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生態和經濟可以共存,推動臺灣設立30%海洋保護區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臺灣沿近海的漁業經濟舉足輕重,在80年代曾創下臺幣 454 億年產值,然而,長期過度捕撈,加上缺乏確實規管,近年來漁貨量驟降,大海生態的生物多樣性更面臨威脅。其實有個方法,可以有效兼顧保護海洋與漁業永續。

臺灣四面環海,海鮮在臺灣人飲食習慣中佔有一席之地,無論是漁獲量或消費量都展現驚人實力。然而在大量耗用大海資源的背後,臺灣的海洋正面臨生態與經濟危機,需要您我共同關注,為她的永續豐饒做出及時改變。

漁業產值下降,30年蒸發279億

海裡的漁獲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其實資源逐漸耗盡的警鈴早已悄悄響起。根據漁業署統計,80年代的臺灣沿近海漁業產量高達 40 萬公噸,但隨後已逐年下降,近 15 年的年產量皆不到 20 萬公噸,甚至 2019 年下跌了超過五成。而產值更是從最高峰的 1989 年約臺幣 454 億元跌至 2019 年約 175 億元,30 年來蒸發了 279 億!(註:此數據已經過物價指數CPI校正)

臺灣的沿近海魚獲帶動大量經濟產值,然而近幾年的魚獲量已大幅下降,顯示海洋資源逐漸邁向耗竭。
臺灣的沿近海魚獲帶動大量經濟產值,然而近幾年的魚獲量已大幅下降,顯示海洋資源逐漸邁向耗竭。 © Greenpeace

由此可見臺灣沿近海的魚量已不同以往,不僅漁撈成本提高,漁民生計越趨困頓,海中的生態也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恢復原本的數量。究竟發生什麼事?

過度捕撈、缺乏規管,導致生物多樣性危機

魚群數量真的減少了嗎?根據中研院團隊在北部海域長期採樣與研究,發現近 15 年來,魚群種類從 142 種銳減至 37 種,數量也大幅度減少,顯示海洋魚獲資源已經邁向枯竭。這與長年來,臺灣沿近海域未受到確實規管,導致過度捕撈及人為干擾有關,在不斷破壞海洋生態平衡之下,逐漸失去生物多樣性。

2021農曆年節期間,蘭嶼發生了非法獵捕保育類龍王鯛事件,引起輿論譁然,雖然肇事者已被檢舉並且在接受調查後被判刑,但也已來不及挽回瀕危物種死去的事實。而在年假前,綠色和平團隊曾走訪各地魚市,也發現到有市場販售瀕危稀有魚種,反映出政府部門對沿近海漁業資源管理的缺失。

臺灣沿近海的漁業資源缺乏規管,若長久不改善,可能會面臨無魚可吃、漁民生計困頓的窘境。
臺灣沿近海的漁業資源缺乏規管,若長久不改善,可能會面臨無魚可吃、漁民生計困頓的窘境。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設立臺灣海洋保護區,復育海洋生態和漁業資源

為了改善臺灣海洋資源日益耗竭的問題,綠色和平與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前主任邵廣昭合作,以科學研究數據向政府提出明確方案,制定足以保護海洋生態的法規。

也許很多人不知道,其實臺灣是有設立海洋保護區的,但是範圍有多少?是否足夠保護海洋永續?邵廣昭教授研究海洋保護區多年,他表示,雖然根據相關單位提供的數據,臺灣的海保區有 8.16%,但是臺灣對海洋保護區的定義和覆蓋面積比例的計算方式不同,若是以國際通行的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s)標準來計算的話,其實臺灣的海洋保護區只有 1.12%,範圍小得多。

設立海洋保護區有用嗎?設立了就完全無法捕魚了嗎?其實設立MPAs是漁業生態系統管理方法當中最有效的一種,透過降低人為干擾達到自然生態恢復的效果,得以保護棲地內的所有生物,而當完全禁漁區的魚群數量恢復到充沛的程度之後,就會擴散到外部的緩衝區,為MPAs外的漁業帶來增加的產量和獲益。

臺灣四周環海,大海的資源與我們息息相關,更需要確實地守護海洋資源。
臺灣四周環海,大海的資源與我們息息相關,更需要確實地守護海洋資源。 © YUSHENG HSU / shutterstock.com

目前臺灣漁業署的沿近海漁業資源管理措施,成立了 29 處的MPAs,但總面積小,禁漁區也極低,總範圍只有約 11 平方公里,而且缺乏監測、管理及取締,對於保護海洋生物多樣性的成效非常有限。

邵廣昭教授建議未來應該增加MPAs,並連結成生態網路,還需劃設一定比例的「完全禁漁區」,只開放學術研究及無害通過,同時加強對於民眾的海洋教育宣導,能使整體海洋環境獲得修復。

怎麼樣才算是足夠的保護?2019年,綠色和平發布《30x30海洋保護藍圖》報告,以參考 144 個研究成果的學術研究結論,指出保護全球 30% 的海洋即可實現多種永續目標,而這結論也受到國際上的認可。因此,臺灣政府也應盡速通過具有整合管理MPAs的《海洋保育法》,跟進國際標準於 2030 年前將臺灣周遭海域的 30% 設立為海洋保護區,以保護生物多樣性為原則,進行全面的海域空間規劃。

臺灣政府應盡速通過具有整合管理的海洋保護區,並以國際間成功案例作為借鏡,確實地保護海洋永續。
臺灣政府應盡速通過具有整合管理的海洋保護區,並以國際間成功案例作為借鏡,確實地保護海洋永續。 © aksenovden / shutterstock.com

國際間的成功案例,證實設立海洋保護區效益

雖是根據學術研究所提出的方案,但其實在國際間已有設立MPAs的成功案例,值得臺灣作借鏡,顯示若能擁有完全禁漁區,並且長期管理得當,不僅能恢復海洋生物多樣性,更能活絡產業的經濟產值。

以菲律賓為例,阿波島在80年代成立海洋保護區,並設立 10% 禁漁區,使漁獲量提升 6 至 13 倍,這樣的成功效益,促使 90 年代後菲律賓大量成立海洋保護區。

澳洲大堡礁則是在海洋保護區當中設立 33% 禁漁區,在復育海洋生態後,使捕魚區中的目標魚種(鱸魚)漁獲量得以穩定,更造就多樣物種穩定成長。

此外,觀光勝地帛琉高度仰賴海洋資源,不僅劃設海洋保護區,更將 80% 經濟海域設為禁漁區,為海洋觀光產業帶來至少 190 萬美金的價值

有國際案例作為借鏡,身為海島的臺灣更應審慎面對海洋資源枯竭、無魚可捕的窘境。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推動行政院核定《海洋保育法》,並承諾在 2030 年前為臺灣周遭海域設立 30% 海洋保護區,落實管理和執法職責,讓您我及下一代能夠擁有湛藍豐饒的海洋,守護大海生態永續、生生不息。

延伸閱讀:

綠色和平《刻不容緩 推動臺灣海洋保護區30x30》研究報告
綠色和平「擴大臺灣海洋保護區」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