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

6張圖告訴您:為什麼氣候變遷與人權正義有關?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2021 年,各地創紀錄的熱浪、乾旱、暴雨等極端天氣事件的出現,使氣候變遷議題在全球受到關注,有更多人發現,受其影響最嚴重的,往往是經濟與地理上最脆弱的地區,並一致同意:全球主要碳排放國必須為氣候行動挹注更多資源和資金。為什麼氣候變遷與人權有關?氣候正義該如何落實?以下將以六張圖表,為您一一說明。

在氣候危機中,如何減緩極端天氣對地球上脆弱地區人口的衝擊,必須從碳排放的來源、氣候變遷對誰傷害最深,以及碳排放與人類發展的關係等面向逐一分析,方能了解氣候變遷與人權正義的關聯性。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副教授 Sonja Klinsky 專門研究氣候變遷和氣候政策引發的正義困境,她提出了六張圖表,進一步解釋這些挑戰。

1. 各地人民每年平均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2019年,非洲大陸人均產生約1.1公噸的溫室氣體,遠低於全球平均水平的4.7公噸。美國的人均產量則為16.1公噸。
2019年,非洲大陸人均產生約1.1公噸的溫室氣體,遠低於全球平均水平的4.7公噸。美國的人均產量則為16.1公噸。 © Our World in Data

首先,碳排放到底從何而來?

一個國家對氣候變遷的責任,通常是以該國人民的平均溫室氣體排放量來衡量。例如 2019 年,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和澳洲是其中較高的國家。非洲國家最低,每人平均產出了約 1.1 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遠低於全球平均的 4.7 公噸。

為什麼各國的碳排量差異與「氣候正義」有關?

大部分的溫室氣體排放來自燃燒化石燃料,藉此產生能源,為工業、商店、家戶和學校提供動能或電力,用於商品生產、交通和基礎設施等等。如果以人類幸福生活的衡量標準來看,隨著一個國家的碳排放量越來越高,該國人民身心健康的關聯性也越來越低。

相反的,一個碳排放量增加幅度較少的國家,其人民福祉指數將隨之迅速增加,隨後趨於平穩。因此,高排放國家可以在不影響人民生活福祉的情況下大幅減少其排放量,但是這並不適用於低收入、低排放國家。

2. 碳排放的增加與人類發展的關係

如圖所示,人類發展程度越高的地區,碳排量往往也越高,更應負起較高的減碳義務。
如圖所示,人類發展程度越高的地區,碳排量往往也越高,更應負起較高的減碳義務。 © UNDP

在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HDI)中排名落後的國家,每人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最低。排名最低的 17 個國家都在非洲,而排放量最高的國家主要是以卡達(Qatar)為首的化石燃料生產國。

在未來半個世紀,人類必須大幅減少全球碳排放已是國際共識,然而,低收入國家多年來一直認為,富裕國家人民擁有資源,並繼續享受高消費、高碳排的生活方式,卻要求低收入國家削減與基本建設相關的投資,如獲得電力、教育和醫療保健,是極度不公平的

3. 長期累積碳排放的國家應負起更大責任

自 1750 年代以來,美國排放了全球 25% 以上的溫室氣體,而整個非洲大陸只排放了大約3%。
自 1750 年代以來,美國排放了全球 25% 以上的溫室氣體,而整個非洲大陸只排放了大約3%。 © Our World in Data

如果單以各國的排放量做比較,將忽略氣候正義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溫室氣體排放會隨著時間而累積。二氧化碳在大氣中停留了幾百年,這種累積導致氣候變遷,助長地球暖化。

一些國家和地區對累積排放的責任比其他國家大得多。例如,自 1750 年代以來,美國排放了全球 25% 以上的溫室氣體,而整個非洲大陸只排放了大約 3%。

守護氣候行動急需您支持!

氣候緊急已成現實,綠色和平致力推動政府修法、要求企業轉用再生能源,加速減碳腳步!

捐款支持

4. 氣候正義與財富分配的模式極為相關

研究發現,從1990年到2015年,全球人口中最富有的5%要對全球36%的溫室氣體排放負責。與此同時,最貧窮的一半人口的碳排放總量不到6%。
研究發現,從1990年到2015年,全球人口中最富有的5%要對全球36%的溫室氣體排放負責。與此同時,最貧窮的一半人口的碳排放總量不到6%。 © Stockholm Environment Institute and Oxfam

斯德哥爾摩環境研究所(Stockholm Environment Institute)和樂施會(Oxfam)的一項研究發現,1990 至 2015 年,世界上 5% 的人口要對 36% 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負責。金字塔頂端的富人以昂貴的航空旅行、在各地擁有不同住所和個人交通工具等豪奢行為,不斷累積更多碳排放;與此同時,最貧窮的一半人口的碳排放不到 6%,因為他們連基本的能源都難以取得。

這同時也顯示了少數高排放者如果能在氣候變遷上採取積極行動,對於減少氣候危機將帶來正面的影響。

5. 過去半個世紀,20家公司佔全球三分之一的碳排放量

碳大戶報告發現,過去半世紀中,僅20家公司就產出超過三分之一的全球化石燃料及水泥碳排放量。
碳大戶報告發現,過去半世紀中,僅20家公司就產出超過三分之一的全球化石燃料及水泥碳排放量。 © Climate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

碳大戶(Carbon Majors)報告發現,超過三分之一的全球化石燃料及水泥碳排放量可以直接追朔到 20 家公司,它們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商。這也顯示,各地政府必須制定能夠讓大企業負起氣候變遷責任的法規與政策。

6. 最脆弱的國家和地區最易受到氣候變遷的傷害

科學家們根據糧食安全、水供應、人類健康和生活條件、生態系統服務和基礎設施(包括能源)來評估各國的脆弱性。最脆弱的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南亞和小島嶼國家。
如圖所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南亞和小島嶼國家因糧食安全、水資源、人類健康和生活條件、生態系統服務和基礎建設等面向的匱乏,而成為氣候變遷中最脆弱的地區。 © Edmonds, Lovell and Lovell, 2020

科學家們根據糧食安全、水資源、人類健康和生活條件、生態系統服務和基礎設施(包括能源)來評估各國的脆弱性。最脆弱的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南亞和小島嶼國家。

一些小島嶼國家,如吐瓦魯(Tuvalu )和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因海平面上升,面臨生存威脅。撒哈拉以南非洲部分地區、北極圈和山區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也比全球其他地區更快、更劇烈。此外,在非洲部分地區,溫度和降水的急遽改變更造成了糧食危機。

這些承受氣候衝擊的國家和社區,有許多在累積溫室氣體排放上,並沒有太大的責任。然而,他們卻極度缺乏可用來保護自己對抗氣候危機的資金和資源。因此,富裕國家必須正視氣候變遷對最脆弱地區及人民所帶來的不對等衝擊,並提供承諾的資金支援。

符合「正義」的氣候協議何時能成型?

來自世界各地的20位原住民,齊聚COP26會場外,抗議各政府的碳抵換(carbon offsetting)等漂綠手段,要求必須從源頭確實減少碳排放。
來自世界各地的20位原住民,齊聚COP26會場外,抗議各政府的碳抵換(carbon offsetting)等漂綠手段,要求必須從源頭確實減少碳排放。 © Bianka Csenki

上述這些「氣候正義」議題在 2021 年的 COP26 聯合國氣候大會上,成為外界矚目的焦點之一。最終,富裕國家同意延長氣候融資,英、德、美、加等國更承諾將提供翻倍成長的融資金額,協助開發中國家減排及因應氣候變遷,綠色和平將持續關注這項承諾是否兌現。

事實上,除了金援氣候脆弱地區,世界領導人們還有許多實際工作可以開始進行,例如為最弱勢的社區和國家研擬調適計畫,制定環境保護法律和政策,讓企業承擔更多的氣候責任,以伸張氣候正義。

邀請您一起支持綠色和平在臺灣及全球推動減緩氣候變遷的行動,與身邊親友分享這六張圖表,讓更多關心地球環境與人類生存的人們瞭解,氣候變遷不僅是環境議題、經濟議題也是人權議題,而生活在富足臺灣的您我,若能從個人、企業、政府三方面著手減碳,就能幫助氣候脆弱地區,減緩極端氣候的衝擊。

延伸閱讀: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