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4 min

從火神手中搶救珍貴森林!一起認識綠色和平消防志工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在俄羅斯和印尼,層出不窮的森林大火不斷釋放出大量二氧化碳,不僅加劇氣候危機,更因空污導致人民健康飽受威脅。為拯救森林,綠色和平組織消防志工,在這些地區扮演了關鍵的救災角色,與您一起深入認識這些打火英雄。

近年來,澳洲、亞馬遜、加州等地的林火消息時常佔據新聞版面,但事實上,最嚴重的野火往往發生在一般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例如您我印象中冰雪覆地的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2021 年,6 月至 8 月之間,北極地區單是北方針葉林帶(taiga forest)發生的火災,就產生了 9 億 7 千萬噸的二氧化碳比世界其他地區所有森林火災的總和還要多

2021年,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的森林火災面積創新高,大火產生的大量二氧化碳與霧霾甚至擴散至北極地區。
2021年,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的森林火災面積創新高,大火產生的大量二氧化碳與霧霾甚至擴散至北極地區。 ©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森林火場往往幅員遼闊、地形複雜且起火點多,加上現場的高溫,使救災行動極具挑戰,消防人員必須經過專業且嚴謹的訓練才可前往。綠色和平的消防志工為守護森林環境與生態,在世界各角落集結行動,從俄羅斯西伯利亞森林到印尼熱帶雨林,火場前線時常可見志工們的打火身影。(延伸閱讀:森林大火燒不停?消防員告訴你火災的真相

俄羅斯消防志工:森林前線與火神拔河

綠色和平消防志工正試圖撲滅俄羅斯阿斯特拉罕保護區的草原大火。在此地區,近九成的林火是因人為燃燒乾草造成。
綠色和平消防志工正試圖撲滅俄羅斯阿斯特拉罕保護區的草原大火。在此地區,近九成的林火是因人為燃燒乾草造成。 © Igor Podgorny / Greenpeace

Grigory Kuksin 是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消防專案的負責人,從 2015 年開始參與綠色和平,負責為消防志工進行培訓和分組。這些志工多半是年輕人,希望為自己創造有意義的生活。

消防志工協助清除被燒毀的樹木和灌木叢,建設防火線。
消防志工協助清除被燒毀的樹木和灌木叢,建設防火線。 ©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Grigory 估計,俄羅斯 2021 年的森林火災(包括草地、蘆葦與苔原),將造成全國總燃燒面積高達 3,000 萬公頃超過 8 個臺灣土地面積。森林大火問題牽涉範圍極為深廣,促使綠色和平的消防志工與俄羅斯國家消防隊建立了緊密的合作關係。2020 年的西伯利亞大火,當局派出 40 名緊急狀態部門的消防員加入滅火行動,將火勢控制在 120 公頃土地內。隨後,52 名深具經驗的空降消防員(Smokejumpers)也加入防火工作,綠色和平則與當地消防團隊共同移開大石塊及土壤,清除大量被燒毀的樹木和灌木叢,完成建設防火線。

2021年西伯利亞森林起火點創新高,消防工作更為艱辛

2021年,綠色和平俄羅斯森林消防隊與當地消防團隊前往葉卡捷琳堡地區(Yekaterinburg)附近的泥炭地沼澤,並協助撲滅覆蓋在霜雪下的悶燒火點。
2021年,綠色和平俄羅斯森林消防隊與當地消防團隊前往葉卡捷琳堡地區(Yekaterinburg)附近的泥炭地沼澤,並協助撲滅覆蓋在霜雪下的悶燒火點。 © Greenpeace / Sonya Kosacheva

2021 年,隨著極端氣候加劇,西伯利亞火災的範圍與規模變大、破壞性也更強,加上防火資源短缺,使得問題變得更加嚴重,綠色和平的消防志工對此提供及時協助。

綠色和平發起「Gifts in Wills」專案,透過綠色和平環境信託基金Greenpeace Environmental Trust在全球展開募款,並將捐款用於俄羅斯各地消防員的培訓。目前此專案已取得了具體成效:俄羅斯阿斯特拉罕地區(Astrakhan),在綠色和平展開消防任務後,破壞性野火的數量已明顯下降。

印尼消防志工:深入火場救援受困野生動物

印尼雨林祝融肆虐的主因則與人為清理林地有關。

2018年,綠色和平消防志工隊來到印尼西加里曼丹省的泥碳地,進行滅火與火場調查工作。
2018年,綠色和平消防志工隊來到印尼西加里曼丹省的泥碳地,進行滅火與火場調查工作。 © Rendra Hernawa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消防志工 Sola Graeia Sihaloho 是西加里曼丹省(West Kalimantan)的大學生,她目睹許多朋友因霧霾生病甚至死亡,因而加入綠色和平消防志工。除了基本的消防訓練,印尼的消防志工還接受特殊的培訓,學習如何在救援任務中發現紅毛猩猩和其他雨林動物,以及對牠們的後續照顧。

綠色和平印尼消防志工整裝,準備進入中加里曼丹省的森林火場協助滅火工作。2019年,由於林火面積擴大,印尼政府宣布蘇門答臘和加里曼丹島的六個省份進入緊急狀態。
綠色和平印尼消防志工整裝,準備進入中加里曼丹省的森林火場協助滅火工作。2019年,由於林火面積擴大,印尼政府宣布蘇門答臘和加里曼丹島的六個省份進入緊急狀態。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為種植油棕櫚引發泥炭地大火,空污擴散東南亞

印尼大火在 2015 年首次成為全球焦點,嚴重影響了東南亞 2,800 多萬人的空氣品質使 14 萬人罹患呼吸道疾病。印尼大火肇因於棕櫚油業者在泥炭地放火清理土地,用以種植油棕櫚。雨林被焚毀,使瀕危的紅毛猩猩失去棲地,大火更釋放原本儲存在泥炭地土壤中的大量二氧化碳。

印尼泥碳地大火產生的有毒煙霧和空氣污染,對東南亞人民的健康造成巨大威脅。
印尼泥碳地大火產生的有毒煙霧和空氣污染,對東南亞人民的健康造成巨大威脅。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有毒煙霧和空氣污染,使印尼及其鄰國的社區、生物多樣性、環境和經濟造成了巨大損失。2019 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 ) 警告,印尼每年因火災造成的空氣污染使上千萬兒童處於危險之中,學校被迫關閉,人們每天看見的是血紅色的天空。(延伸閱讀:不只是火災!印尼森林大火造成霾害,嚴重威脅東南亞人民健康!

守護地球行動亟需您支持!

綠色和平50多年來從不接受政府或企業的資助,以保持公正獨立、不偏不倚的身分,揭露環境真相。

捐款支持

消防志工深入社區,宣導防災、募集救火資源

氣候變遷固然加劇了森林大火發生的強度與頻率,然而不論是俄羅斯或印尼,森林火災大多是人為造成。

在俄羅斯,不肖業者以縱火掩蓋非法伐木,或清理土地以開闢單一種植園出口木材到中國。

Grigory 的團隊持續向社區居民宣導火耕方式會帶來空氣污染、危害生物多樣性,並教導人們澆灌土地,降低火災發生的機率。消防志工改變了許多俄羅斯民眾對綠色和平的看法,並促使更多人挺身而出,呼籲當局禁止向中國出口木材。更有部分民眾以捐贈遺產的方式支持綠色和平消防志工隊,不僅為消防團隊的培訓工作及設備提供資金,也幫助志工繼續向當地社區、企業和政府倡導放火開墾土地的危險性。

綠色和平俄羅斯森林消防團隊正以空拍機監測起火點,向救災直昇機提供安全降落地點。
綠色和平俄羅斯森林消防團隊正以空拍機監測起火點,向救災直昇機提供安全降落地點。 © Greenpeace / Maria Vasilieva

在印尼,消防志工與當地民眾聯手阻止火災帶來的破壞。西加里曼丹的當地農民 Ira Sahroni 在 2018 年告訴 BBC我們希望平凡民眾的聲音被聽到,我們不希望投資集團來到這裡,使我們因少數人的利益受苦。

拯救氣候危機、助援消防志工

從北極圈到熱帶地區,全球森林因企業的貪婪與政府的不作為,面臨前所未有的存亡危機。綠色和平森林消防隊不畏火場險峻,在火勢失控時協助滅火;平日則向當地社區提供建議、宣導防火。他們站在抵禦氣候變遷與阻止生物多樣性退化的前線,堅定反對企業的破壞性開發。

邀請您一起支持綠色和平守護全球森林、搶救森林大火的行動,要求政府與企業解決森林破壞的根本原因,立即停止涉及毀林的商業行為及政策;制定永續且友善環境的法規,並投入更多資源在森林管理部門與消防單位,讓各地森林消防志工能無後顧之憂,更不須為搶救林火而以性命拚搏。祈願您我及下一代,得以守住珍貴的森林資產。

參考原文Greenpeace’s volunteer firefighters on the frontlines of climate change in Russia and Indones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