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世界清潔日】八斗子海底大掃除,海保區垃圾竟多到撿不完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在海洋保育區撿垃圾是不是多此一舉?所謂的保育區不是應該受到較多保護和管理嗎?但為何看似風平浪靜的海面,水底下竟然堆積大量垃圾?綠色和平於 2021 年 9 月 19日「世界清潔日」舉辦水下淨海行動,為基隆市水產動植物保育區海域清出 422 公斤海底垃圾!顯示臺灣保育區的成效嚴重不足。

八斗子位於臺灣北部,基隆市的東北角,因北臺灣最大的漁港「八斗子漁港」及新鮮魚獲而出名。而沿著海岸往北走,更是設有「基隆市水產動植物保育區」,理應是個物種豐富,獲得充分管理和照顧的區域,然而,實地走訪保育區勘查後,竟發現水底滿是垃圾。

2021 年 9 月 19 日正值中秋連假,也同時是「世界清潔日」,綠色和平出動潛水志工,並邀請基隆市沿海漁船協會的漁民,共計 56 位志工,於基隆市水產動植物保育區海域進行水下淨海。

2021年9月19日「世界清潔日」,綠色和平舉辦水下淨海行動,於基隆八斗子的水產動植物保育區清理海洋垃圾。
2021年9月19日「世界清潔日」,綠色和平舉辦水下淨海行動,於基隆八斗子的水產動植物保育區清理海洋垃圾。 © Greenpeace

兵分三路,陸海空見證海洋保護區垃圾污染

也許不少人參與過淨灘,撿拾海邊垃圾,是個大眾都適合加入的行動。但是水下淨海牽涉的層面較廣,必須考量潛水資格、運載垃圾的工具、如何送上岸、岸上分類、後續處理,甚至空拍記錄與地點配置等執行細節。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鍾孟勳表示:「工作細節非常多,小到便當要放哪,大到漁船卸下垃圾之後的動線,困難度是滿高的。希望藉著這次淨海,顯示海洋保護區的管理問題,訴求我們應該要盡快通過《海洋保育法》。」

此次淨海的地點在臺灣海洋大學的防波堤外約 100 尺,水深約 10 至 20 公尺處的海保區海域。參與水下團隊的潛水志工凱平說:「有被垃圾的量嚇到,那天潛下去的時候能見度比想像中還要差,大約兩米左右,像沙塵暴一樣,但能看的到的地方都是垃圾,垃圾多到看不到海底,結果不是用手撿垃圾,而是用手把垃圾掃進網袋裡。後來才知道那是個保育區,很傻眼,看到的魚不到 10 隻,而且都是垃圾,覺得不可置信。」

基隆市水產動植物保育區海域竟然這麼多垃圾,而且除了廢棄漁具,還有大量寶特瓶和一般生活用品。
基隆市水產動植物保育區海域竟然這麼多垃圾,而且除了廢棄漁具,還有大量寶特瓶和一般生活用品。 © Greenpeace

同為潛水志工的小娟也分享:「看到的垃圾有很大一部分是寶特瓶,很多東西是原本認知裡可以被回收或重複利用的東西,可能回收沒有很確實,或是製造太大量了,都變成垃圾。淨海當天有很多任務,但一下海看到很多垃圾,潛水員都像瘋了一樣,想把垃圾全都撿起來。然而有些垃圾會互相串在一起,像《神隱少女》裡的河神,想整串撿起,可是一直拉又會揚沙影響視線,最後都只能放棄,完全撿不完。」

親眼見證這景況的志工們,心中都大驚:「這裡竟然是海洋保育區!」可見保育區或生態區長期以來缺乏有效監管

綠色和平潛水志工利用專業潛入水下10至20公尺深,撿拾海底垃圾。
綠色和平潛水志工利用專業潛入水下10至20公尺深,撿拾海底垃圾。 © Greenpeace

422公斤海底廢棄物,究竟都是哪些垃圾?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水下作業,潛水志工共清出 422 公斤的海底廢棄物,包括廢棄漁具(如漁網、浮球、籠具、釣具等)、寶特瓶、其他塑膠製品碎片等。其中以重量來說,廢棄漁網為最大宗,但若計算數量,海底撿起的寶特瓶竟然大約有 2,000 支!

淨海行動在短短1個多小時內,清出422公斤海底廢棄物,令人驚呼「這不是海洋保育區嗎?」。
淨海行動在短短1個多小時內,清出422公斤海底廢棄物,令人驚呼「這不是海洋保育區嗎?」。 © Greenpeace

其實清出這麼多的垃圾,行動團隊都很驚訝,鍾孟勳說:「本來計劃在 46 個海洋保護區挑選一、兩個定點,在場勘的時候就判斷有些地方會有垃圾,但沒有預期看到這麼多垃圾。一下水後,就知道一個點就要撿很久了。」

他在場勘的時候就從水中拉起很多袋漁具,甚至撿到捕鰻魚的鰻管,「鰻管已經沒有標記用的浮球,顯示它是廢棄物,但仍在海裡,而且鰻管裡面有鰻魚困在裡面,這代表幽靈漁具確實存在,而且持續傷害海洋生物。」除了漁具之外,還有其他垃圾,這些都是陳年垃圾嗎?鍾孟勳說:「也看到有些 2021 年的包裝袋,表示一直有新的垃圾進來。」

清出422公斤的海底廢棄物當中,有廢棄漁具(如漁網、浮球、籠具、釣具等)和寶特瓶等其他塑膠製品。
清出422公斤的海底廢棄物當中,有廢棄漁具(如漁網、浮球、籠具、釣具等)和寶特瓶等其他塑膠製品。 © Greenpeace

這些垃圾究竟是怎麼來的?凱平認為:「以這一次淨海看到的垃圾量,很難說是沒有公德心的人丟的,可能還是有系統性的問題,回收系統、垃圾處理系統,洩漏到海裡去。其實之前就有思考過,發現臺灣的垃圾掩埋場很多都是設置在離河川或是海岸邊很近的地方,垃圾很容易就跑到海裡去。民眾明明有照規矩把垃圾丟好,清潔人員也有好好處理,但就是後續很容易讓垃圾洩漏出來,形成惡性循環。可能是體制上的漏洞。」

也許保護海洋需要考量的,不僅是區域劃設,更需排除所有可能破壞海洋環境的因素,並作出更積極的監測和管理,否則保護區作用不彰,形同虛設。

岸上也有綠色和平志工,在整理與分類水下垃圾,並統計廢棄物種類與重量,完成後交給清潔公司做後續處裡。
岸上也有綠色和平志工,在整理與分類水下垃圾,並統計廢棄物種類與重量,完成後交給清潔公司做後續處裡。 © Greenpeace

35位漁民共襄盛舉「我們也關心海洋健康!」

此次淨海很特別的是,參與成員不僅有潛水志工,更有 25 艘漁船,共 35 位漁民加入!其實送潛水員進入海域的潛水船無法載運垃圾,而正好這一批同樣關心海洋健康的漁民可以提供漁船,協助綠色和平將垃圾載回岸上,一起保護海洋免於破壞。

參與淨海的漁民,駕駛自己的漁船協助載運海底垃圾到岸上。
參與淨海的漁民,駕駛自己的漁船協助載運海底垃圾到岸上。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志工從船長手中接過垃圾,做後續分類、統計和處理。
綠色和平志工從船長手中接過垃圾,做後續分類、統計和處理。 © Greenpeace
漁民除了載送潛水志工清除的海底廢棄物,也在船上撈起海面上漂浮的垃圾。
漁民除了載送潛水志工清除的海底廢棄物,也在船上撈起海面上漂浮的垃圾。 © Greenpeace

鍾孟勳表示:「這次主要邀請使用一支釣漁法,以友善環境、跟保護環境站在同一陣線的漁民,一起來支持保護海洋。」此次參與的漁民多是來自以林新永船長為首的「基隆市沿海漁船協會」,他們是淨海行動很先鋒的組織,保護海洋的理念行之有年,平時也會組織清理海上垃圾。

因此,綠色和平邀請漁民們加入這次淨海行動,除了載送垃圾,也把漂浮在海上的廢棄物一同撈起。林新永船長分享:「這次漁民願意出來支持這個活動,表示垃圾對漁業造成很大的傷害,魚會誤食,對人類就有傷害。海洋垃圾我們漁民大部分都很重視,都有保育觀念。2014 年我發起基隆市沿海協會的漁船大家一起做,第一次出動 40 多艘,撿了一、兩噸回來。」但令人遺憾的是,2014 年至今,海中的垃圾似乎依然非常多。

林新永船長拿著海洋垃圾,此次淨海是由他號召25漁船,共35位漁民共襄盛舉。
林新永船長拿著海洋垃圾,此次淨海是由他號召25漁船,共35位漁民共襄盛舉。 © Greenpeace
漁民協助搬運被魚網纏繞的垃圾團。
漁民協助搬運被魚網纏繞的垃圾團。 © Greenpeace
淨海漁船於潮境外海集合。
淨海漁船於潮境外海集合。 © Greenpeace

鍾孟勳也補充:「他們其實跟大家一樣都是很珍惜這個海洋的人,不是想把魚抓光光。他們這輩子都在海上,當然不會痛恨海或不愛海。」希望破除環境與漁民對立的刻板印象,並且號召更多第一線的海上工作者,一起站出來為海洋發聲

我們都希望擁有美麗永續的海洋!

淨海過後,問起對於臺灣的美麗海洋有哪些想像與期待,凱平腦中的畫面是「海底下五顏六色的珊瑚魚群」,而小娟則期待看到很大的魚,或很大的海螺、扇貝,但她說:「現在自然環境的狀態、資源豐富程度不如以前,什麼東西都很小、很少。有時候會想回到過去,過過以前人的小時候,看看以前人的生態、環境,可以看到他們說的海有多大。」如果現在的我們都渴望留住往日美好,何況未來世代?

潛水志工以洋蔥網袋裝海底垃圾,很快就滿了。
潛水志工以洋蔥網袋裝海底垃圾,很快就滿了。 © Greenpeace

鍾孟勳則分享:「臺灣曾經也有很多龍王鯛,但現在越來越少見,更成為了稀有的保育類野生動物。我期待臺灣海洋是生物很豐富的,但這些年來真的是越來越少了,失去越來越多東西。」

他分析目前臺灣最大的問題,「現在政府一直用以前『捕越多魚越好』、『經濟發展要蓋大港』的觀念,希望這樣走經濟發展的路線。可是現在時代趨勢與觀念已經轉變,例如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重視經濟發展和自然平衡,但我們的政府就是不改變,沒有把環境的平衡納入很重要的考量,都是國際上開始有需求,我們只好跟進。因此《海洋保育法》必須要通過。讓臺灣政府成為對環境負責任的政府,這也是綠色和平很努力在做的事。」

擴大設立臺灣海洋保護區

目前臺灣僅公告 46 個海洋保護區,但有高達 27 個海洋保護區仍維持開放或部分開放漁民作業,很可能持續受到「工業漁撈」的壓力,破壞海洋永續,無助於保育生態環境。

政府應該更積極建立維護生態系統健康的管理措施,而不是利用「傳統漁業」、「禁止捕撈珍稀海洋生物」之類的模糊管理方式。然而,臺灣的《海洋保育法》草案仍在行政院內,尚未送進法案或核定,這造成已設立的保護區無法獲得有效統籌,至今依然分屬於不同主管機關。

鍾孟勳也呼籲:「綠色和平做這麼多行動,就是希望大眾能更關注保護海洋的議題,如果沒有人在乎,政府也不會在乎,更不會改變。希望能喚醒大眾,從心中的想法變成實際作為,真的在意海洋環境保護,才能推動政府,讓有決策能力的人改善這些問題。」他強調,「必須要求政府將《海洋保育法》加入監測措施,因為只要寫進法條,就一定得做,而且要有更嚴謹的措施。」

綠色和平淨海行動從一大早集合,工作至下午4點,總算告一段落,岸上志工合影留念。
綠色和平淨海行動從一大早集合,工作至下午4點,總算告一段落,岸上志工合影留念。 © Greenpeace

邀請您一同支持綠色和平推動《海洋保育法》,擴大設立海洋保護區,保護至少 30% 的海域,讓四面環海的臺灣得以擁有更豐饒永續的生態,使您我的下一代依然能受到大海的庇蔭,世代與海共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