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6 mins

【COP26系列】什麼是漂綠?我們身處於「漂綠」的黃金時期?COP26竟充斥「碳抵換」手段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您聽過「碳中和航班」或「淨零排放肉」嗎?掛上現今炙手可熱的「環保關鍵字」,只要標榜低碳、碳抵換,就算完成各產業的氣候責任?這些恐怕都是打造出來的假象,「漂綠」(greenwashing)行為對於減緩氣候危機沒有任何意義,甚至可能誤導消費者支持高碳排企業。

試想如果您是一個高碳排企業的CEO,無論到哪都有某些事物提醒著「您的公司必須盡快削減碳排放」,甚至您的孩子也喋喋不休。您明白到,遲早都必須妥協,但也知道減少公司的碳排放會是一大工程,需要和董事會周旋、找尋主要資金來源,以及大幅修改現存的商業模式。

聽起來很頭痛,但如果其實有更容易的方法?假如,您只要付錢給某些聰明的廣告商,請它們發想新的行銷策略,讓您看似有在因應碳排問題(但其實你沒有),幫助您搓圓那些嚴厲批評,爭取時間並省下不少錢......至少短時間內來說啦。

簡單來說,這就是漂綠,也是為什麼它充斥著我們周圍。無論您在加油、訂機票,或只是逛逛超市,您都成為行銷手段的目標,試著說服您「一切都沒問題」!您去希臘的班機?它是碳中和航班。您車上的汽油?它也是碳中和商品!那桌上這片培根呢?它之後也會成為淨零培根。

綠色和平小教室:什麼是漂綠?

漂綠是一種公關手段,用來使一間公司或一項產品看起來比較環保,但實際上沒有真的減少對環境造成的衝擊。

為什麼現在是漂綠的黃金時期?

過去這幾年,可能會被歷史記載為「漂綠的黃金時期」,而且可確定的是,這類的惡作劇其實就和廣告一樣老套。不過,以漂綠作為協商手法,用來掩蓋或忽略一間公司對環境造成的破壞,的確是近期的現象。

「漂綠」一詞,於 1980 年代首次問世,當時重大環境災難和氣候科學逐漸走向主流,但直至最近,這樣的手段才真正被「發揚光大」。大眾越來越關心自然和氣候的狀態,使企業對環境造成的影響,面臨更加嚴格的審視。此時,董事會必須抉擇是否要從根本轉變商業型態,還是只要付些錢建立新的公關形象,而通常後者對他們來說比較誘人。

尤其對於石油產業來說,改變的層面更大。經過數十年在幕後攻擊氣候科學,化石燃料企業發現如果被人抓到自己的意圖,有損形象,所以放下了「否認氣候變遷」的戲碼,而選擇轉身拿起「漂綠」旗幟。

我們該對這種趨勢感到擔心嗎?試圖漂綠或否認氣候變遷,其實是差不多的,兩者都會帶往拖延或避免進行我們亟需的減緩氣候危機行動。無此之外,漂綠也帶來另一個副作用,它會給人「地球面臨的挑戰已受處理,甚至已解決」的錯覺,但根本沒有。

2021年11月12日,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聯合國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場內,於具有代表性的地球上拉起「地球不是商品」(NOT FOR SALE)布條,向現場與會者表達停止漂綠和碳抵換相關的行徑,必須落實減碳行動。
2021年11月12日,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聯合國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場內,於具有代表性的地球上拉起「地球不是商品」(NOT FOR SALE)布條,向現場與會者表達停止漂綠和碳抵換相關的行徑,必須落實減碳行動。 © Emily Macinnes / Greenpeace

在廣泛的催眠之下,公眾對於高污染企業的施壓逐漸消失,而必須為減碳做出的困難決定也被拋諸腦後。漂綠就像是童話中的「吹笛人」,帶往我們走向氣候毀滅。所以,對,我們應該為此感到擔憂。

若要解決任何欺瞞,方法就是揭穿它。以下是近期在企業界,最惡劣的漂綠案例。

唬嚨大眾的漂綠真實故事

在 2020 年殼牌石油(Shell)的一則電臺廣告中,一位小女孩跟她媽媽說:「我看見,一個b開頭的東西。」這則廣告是要行銷該企業的最新企畫,推廣提高品牌忠誠度的「Shell GO+」,聲稱可以讓顧客開車也能「碳中和」。這是如何做到呢?廣告最後,小女孩揭曉她看到的是一棵香蕉樹(banana tree),但其實對很多聽眾來說,聯想到的是其他東西(較環保的腳踏車,bike)。在眾多聽眾的抱怨之下,英國的廣告審查機構終止這則誤導性的廣告。

這是因為所謂氣候友善的行車,與電動車或 Shell 抽取的神奇「淨零碳排液體」一點關係也沒有。Shell忠誠的消費者依然開著燃油車(無論是柴油或汽油),持續排放助長暖化的二氧化碳。那是什麼讓Shell的產品變得「碳中和」?這石油巨擘說,他們會透過碳抵換達到。

「碳抵換」(carbon offsetting)已經成為最受歡迎又複雜的漂綠方式。其實這概念很簡單,與其實際減少碳排放,你只要付錢給某方,交給他減碳。理論上來說,這個機制看似有效,反正無論二氧化碳在地球哪個地方排放,只要從另一處減少一樣的排放量,就可以成立。但實行上,碳抵換機制充滿漏洞。

許多化石燃料企業選擇以漂綠手段,來完成自己的減碳義務。
許多化石燃料企業選擇以漂綠手段,來完成自己的減碳義務。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以Shell的例子來說,這個石油巨擘聲稱將透過在亞馬遜之類的地方,資助阻止毀林的計畫,就可以抵消自己的碳排放量。您可能覺得這邏輯有點奇怪,因為它的確有問題!最主要是因為Shell的消費者的確排放了助長地球暖化的碳,但碳抵換手法則是試圖抹去這個事實。

任何宣稱要透過保護森林來減少碳的手法,其實必須拿出更多的證明,包括它必須證明即使該計畫不存在,這些碳排也不會產生;證明毀林並非只是轉移陣地;以及證明保護森林計畫期程夠長,到足以吸收相對應的碳排量。

一個符合以上三項條件計畫,是非常困難甚至不可能的,而有些計畫其實是設定在國家公園,毀林本來就屬於違法。此外,大部分的計畫僅為期二十年左右,但樹木通常需要一整個世紀才能吸收「碳抵換」預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且,如何能證明所謂要保護的樹林,會因為沒有制定計畫而消失?類似這樣的反推後,可以發現所謂的「碳抵換」本身就非常難以證明成效,但仍被理所當然地引用。

由此可見,這類的「碳抵換」手法僅利於高碳排者,而非地球。所以不要讓Shell誤導您所用的是「碳中和油」,因為它毫無「碳中和」可言。

石油企業推陳出新的「碳抵換」花招

像是童話故事的場景一般,鏡頭從覆蓋白雪的森林上空,滑向一棵老樹下的大洞,一隻熊睡得鼾聲如雷。旁白告訴我們,大熊平靜冬眠的同時,石油巨擘雪弗龍(Chevron)在下方悄悄地鑽油,等到春天來臨,熊媽媽和牠的孩子在草原上玩耍時,Chevron已經偷偷離開,並把環境恢復成原來美麗的樣貌。

這一支雪弗龍的電視廣告在 1980 年代播出,在社會對於地球的狀態越感焦慮的時刻推送,是非常經典的案例。廣告描繪了鑽油的形象,與污染、機械化、改變景觀的真相,呈現完全相反的畫面。短短幾年後,這個被淨化的產業印象,被埃克森瓦拉茲號(Exxon Valdez)漏油事故取代,深植人心的是野生動物浸泡在油污中的恐怖畫面。

1989年3月,埃克森瓦拉茲號(Exxon Valdez)漏油事故,造成大量動物被烏黑的油覆蓋,導致死亡。
1989年3月,埃克森瓦拉茲號(Exxon Valdez)漏油事故,造成大量動物被烏黑的油覆蓋,導致死亡。 © Ken Graham / Greenpeace

感謝這個殘酷的真相,接下來的數十年,這個石油品牌明目張膽的漂綠轉為較清淡的版本。千禧年前夕,英國石油BP發布了知名的廣告企畫,重新打造品牌,主張「超越石油」概念(Beyond Petroleum),將商標改為黃色和綠色的向日葵,並承諾將大幅投資再生能源。最後發展走向如何?近 20 年後,2018 年,BP 投注的資源中只有 3% 用於潔淨能源,而且這向日葵被浸泡在「深水地平線」墨西哥灣漏油災難的 400 萬桶油之中。

正當更精緻的漂綠策略似乎已經江郎才盡,石油產業準備啟動他們最後的行銷底牌,這次也一樣是「碳抵換」概念的延伸。

2021 年初的幾個月,石油產業向世人推出一個新的奇蹟:「碳中和油」與「碳中和天然氣」。一月,美國「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宣布將把 200 萬桶「碳中和石油」送往印度一間公司,根據該公司宣稱,這是大型石油輸送中,首次把燃料生命週期的溫室氣體排放都完成抵銷。

三月,輪到Shell自稱把第一個「碳中和液態天然氣」貨櫃運至歐洲,而才幾天前,瑞典石油公司Lundin Energy的油井中的 60 萬桶化石燃料,獲得「淨零碳排證書」或「碳中和銷售」。頒發證書的是 Intertek 英國認證機構,他們解釋這種新的「淨零碳排」標章是根據「認證可追蹤的高品質碳捕捉(carbon capture)或減碳投資」,其實也是另一種的碳抵換手法。

無論高碳排產業如何打造環保形象,如果不確實減碳與改變,對氣候和生態的破壞都持續真實上演。
無論高碳排產業如何打造環保形象,如果不確實減碳與改變,對氣候和生態的破壞都持續真實上演。 © Greenpeace

如果有人認為這只是在測試市場很好騙的手段,Lundin Energy的執行長Nick Walker已很明確地表示,公司的目標是「打造低碳和淨零碳排油品與天然氣的市場」。這市場似乎是漂綠者的夢想。

航空業也來「活用」碳抵消

2019 年 11 月 19 日,英國廉航「易捷航空」(easyJet)創下歷史,嗯,至少是根據它們隔日在倫敦地鐵設置的廣告啦。飛機航向秋季天空,EJU5841班機成為第一班達到完全碳抵換的廉航航班。爾後,易捷航空的網站告訴我們,它們全部的航班都經過了「碳中和」。

易捷航空不是唯一一個為顧客提供「氣候友善航班」的航空公司。事實上,這已經成為航空界的趨勢。只要支付小額費用,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就為乘客提供抵銷碳排的機會,達到「碳中和飛行」;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自稱將成為「全球第一個碳中和航空公司」。

這類例子不勝枚舉,但如果您好奇,在這聲明背後有哪些重大的科技突破,您可能要失望了。飛機本身沒有大幅度的創新,但公關部門有。這些公司的飛機依舊燃燒好幾噸的化石燃料,它們聲稱抵消飛行所製造的碳排,只是資助保護世界各地森林的種種計畫罷了。

2021年3月,綠色和平法國行動者將一架法國航空飛機漆上綠色,倡議當局在航空減排上試圖漂綠,要求必須確實為航空運輸的減少碳排。
2021年3月,綠色和平法國行動者將一架法國航空飛機漆上綠色,倡議當局在航空減排上試圖漂綠,要求必須確實為航空運輸的減少碳排。 © Denis Meyer / Greenpeace

這和Shell的「驅動碳中和」廣告詞是同樣伎倆,也帶來一樣的問題。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的調查記者平臺「Unearthed」和衛報,在近期進行調查,表示沒有證據顯示這些吸引人的「碳抵消」計畫真的帶來足夠的減碳效果。土地使用專家花費數年,審查了這類計畫並提出警告:「這些計畫創造了信用,但完全沒有對氣候達到任何影響。」另一位專家則稱這些「碳信用」為「虛幻信用」。

然後越演越誇張。一個由易捷航空支持的亞馬遜碳抵消計畫,被發現是由兩個伐木公司運作,而且它們曾經砍伐了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列入易危的樹種。沒錯,易捷航空付錢給伐木公司,讓它們「自我約束」並同時在雨林中揮舞電鋸。

其實航空業重度仰賴漂綠的行為並不讓人意外,因為這產業製造大量氣候問題,除了縮小產業規模,沒有任何現成的方法可以解決。每一年有 10 億噸碳排釋放至大氣,航空旅遊和運輸占了全球 2.5% 的碳排。也許生質燃料(biofuels)稍有幫助,雖然其實它也衍生不少嚴重的問題,但大規模的電動飛機是個遙遠的願景。因此,航空公司成了漂綠產業的最佳擁護者。

航空業因為不願縮減產業規模,也找不到現成方法解決碳排問題,而往往擁護「碳抵換」等漂綠公關手法。
航空業因為不願縮減產業規模,也找不到現成方法解決碳排問題,而往往擁護「碳抵換」等漂綠公關手法。 © William Hook

為易捷航空平反一下,它們「寫下歷史的廣告」的確有指出「碳抵換並非完美」,雖然是個過於保守的聲明,但總比沒有好。然而,這提出了一個根本的問題:如果易捷航空知道碳抵換並不完善,為什麼還要過度吹捧它的「碳中和航班」?與其花費數百億資金在碳抵消和華而不實的行銷策略,易捷航空和其他航空公司應該把力氣投注在技術發展和創新。當飛行仍屬於極高碳排的運輸型態之一,政府應該更妥善管理消費者需求,例如徵收「飛航常客稅」(frequent flyer levy)。

肉品業者加入「淨零排放亂象」

如果如石油巨擘、航空公司等碳排大戶可以推出「碳中和石油」和「碳中和航班」,那另一個主要碳排的來源──肉品產業呢?它們何不也推出「淨零培根」?

先別急,最近在紐約時報有一則全版廣告:「淨零排放的培根、雞翅、牛排,這是有可能的。」畜牧農場製造了全球近 15% 的溫室氣體排放,敢這樣聲明真是很大膽。

很遺憾地,廣告上鮮少提出這充滿未來性的「淨零肉」會如何生產。這個淨零聲明也會涉及碳抵換嗎?廣告也沒有說。不過真正讓人感到意外的是在廣告頁底,指出這則聲明是來自全球最大的肉品製造商JBS。許多進行多年的調查,都指出這巴西肉品龍頭企業與破壞亞馬遜雨林的農場有往來。破壞雨林要達到淨零排放,很困難吧

碳足跡高的肉品產業,在眾多環境壓力下,宣稱肉品可達到淨零碳排。
碳足跡高的肉品產業,在眾多環境壓力下,宣稱肉品可達到淨零碳排。 © Jose Ignacio Pompe

2009 年國際綠色和平發布報告《屠殺亞馬遜》,揭露JBS和其他大型肉品商與亞馬遜數百座牧牛場有關,其中部分農場在近期涉及非法毀林。面對全球的指責,JBS簽署眾多產業協議書,並承諾對抗供應鏈中的毀林現象。然而,在綠色和平 2020 年發布的追蹤報告中顯示,歷時超過 10 年,該企業依然故我

那麼,JBS的碳排放狀況如何?這不會在全版廣告上提到,該公司對於這類細節相當隱晦。根據路透社,JBS曾在 2019 年表示,該公司在工業設施的運作,製造大約 460 萬噸碳排放,而能源使用則排放約 160 萬噸。但這和供應鏈的碳排放相比,根本九牛一毛,JBS的執行長曾透漏,飼養動物的農場,製造該企業 90% 的碳足跡。

按照這樣估算,JBS可能有高達數千萬噸的碳排放需要被「抵銷」。但很抱歉,你們的碳中和炒作再等等吧。

您可以怎麼做?

漂綠就如失控般充斥著您我周遭,我們可以怎麼阻止它?

如果人們沒有發現或選擇默許,漂綠就能順利進行。但只要有足夠的聲音揭發它,它就會露出馬腳。例如在Bernard Looney上任BP石油公司的負責人時,第一件事就是撤下它們的廣告,因為該廣告被廣大公眾批評漂綠。如果您想說服大眾您的公司很在乎改變,那麼您就不應該漂綠。

來自世界各地的20位原住民,齊聚COP26會場外,抗議各政府的碳抵換(carbon offsetting)手段。
來自世界各地的20位原住民,齊聚COP26會場外,抗議各政府的碳抵換(carbon offsetting)手段。 © Bianka Csenki

如果您已對於「碳中和航班」或「碳中和石油」感到厭煩,您可以去信該企業、在社群媒體上挑戰它們。越多人討論,就越有機會使漂綠開始脫落。日前,來自ProPublica、Unearthed和彭博等獨立調查機構或新聞媒體,揭露抵換手法的荒謬之處,歡迎分享給您周遭的親友。

那法律層面呢?漂綠合法嗎?至少在英國沒有禁止漂綠的專法,不過依然可以透過一些法律途徑改變現況。例如在BP石油的新老闆撤換廣告前,已有環境律師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規範正式投訴石油企業,以國際條例管理企業行為。而廣告監管機構也有權移除具誤導性的廣告,另外《消費者法》也為消費者提供途徑,針對具有誤導性說詞的商品進行糾正。

若是談到以抵銷為基礎的漂綠,我們的政府就有義務和權力阻止污染者向大眾胡說八道。然而,在聯合國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上,竟有政府代表帶頭將「碳抵消」轉為價值 1000 億元的全球交易市場,而非專注在真正解決氣候危機的減碳工作。(延伸閱讀:氣候變遷通識課:什麽是COP26?為什麼對您我如此重要?

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Jennifer Morgan在會議場內聯同環保團體代表,高舉「你的委員會是一場騙局(YOUR TASKFORCE IS A SCAM)」標語表達抗議,場外則聚集來自世界各地的 20 位原住民領袖,手持報章廣告,發出「碳抵換正在摧毀我們」呼救!以公眾的力量積極要求各政府,別再拖延扭轉氣候危機的關鍵行動!

2021年11月3日,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Jennifer Morgan在會議場內聯同環保團體代表,高舉「你的委員會是一場騙局(YOUR TASKFORCE IS A SCAM)」標語表達抗議。
2021年11月3日,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Jennifer Morgan在會議場內聯同環保團體代表,高舉「你的委員會是一場騙局(YOUR TASKFORCE IS A SCAM)」標語表達抗議。 © Przemysław Stefaniak / Greenpeace

邀請您持續關注綠色和平的動態,將文章訊息分享給更多人,並一同推動政府與企業面對現實,為您我和下一代的未來爭取真正永續平安的地球。

延伸閱讀:

原文:We’re living in a golden age of greenw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