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5 mins

福島十年,毋忘無核家園的理想──綠色和平團隊跨地對談(下)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震驚全球的日本福島核災已屆十年,多年來,綠色和平東京辦公室心繫災民安全回家的期許,定期檢測輻射水平,同時促請當局銘記教訓,盡快發展再生能源,在 311 這天, 3 位參與福島專案的成員,分享彼此投身綠色和平的契機,以及在疫情期間如何為無核家園的理想努力。

本文對談人分別為:綠色和平東亞分部研究調查部經理 Ray Lei (以下簡稱:Ray)、東京辦公室氣候與能源專案主任鈴木一枝(Kazue Suzuki,以下簡稱:Kazue)、首爾辦公室氣候與能源專案主任張海榮(Mari Chang,以下簡稱:Mari)。

問:疫情期間,你們如何保持溝通與合作?

Mari:我認為疫情並未阻礙我們的工作。綠色和平東京辦公室繼續派出調查團隊前往福島,令我們得以發表兩份相關研究報告。而在首爾辦公室,我們不停思考如何善用社群媒體,讓專案訊息接觸更多受眾;即使疫情帶來不少困難,卻也驅使我反思如何在變幻莫測的處境延續專案工作,轉危為機。

綠色和平首爾辦公室2020年7月在日本駐韓大使館門外遞交8萬人連署,促請日本政府撤回核廢水釋出太平洋的方案,張海榮即是行動者之一。
綠色和平首爾辦公室2020年7月在日本駐韓大使館門外遞交8萬人連署,促請日本政府撤回核廢水釋出太平洋的方案,張海榮即是行動者之一。

Kazue:其實在疫情前,我和 Mari 就會在線上聊天,所以我也不覺得彼此在合作上有什麼障礙。

Ray:儘管暫時難以見面交流,眼前還有各種未知數,我們積極發掘把現場行動轉為線上舉行的可能性,同時遠距支援報告發表,應對核污水排放太平洋的危機。即使來自不同辦公室,我們彼此共同進退。

問:你最初為何會加入綠色和平?

Kazue:1991 年,伊拉克與美國為首陣營爆發波斯灣戰爭,而日本政府竟動用納稅人金錢──即是我的金錢──支持戰爭,令我非常氣憤,很想阻止它卻無從入手。那時網路尚未普及,我只好翻開電話簿,查閱名字帶有「和平」字眼的組織,當時我找不到綠色和平,卻參與了另一組織的會議,就在那裡初次認識綠色和平成員。

我很欣賞綠色和平的理念,因其不只反對戰爭,同時明確批判國際石油爭奪戰。與其耗費資源開戰,何不投資探索再生能源?深入探討戰爭根源,令我很想加入綠色和平。這就是我加入的序章!

鈴木一枝2003年在東京一個座談會上分享「為和平而團結」(Uniting for Peace)的訊息。
鈴木一枝2003年在東京一個座談會上分享「為和平而團結」(Uniting for Peace)的訊息。

Mari:之前我一直投身本土社會運動,並未有加入綠色和平的想法,直至有兩件事使我改變念頭。

第一就是「世越號沉船事件」(2014 年 4 月,世越號客輪沉沒,造成超過 300 人罹難),當中很多遇害者都是學生。那時我認為政府救援不力,同時也想起福島核災。然後我在尋找新工作時,發現綠色和平接近半世紀以來一直倡議淘汰核武、核能,並接二連三取得成果,而我很想成為開創解決方案、推動正面改變的一份子,便加入了綠色和平。(延伸閱讀:《禁止核武條約》終於生效!這將帶來哪些改變?又將面臨哪些考驗?

Ray:我在綠色和平工作了 14 年,之前是「商業世界」一員。直到某一刻,我自覺需要重新思考職涯規劃,從中尋求對世界更有意義的事業,於是來到了綠色和平。

我參與過無數次涵蓋不同專案的研究調查,也曾多次身陷險境,例如尋找工廠污水渠口抽驗水樣本時被保全追逐驅離。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這就是我工作的一部份。

我深信綠色和平的環境工作確實帶來正面改變,能夠與組織共同建築更美好的世界,也讓我引以為傲。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餘波未了,日本政府有意把最少123萬噸對人體及海洋有害的核廢水釋出太平洋。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餘波未了,日本政府有意把最少123萬噸對人體及海洋有害的核廢水釋出太平洋。

問:有什麼話想和我們的支持者分享?

Ray:核能是一項全球議題,我很希望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一起連署,與綠色和平共同促請日本政府切勿將核污水排入太平洋,同樣重要的是,解除福島限制區域的「避難指示」時必須保障民眾安全。

Mari:我很認同 Ray 所說。連同韓國在內,很多國家都冒著龐大風險繼續營運核反應爐,因此這不單是日本政府的問題,而是全球問題,我們都需要淘汰核能的環境倡議。除了持續關注福島核廢水議題,我們同時告誡民眾,韓國也有可能發生核災,並強調我們擁有清晰、安全的核能替代方案,盡快轉型至 100% 再生能源。

而綠色和平得以持續倡議工作,全因您的捐助與行動支持,改變才能夠成真。

2021年3月11日,綠色和平東京辦公室在國會大廈前,手舉「與福島同行」標語,呼籲日本政府轉向再生能源的未來。
2021年3月11日,綠色和平東京辦公室在國會大廈前,手舉「與福島同行」標語,呼籲日本政府轉向再生能源的未來。

Kazue:我想帶大家認識一下資助核電廠運作的幕後「金主」:例如東京都政府就是東京電力公司(福島核電廠營運商)的股東之一,或者看看您開立帳戶的銀行是否榜上有名,東芝(Toshiba)、三菱(Mitsubishi)、日立(Hitachi)等著名品牌與核能的關係也鮮為人知。我們能夠凝聚力量,向擁護核能的投資者說不──我們還有很多事情做得到。

我很喜歡一句關於環境運動的座右銘:「I cannot do it, but WE can do it.」(「一人力有未逮,眾人相倚為強」;來自環境運動家 Joanna Macy)這同樣適用於群眾力量如何與綠色和平在日本、東亞以至全球帶來改變。

我非常感謝所有綠色和平支持者,您們堅定不移的同行,啟發我變得更沉著、堅定。就如剛才那句話,一個人也許力有未逮,但我始終相信能與彼此認同的伙伴,一同發光發熱。倘若綠色和平有幸得到您的信任,很高興您我能一起為地球平安而奮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