳排放,油污更會污染海洋生態,而廢棄的儲油槽常常不被處理,繼續危害海洋。

海底的生物棲地以礦物質為基礎。目前企業鎖定開採的主要有三種海底礦物資源:通常位於海底山脈的鈷結殼(Cobalt crust)、海底熱泉噴口附近形成的海底塊狀硫化物,以及深海平原上的多金屬結核。從這其中可以開採出許多稀土金屬以及高價礦物,然而這些礦藏地也同時是生物的群聚生長之地,一旦開放採礦,將會完全摧毀開採區域以及更廣泛區域的生物群落。(延伸閱讀:僅了解0.0001%的深海,將面臨採礦入侵?

我們必須捍衛深海的生態完整性,但是,保護深海就一定意味著放棄經濟利益嗎?

南大西洋的維瑪海山,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卻因遭到工業捕魚受到生存威脅。
南大西洋的維瑪海山,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卻因遭到工業捕魚受到生存威脅。

海底基因密碼:比礦藏更大的寶藏

那可不一定。申請海底探勘的企業貪圖短期的採礦利益,但卻沒有考慮到,海底真正的寶藏,在於許多現代科學還沒有完全解開,但對人類未來大有助益的基因密碼

深海並非對生物友善的生存環境,這裡極低溫、缺乏陽光,且必須承受巨大的水下壓力。但是生命不但在這裡找到了出口,並且開枝散葉、生氣蓬勃。深海生物發展出了應對極端環境的基因機制,這是只有大自然能夠孕育的最大寶藏。在過去一年席捲人類生活的冠狀病毒之所以能被檢測,便是藉助於海底熱泉噴口微生物的基因資訊。

半個世紀前,當人類制定深海礦物國際法時,我們甚至還不知道人類基因序列的存在,當《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 1982 年修訂時,基因編輯技術也仍是天方夜譚。然而如今,科技領域已經物換星移,相關管理辦法也應該要與時俱進。目前人類已描繪出約 20% 的海底地圖,但是海太深,寶藏太多,而我們知道的又還太少,許多秘密仍躺在海底,不應該輕易受到破壞。

深海由於極低溫、缺乏陽光且水壓極大,生存於此的海洋生物發展出許多人類未知的基因機制。圖為北極海域的獅鬃水母(Lion's Mane),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母之一。
深海由於極低溫、缺乏陽光且水壓極大,生存於此的海洋生物發展出許多人類未知的基因機制。圖為北極海域的獅鬃水母(Lion's Mane),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母之一。

因此,當我們談論海洋資源管理時,應該在尖端科學的指導下保持開放的胸懷。為了促進未來藥物的發展,聯合國必須確保深海生態系統及其遺傳資源的完整性,讓這個未知的領域不受採礦等人類活動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壞。

這不僅涉及保護生態系統,相關的新興產業甚至比採礦業更具有經濟價值,同時不會破壞海洋。

裸海蝶,俗稱為海天使(Sea Angel),可以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生存達一年之久,並且為同時雌雄同體,意味著同時具備了有功能的雌性與雄性生殖器官,除了特殊的基因機制,裸海蝶更是許多大型鯨魚的主食之一,又被稱為「鯨糧」。
裸海蝶,俗稱為海天使(Sea Angel),可以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生存達一年之久,並且為同時雌雄同體,意味著同時具備了有功能的雌性與雄性生殖器官,除了特殊的基因機制,裸海蝶更是許多大型鯨魚的主食之一,又被稱為「鯨糧」。

目前人類從海洋生物中獲得的潛在化合物的種類已超過 28,000 種,並且每年增加的種類數以百計。根據最新的《全球海洋生物技術產業報告》,到 2027 年,這個領域的全球市值將達到 54 億美元。市場研究組織 Report Ocean 在 2020 年 3 月的報告中更預測:「到 2026 年,全球生技市場規模估計將達到 7,410 億美元」,與估計約值 70 億美元的海底採礦市場規模相比,這個數字非常驚人。

看來,保護生態系統不但本身就是好事,從長遠來看,保護生命比還比破壞更有利可圖。

深海蘊藏抵禦病毒的秘密

事實上,海洋是病毒物質的匯聚地,一公升海水中的病毒數量比地球上的人類數量還多,而這些病毒顆粒在海底的濃度,可能比海水中的濃度還要高數百至數千倍。這些病毒在微生物中佔有主導地位,從而對地球的化學循環有很大的影響。海洋遺傳資源比礦物更有價值

海底熱泉噴口微生物的基因資訊,幫助科學家檢測出冠狀病毒,海洋生物的病毒抵禦機制,更提供科學家在治療遺傳疾病及對抗癌症的研究中,有突破性的進展。
海底熱泉噴口微生物的基因資訊,幫助科學家檢測出冠狀病毒,海洋生物的病毒抵禦機制,更提供科學家在治療遺傳疾病及對抗癌症的研究中,有突破性的進展。

企業虎視眈眈欲前進開採的地區,都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其中許多都發展出了非凡的病毒抵禦機制。以海底清道夫海參為例,2017 年科學家發現在馬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找到的海參腸道中有一種細菌,為海參抵禦海底沉積物的病毒,細菌與海參互為共生。

透過這些細菌用來保護宿主、抵禦病毒的機制,科學家研究出了被稱為 CRISPR 的遺傳基因編輯工具,能用於治療遺傳疾病及對抗癌症,這項創新且意義非凡的研究,在 2020 年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

制定海洋保護區刻不容緩

在海底深處隱藏著更多的諾貝爾獎,這些生技工具的研究和勘探才剛剛開始,在海洋深處的荒野中,我們能發現更多幫助人類面對未來挑戰的生物,深海可以在 20 年後治癒疾病,政府不應為了快速獲利而破壞。

2019年,影帝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擔任綠色和平海洋大使,於美國紐約時代廣場召開記者會呼籲大眾守護海洋,更進入聯合國會議要求制定《全球海洋公約》,在2030年前保護全球至少30%海洋。
2019年,影帝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擔任綠色和平海洋大使,於美國紐約時代廣場召開記者會呼籲大眾守護海洋,更進入聯合國會議要求制定《全球海洋公約》,在2030年前保護全球至少30%海洋。

當前各國政府正在就可以保護海洋的《全球海洋公約》(Global Ocean Treaty)進行談判,盼於 2030 年前保護全球至少 30% 海洋。截至 2020 年底,已有 30 個國家支持加入,並有 14 個國家承諾 2020 年 12 月起到 2025 年,將以永續的方式管理 100% 國家水域,總計覆蓋約全球 30% 水域。

然而,尋求深海採礦的企業,也正強烈遊說政府開放海底探勘。目前他們已經開闢了等同法國加上德國面積的區域,開始進行深海採礦勘探。

在氣候變遷日益加劇,人類又面臨病毒威脅的此時,邀請您一起要求各國政府,不應為了短視的暴利,而犧牲環境以及人類的未來。我們應立即設立全球海洋保護區,守護海底的寶藏。

參考原文:

The deep secret of the ocean: medicines or minerals?
What’s more mysterious than the deep ocea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