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北極
3 mins

控告挪威政府開放極地鑽油,4年訴訟未完待續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北歐常常給人環保、進步、自由的印象,例如挪威的塑膠瓶回收率高達97%,電動車市場占比傲視各國,但您知道嗎?挪威也是全球第7大溫室氣體「出口」國,為開採石油忽視氣候變遷,因此綠色和平控告挪威政府的訴訟,自2016年至今尚未平息。

當全球正因疫情尋求紓困振興政策之時,挪威政府正面對氣候訴訟案,關乎全球人民的權益。是什麼事情讓綠色和平2016年至2020年,經歷兩度審訊,持續提出上訴,控告挪威政府?

一切要從2016年開始講起...

2015年底聯合國正式通過的「巴黎氣候協議」,為減緩氣候變遷達成減碳目標共識,其中之一是要讓全球在21世紀後半葉,不再依賴化石燃料。2016年4月,挪威政府簽署加入氣候協議,並且承諾減少碳排放。然而,僅過一個月,挪威政府竟批准多間石油企業開採新北極油田,8月挪威國營石油公司Statoil(現稱Equinor,也是近期綠色和平成功守護大澳洲灣免受鑽油威脅的事件主角)更公佈大規模鑽油計劃!

挪威政府為石油公司發出北極地區擴大石油鑽探的許可。綠色和平與「自然與青年」組織聯合控告挪威政府,反對破壞環境。
挪威政府為石油公司發出北極地區擴大石油鑽探的許可。綠色和平與「自然與青年」組織聯合控告挪威政府,反對破壞環境。

2016年10月,綠色和平與挪威最大的青年環保組織「自然與青年」(Natur og Ungdom),共同以原告身分,控訴挪威政府發給13家石油公司在北極鑽油許可證的行徑,侵犯挪威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更危害當代和後代子孫的生命健康與環境。

201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划船至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鑽油臺,抗議政府批准該企業在新的北極海域開採石油。
201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划船至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鑽油臺,抗議政府批准該企業在新的北極海域開採石油。

氣候正義之路顛簸難行,第一仗宣告敗訴...

經過數個月,案件終於在2017年11月,開始進行法庭審訊。然而,2018年初,奧斯陸區域法院裁定挪威政府沒有違憲,認為挪威政府無需對銷售於國外燃燒的挪威石油,所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負責。氣候變遷沒有國界,挪威每年「出口」高達5億噸二氧化碳,是本地碳排量的10倍,難道真的事不關己?

Joanna Sustento(右二)在菲律賓海燕風災失去雙親,當時3歲的姪兒仍音訊全文,她加入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前往北極巴倫支海,抗議挪威國家石油公司在極地開採石油,伸張「氣候正義」。
Joanna Sustento(右二)在菲律賓海燕風災失去雙親,當時3歲的姪兒仍音訊全文,她加入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前往北極巴倫支海,抗議挪威國家石油公司在極地開採石油,伸張「氣候正義」。

挪威憲法第112條明文規定:「任何人理應享有一個對健康有益的環境、一個維繫生產力與多樣性的自然環境。管理天然資源必須建基於周詳而長遠的考量,從而保障未來世代享有同樣權利。」有科學研究指出,全球石油開採量早已超出避免氣候變遷衝擊的使用量,挪威政府卻忽視全球公民的安全與權益,執意以經濟考量為優先。

聚集公眾力量,再戰訴訟

這場「公眾力量 VS. 北極鑽油」(People VS. Oil)的訴訟,於2019年11月,再次於奧斯陸法庭展開聆訊。在聆訊至判決約5星期的期間,綠色和平收集來自93個國家地區,共約4,000位民眾的心聲,部份於庭上誦讀,部份由綠色和平團隊在奧斯陸市鎮播放,部份則投影在挪威鑽油臺上。

來自西班牙的Jimena表示:「真正的政府,理應為自身決策負責,保護民眾與地球。」綠色和平把全球民眾的肺腑之言,投影在挪威西岸一個鑽油臺上。
來自西班牙的Jimena表示:「真正的政府,理應為自身決策負責,保護民眾與地球。」綠色和平把全球民眾的肺腑之言,投影在挪威西岸一個鑽油臺上。

除此之外,綠色和平行動者前往16個國家地區的挪威大使館,呈交逾54萬人的連署,要求挪威政府聽取民意,停止北極鑽油。聯合國人權與環境問題特別報告員(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human rights and the environment)David Boyd,曾在英國《衛報》撰文,表示支持綠色和平的論點。

綠色和平瑞典辦公室行動者將全球54萬人連署反對專油的心聲,交給駐瑞典挪威大使館,要求停止助長氣候變遷。
綠色和平瑞典辦公室行動者將全球54萬人連署反對專油的心聲,交給駐瑞典挪威大使館,要求停止助長氣候變遷。

第一輪上訴的裁決結果...

2020年1月23日,國際通訊社以「挪威北極石油訴訟 綠色和平上訴失敗」為題,報導奧斯陸上訴庭的最新判決。若不仔細看,以為4年來數十萬北極守護者的努力付諸流水,但判決背後的深遠意義,絕不是一句「雖敗猶榮」那麼簡單。

首先,法院接受原告指出「挪威出口石油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是挪威政府的責任,也認同挪威憲法112條保障民眾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不過,由於法院裁定挪威政府批出鑽油許可證的行為,並未達到違憲門檻,因此宣告維持原判。

2017年,綠色和平在奧斯陸豎立「憲法冰雕」,象徵挪威憲法112條所保障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正隨當局助長耗用化石燃料而點滴消逝。
2017年,綠色和平在奧斯陸豎立「憲法冰雕」,象徵挪威憲法112條所保障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正隨當局助長耗用化石燃料而點滴消逝。

綠色和平挪威辦公室總監Frode Pleym回應裁決時表示:「我們歡迎挪威上訴庭認同民眾與後代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但應考量世界各地耗用挪威出口石油所產生碳排放的責任。這是一場捍衛挪威憲法保障健康環境權利的法律勝利。」

綠色和平、「自然與青年」與律師團成員將繼續努力,推動挪威實現能源轉型。
綠色和平、「自然與青年」與律師團成員將繼續努力,推動挪威實現能源轉型。

另外,上訴庭一樣認同案件對於當代和後代子孫的生活環境展現重要原則,與公眾利益息息相關,因此裁定綠色和平及「自然與青年」不須為挪威政府支付訴訟費用。

守護氣候絕不後退,提出第二次上訴

綠色和平、「自然與青年」與代表律師整理上訴文件,終獲最高法院受理。
綠色和平、「自然與青年」與代表律師整理上訴文件,終獲最高法院受理。

經過商討,綠色和平與「自然與青年」上訴至終審法院。如今案件仍在等待排期聆訊,但最高法院已率先宣佈19位法官將全數參與判決,而挪威只有約一成案件獲最高法院受理,平均每兩年只有一宗全體審議的案例,因此這象徵氣候議題已獲全國關注,也顯示全球環境守護者與各國政府企業對簿公堂所帶來的意義:我們的生活不應恢復正常,因為原來的「正常」就是問題所在

2019年11月,挪威民眾聚集在議會,以一片燈海期盼照亮全球能源轉型的未來。
2019年11月,挪威民眾聚集在議會,以一片燈海期盼照亮全球能源轉型的未來。

等候上訴期間,疫情亂入挑戰重重

根據聯合國曾發佈有關全球暖化的報告,在2015年至2019年間,北極的冰川消融量比過去任何5年都要多。當北極海冰融化,極地變得比過往更容易進出,這片淨土會成為財團及各國政府爭相開採天然資源的目標

而近期挪威政府為因應疫情,推出兩項具有爭議性的政策:

  1. 為刺激經濟,挪威政府向石油公司等企業提供稅務寬減,釋放高達90億歐元(近臺幣3,100億元)流動資金,投入高風險離岸鑽油計畫,而非支持再生能源發展。
  2. 近日公佈的「冰緣區」(ice edge zone)範圍標準遠比科學家建議來得寬鬆,這表示石油公司能夠入侵的北極範圍更大,極地生態系統面臨更多漏油與污染的風險。

環保少女桑柏格(Greta Thunberg)為支持守護極地,捐出獲頒挪威言論自由獎的25萬挪威克朗(約臺幣76.7萬元)獎金,協助支付訴訟及傳訊費用。她表示:「科學清楚說明,化石燃料必須長埋地下。挪威作為主要石油生產及出口國,需要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以至向其他同樣倚賴這些污染能源的經濟體示範轉型出路。我很高興這筆款項將會投入一場抗衡新鑽油工程、為後代守護安全與健康環境的硬仗。」

在2015年至2019年間,北極的冰川消融量比過去任何5年都要多,威脅當地生態的存活,更成為各國覬覦開發的標的。
在2015年至2019年間,北極的冰川消融量比過去任何5年都要多,威脅當地生態的存活,更成為各國覬覦開發的標的。

守護氣候的長期拉鋸戰,需要有您支持

北極面臨氣候變遷所帶來的生態危機,據科學家推算,北極最快2040年就要度過無冰夏日,不但將面臨許多國家覬覦石油、漁穫等資源,更打開永凍土長年封印的溫室氣體「甲烷」,從此夜長夢多,因此更需要您我加快行動,捍衛地球未來。

慶幸關心極地生態、在乎地球未來的您,與全球數百萬北極守護者並肩行動。2015年成功阻止SHELL於阿拉斯加的鑽油計劃2017年推動為期16年的北冰洋捕魚禁令,都是我們留住極地美好的成果。除了與您持續跟進這極具時代意義的終極上訴,守護北極行動仍尚未結束,但相信有您一起與環境生態站在一起,我們一定能攜手戰勝氣候危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