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3 mins

「親眼見到野生北極熊」張韻琪分享極地考察體驗,守護氣候危機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來自香港的張韻琪(Gloria)在綠色和平任職近20年,曾親身前往北極參與實地考察,感受極地的寧靜與安詳,然而是什麼原因讓她不希望再去北極?親眼見到飢餓北極熊、見證氣候變遷危機的她,想跟大眾說些什麼?您我又能怎麼做?

"Birds and animals are not to be disturbed. Remember, you are the guest."
「鳥和動物都不應被打擾。請記住,你只是個訪客。」

這一句短文,來自一本介紹挪威北極圈斯瓦爾巴小城鎮(Svalbard)的書,讓張韻琪至今印象深刻。那是 10 年前,她親自造訪北極,準備登上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參與北極研究工作之前,所買下的紀念品。直到如今,她仍記得北極所見帶給她的悸動和擔憂,也持續在綠色和平,為保護珍貴而脆弱的環境,努力近 20 年。

2015年,張韻琪(Gloria)於記者會揭露於香港、中國、墨西哥的海洋野生動物非法交易真相。
2015年,張韻琪(Gloria)於記者會揭露於香港、中國、墨西哥的海洋野生動物非法交易真相。 © Greenpeace / Sudhanshu Malhotra

帶著熱血加入綠色和平

來自香港的張韻琪(Gloria),在大學時期就被綠色和平鮮明、前衛的形象所吸引。「2000年,綠色和平剛在香港成立(第3年),有很多媒體曝光,對於一個大學生來說是很有吸引力的,也想參與很多事。」

大學主修政治,隨後遠赴英國攻讀發展研究的碩士課程,Gloria一直相信公民社會是促使社會變得更好的重要力量,而綠色和平的各種創意行動、倡議工作推動環境改變,更使她 2000 年就開始參與當志工,並在 2003 年正式加入。

與北極熊結下不解之緣,投身推動減緩氣候變遷

與北極的緣份,也許早在 2003 年就開始醞釀。Gloria回憶道:「我在綠色和平的第一個崗位是外展專案主任,第一個在社區推動的議題就是氣候變遷,那時做了一套太陽能發電的流動燈飾,加上大型北極熊的道具,巡迴香港不同的商場和地點,讓更多公眾知道氣候變遷已迫在眉睫。」

活動辦得很成功,Gloria笑說,「全因有北極熊的參與,讓很多公眾開始關心氣候變遷。」當時大眾對於氣候變遷的認知剛起步,但 2 年後,Gloria就承擔起氣候變遷專案主任的工作,「每當知道北極的平均溫度持續上升、冰層大面積消融,以及見到北極熊在嚴峻的氣候狀況而難以覓食,我的心就很難過,也推動我們更努力地為北極熊、為氣候變遷行動!」

Gloria對於北極熊因氣候嚴峻而難以覓食,感到很難過,也讓她更努力為北極熊和氣候變遷行動。
Gloria對於北極熊因氣候嚴峻而難以覓食,感到很難過,也讓她更努力為北極熊和氣候變遷行動。 ©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Gloria參與過許多氣候與能源專案的工作,包括推動政府節能減排的政策、游說電力公司減少燃煤的投資並發展再生能源、提高香港市民對氣候變遷的關注等。這段期間,團隊成功推動兩個香港的電力公司投放資源在研究和發展再生能源,並減少煤炭的投資。

除了在香港推動專案,Gloria也持續關注綠色和平於北極的氣候行動。「其中,直接阻止Shell石油公司到北極探鑽的專案最為矚目。這不但要掌握很多企業的資料,也要進行不同的調查、研究、游說、公眾動員、政策倡導的工作,並以綠色和平的船艦進行直接阻截。」這一系列的策劃,讓大眾能更清楚知道企業和政府正對北極造成巨大的破壞,透過全球公眾的串連,可有效阻止Shell。Gloria認為:「這的確是綠色和平最能激奮人心的專案。」

Gloria於2011年隨著綠色和平船艦親身到北極,這個難忘的經驗使她更有動力繼續守護環境。
Gloria於2011年隨著綠色和平船艦親身到北極,這個難忘的經驗使她更有動力繼續守護環境。 ©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親身前往北極,感受到人類的渺小與貪婪

縱使每天都接觸與北極和氣候相關的資訊,Gloria也沒想過有機會能親赴北極。2011 年,國際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團隊,計劃前往北極進行考察,Gloria說:「本來是我的一位組員要隨團參加的,後來她因故無法參加,而我當時有一位 3 歲大的孩子,我很想透過自己身體力行和見證,讓他明白保護地球的重要,所以就跟主管自薦替上。」

得知可以前往北極參與考察,Gloria非常興奮,家人也很替她高興,經過簡單的準備便隻身到挪威。許多成員也陸續抵達。她回憶起:「大家主要都是科學家,在等綠色和平船艦時就交流很多科學的訊息。而船員都是很有經驗,我應該是比較不清楚狀況的人,但即使只是做很支援性質的工作,已經讓我非常興奮了。」

2011年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於北極進行海冰研究考察,Gloria也參與其中。
2011年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於北極進行海冰研究考察,Gloria也參與其中。 ©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在北極的期間,Gloria協助科學家實地測量海冰厚度,記錄調查工作的見聞,也親自寄北極明信片給香港的支持者、提供報紙與電臺每日的專欄報導。而讓Gloria印象最深刻的,是踏上北極海冰上的感受,「真的是『如履薄冰』,因為我們須要爭取在天氣較穩定的時候,馬上離開船艙到海冰上測量。但因為要帶很多設備和工具,每一步都要格外小心,生怕自己會跌倒,甚至因為冰層太薄掉入海裡。」

Gloria帶著許多設備,在北極海冰上進行測量。
Gloria帶著許多設備,在北極海冰上進行測量。 ©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小心翼翼地踏著腳步,Gloria細心完成分內工作,但有件事令她特別難忘──她親眼見到野生北極熊!北極熊出沒,令她既激動又緊張,「我們到了北極後的第一個安全提醒,就是北極熊可能會突然出沒在船周圍。因為船上有煮食的氣味,會吸引北極熊前來覓食。隨船團隊有一位持搶的守衛,萬一北極熊太靠近我們,其實可能須要鳴槍嚇走牠。」

回想至此,Gloria有點感傷,「守衛說,其實很悲哀,因為北極熊出沒反映出牠的確很餓,才會靠近人類。」幸好當時北極熊沒有走得太近,彼此也沒有刺激對方,北極熊也平安地繼續前行覓食。

在北極考察的旅程中,有北極熊出沒在船艦附近。
在北極考察的旅程中,有北極熊出沒在船艦附近。 ©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整個旅程就像是一個『重生』之旅,發現地球本應純淨與安詳的面貌,以及大自然的壯觀與澎湃。」Gloria說,在北極感覺與世隔絕,這是從來沒有過的體驗,「但也對照出人類的渺少與貪婪,覺得人類很可怕,把地球上的事物占為己有。在身歷其境之後,就更想去保護這個平和的生態。」

如果機會還想再去北極嗎?Gloria淡淡地說:「其實覺得最好就不要再去。除非是有特別的任務,像是阻止企業破壞環境的行動目標,不然的話,我不是科學家也沒有特殊專業技能,覺得最好就不要再去。」就如文章開頭的那一段文句一樣,她認為人類不該去打擾極地的平靜,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保護北極。

Gloria在北極測量海冰深度,這雪白世界因人為侵擾與氣候變遷,已不再平靜。
Gloria在北極測量海冰深度,這雪白世界因人為侵擾與氣候變遷,已不再平靜。 ©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守護北極的工作未完待續

回到香港後,Gloria透過照片和影片與兒子和家人分享見聞,好好地介紹斯瓦爾巴小鎮(Svalbard)和北極的故事。Gloria說:「觀念需要一代一代傳下去,否則錯誤的事情很難改變過來。」

而保護環境的工作更是持續進行,Gloria自2012年起擔任香港專案經理,與團隊推動更多範疇的環保工作,包括食品安全、水污染、電子污染、有毒有害物質防治,以及南中國潔淨能源的倡議等。福島核災之後,她也參與核能專案,推動更多香港民眾關心日本的情況和核電的禍害,一個月內舉辦了綠色和平在香港的第一場大型反核遊行、推動放棄核能等計畫。

Gloria分享:「一步一步推展改變,就是專案很棒的成果,即使是寫信給政府、新聞稿獲得關注、找名人幫忙宣傳、把訊息發布給會員,都是讓我很感動的時刻。」

直至 2018 年,Gloria卸下專案經理的身分,以人資角色繼續成為同事的後盾,支持專案推展,進而達到環境改善的成果。她呼籲:「用每人的力量,那怕多麼的微小,都有助於減緩氣候變遷的速度和影響,例如省電、省水、省紙、減塑等。我現在開始透過與小朋友講地球與環保的故事和繪畫,讓更多人關心氣候變遷。」

Gloria現在卸下專案經理的工作,但繼續透過講故事和繪畫的活動,向小朋友分享地球和環境知識,讓更多人關心氣候變遷。
Gloria現在卸下專案經理的工作,但繼續透過講故事和繪畫的活動,向小朋友分享地球和環境知識,讓更多人關心氣候變遷。 © Gloria Chang / Greenpeace

近 20 年的環保工作,Gloria仍留守崗位,因為她深信:「可能有些很無助的人,等著我們這樣的組織,來幫他把受到影響的真相讓更多人知道,所以就覺得不能放棄。希望我們能保持對地球的初心和決心,做應做的事!」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一起達成守護地球的目標,令這片天地變得更美好。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