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4 mins

【綠色和平50年】您可能不知道的綠色和平,原來做過這些環境專案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您聽過綠色和平守護北極、減緩氣候變遷、積極推動海洋保護區、為亞馬遜森林請命,但您知道在過去 50 年中,其實綠色和平曾經在南極建立基地,還研發過至今仍廣泛使用的製冷技術嗎?在即將屆滿半世紀的 2021 年,與您分享「您可能不知道的綠色和平」。

綠色和平在 1971 年 9 月成立,以「與環境同行」為宗旨,於全球各地推展環保工作。50 年來,除了耳熟能詳的海洋保育、捍衛北極、保護森林、源頭減塑之外,其實也在不同時期依照不同地區的需求,進行各種倡議行動。(延伸閱讀:如何改變世界?綠色和平的歷史與未來

在此為您回顧綠色和平在過去 50 年來,那些「您可能不知道」的環境專案。

無所畏懼的反捕鯨

這是綠色和平最早期的其中一項倡議重點,商業捕鯨摧毀了鯨魚生態,在 20 世紀上半葉,甚至將部分品種推向瀕臨絕種的邊緣。「反捕鯨」專案始於 1970 年代中期,為這產業帶來前所未有的注目,透過在大眾面前呈現鯨魚被殺害的畫面,引起廣大公眾輿論,當時主流評論使捕鯨業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

1976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北太平洋,搭乘小艇駛向工業捕鯨船,擋在船艦和鯨魚之間,手舉旗幟表示抗議。
1976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北太平洋,搭乘小艇駛向工業捕鯨船,擋在船艦和鯨魚之間,手舉旗幟表示抗議。 © Greenpeace / Rex Weyler

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被迫改變。在超過十年的積極倡議之下,「保護鯨魚運動」獲得勝利,1982 年,國際捕鯨委員會針對商業捕鯨投下禁止的一票。

1999年,綠色和平將自身的汽艇與日本捕鯨船鉤在一起,當時捕鯨船正將一頭鯨魚拉上船,藉此阻擋漁船作業並表示反對捕鯨。
1999年,綠色和平將自身的汽艇與日本捕鯨船鉤在一起,當時捕鯨船正將一頭鯨魚拉上船,藉此阻擋漁船作業並表示反對捕鯨。 © Greenpeace / John Cunningham

協助島民遠離核試爆遺害

1985 年,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執行了「出埃及記行動」,協助太平洋朗格拉普環礁(Rongelap Island)島民撤離。美國在 1954 年於朗格拉普環礁進行核試爆,遺留下核落塵(nuclear fallout)長期影響當地居民。綠色和平行動者受到請託,希望能幫助島民,最後協助超過 200 位成人和幼童,以及他們超過 100 噸的家當一起離開,疏散至梅賈托(Mejato)。

1985年,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船員協助朗格拉普環礁(Rongelap Island)島民撤離,這些島民飽受1946至1958年美軍核試遺留的「核落塵」毒害所苦,移居至梅賈托(Mejato)。
1985年,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船員協助朗格拉普環礁(Rongelap Island)島民撤離,這些島民飽受1946至1958年美軍核試遺留的「核落塵」毒害所苦,移居至梅賈托(Mejato)。 © Greenpeace / Fernando Pereira

綠色和平一直以來對核武都是抱持反對立場,由 1971 年搭乘小船前往安奇卡島阻止美軍進行核試的首發行動,以及往後針對核武的倡議,就可看出。所幸,2021 年 1 月 22 日,經過 122 國支持通過,並有 50 個國家批准之下,《禁止核武條約》(TPNW)正式生效!(延伸閱讀:《禁止核武條約》終於生效!這將帶來哪些改變?又將面臨哪些考驗?

在南極建立基地爭取屏障

1987 年,綠色和平在南極建立了世界公園基地(World Park Base),這是一座非政府的全年南極基地,位於羅斯島(Ross Island)西部的埃文斯角(Cape Evans)。建立這座基地是為了使綠色和平在與《南極條約》締約國成員(Antarctic Treaty Nations)談判之時,能有一席之地。

1989年,位於南極的綠色和平世界公園基地(World Park Base)。
1989年,位於南極的綠色和平世界公園基地(World Park Base)。 © Greenpeace / Steve Morgan

在 1987 年至 1991 年,這個最與世隔絕的基地,是由綠色和平的行動者運作。1991 年迎來好消息,締約國同意簽署新的《南極條約》,環境協議內容包括「在未來至少 50 年,禁止在此開採礦產」,成功為南極淨土保留寧靜和屏障。

沿用至今的環保製冷技術

1992 年代,當時的冰箱製冷功能是使用氯氟烴(CFCs),這種物質會嚴重破壞大氣臭氧層,同時也是製造溫室氣體的來源之一。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組織了一個工程團隊,在短短幾個月內研發了新的技術,以天然的碳氫化合物(hydrocarbons)的混合物,讓製冷功能和保護環境得以兼顧。

第一臺不含氯氟烴(CFCs)的冰箱「GreenFreeze」,於1992年9月在德國法蘭克福的環境展中登場。
第一臺不含氯氟烴(CFCs)的冰箱「GreenFreeze」,於1992年9月在德國法蘭克福的環境展中登場。 © Markus Kratz / Greenpeace

這個名為「GreenFreeze」的環保製冷技術於 1993 年 3 月 15 日正式上生產線,在 1 年之內,幾乎所有歐洲品牌都沿用了這項技術。1997 年,聯合國環境署頒發「保護臭氧層大獎」,估計 2020 年全球 80% 冰箱生產都採用GreenFreeze技術,大幅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電子科技產品去毒

2000 年代,科技逐漸普及一般家庭,幾乎每個人家裡都有至少一臺個人電腦。然而以當時的技術,在電腦產品中採用溴化阻燃劑(Brominated Flame Retardants, BFRs),以避免電子零件起火,但這化學成分對人體有害,而且不會被代謝掉,甚至將遺留給下一代。

2004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惠普(HP)在荷蘭烏特勒支(Utrecht)的辦公室外,用1,000臺舊的惠普電腦架起一道牆,倡議電腦產業停止使用傷害人體的溴化阻燃劑(Brominated Flame Retardants, BFRs)。
2004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惠普(HP)在荷蘭烏特勒支(Utrecht)的辦公室外,用1,000臺舊的惠普電腦架起一道牆,倡議電腦產業停止使用傷害人體的溴化阻燃劑(Brominated Flame Retardants, BFRs)。 © Greenpeace / Sjoerd van Delden

綠色和平要求電腦企業停止使用這些有毒物質,以保護消費者安全,在 3 年的倡議下,成功推動蘋果公司承諾,於 2008 年徹底淘汰BFRs和聚氯乙烯塑膠(PVC),更帶動惠普HP、宏碁Acer、戴爾Dell等電腦企業,加入淘汰有毒材料。

拯救蜜蜂杜絕劇毒農藥

小小蜜蜂其實關乎到人類的存亡,全球大約 80% 的農作都是由蜜蜂受粉,一個蜜蜂聚落可在一天為 3 億朵花授粉,若沒有蜜蜂,大部分糧食將無法生長。但 2006 年蜜蜂開始逐漸消失,其中主因就是農藥。(延伸閱讀:蜜蜂消失的原因?對人類社會將帶來什麼影響?

綠色和平發起「拯救蜜蜂」專案,其實也是幫助人類自己。
綠色和平發起「拯救蜜蜂」專案,其實也是幫助人類自己。 © Greenpeace

2011年起,綠色和平在全球推動「拯救蜜蜂」(Save the Bees)專案,要求各地禁用劇毒農藥、保護野生棲地以確保蜜蜂安全、重啟友善生態農業。臺灣同樣參與這項倡議,針對各大超市進行評比和檢視,2013 年成功推動六大超市主動淘汰劇毒農藥,更促使後續超市設置履歷蔬果櫃,至今仍然有感。

綠能交通改革

汽車製造業是全球碳排放第五高的產業,主流汽車品牌更握有改變的資源和責任。綠色和平自 2000 年代即持續向汽車產業倡議,更於 2011 年針對福斯汽車(Volkswagen)要求減少製造依賴石油的汽油車及柴油車,經過兩年多的遊說與施壓,福斯終於承諾將達到並支持歐洲的氣候目標。

200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福斯汽車於德國漢堡的銷售場外,要求轉型製造碳排較低的車款,2013年終於獲得企業承諾將達成歐洲的氣候目標。
200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福斯汽車於德國漢堡的銷售場外,要求轉型製造碳排較低的車款,2013年終於獲得企業承諾將達成歐洲的氣候目標。 © Greenpeace / Achim Multhaupt

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至今仍向當地汽車大廠表達訴求,發布研究結果推動轉用綠能引擎。而在東亞區域的日本與韓國也分別擁有市占率高的汽車製造企業,2019 年 3 月起,綠色和平首爾辦公室針對現代、KIA等在地品牌,進行研究和倡議,要求將製造汽油車、柴油車、油電混合車的資源,轉用於研發能以再生能源充電的電動車。接下來也會繼續加強力道,積極達到交通改革。

2020年9月,綠色和平首爾辦公室行動者在現代汽車總部外,以氣球將時任董事長鄭義宣照片懸掛在空中,要求履行增加零碳電動車占比的承諾。
2020年9月,綠色和平首爾辦公室行動者在現代汽車總部外,以氣球將時任董事長鄭義宣照片懸掛在空中,要求履行增加零碳電動車占比的承諾。 © Greenpeace / Sungwoo Lee

除此之外,更在全球許多城市如柏林、曼谷、馬尼拉、德國科隆、香港等,舉行大型單車活動,推廣低碳概念,呼籲政府在都市計畫中進一步規劃安全的腳踏車道,減少對汽車的需求,不僅守護北極與氣候,也淨化我們的空氣。

2018年,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號召數千公眾參與腳踏車行動,向政府表達改善空氣品質、修改交通政策的急迫性。
2018年,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號召數千公眾參與腳踏車行動,向政府表達改善空氣品質、修改交通政策的急迫性。 © Bernd Arnold / Greenpeace

回首50年,與您和環境並肩同行

很感謝在過去 50 年,全球各地都有一樣關心環境的人長期支持,使環保工作得以延續和開展。除了上述所分享的專案,還有更多如俄羅斯和印尼的消防志工培訓、歐洲的「少肉食,減暖化」推廣蔬食、巴西的「緊急之翼」為原住民提供防疫物資、泰國的太陽能醫院計畫等,從各個面向為保護環境付出力量。

在未來,綠色和平也會繼續守護您我珍視的海洋、森林、生物多樣性,以及您我的地球家園。邀請您一起為環境發聲,在下一個 50 年,仍能並肩同行。

#50有你 並肩同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