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逐漸逝去的生態網絡,物種消失為何與您我有關?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珊瑚礁白化、蜜蜂數量減少、紅毛猩猩失去棲地,這些「事件」也許不是新聞,但跟人類有什麼關係?全球目前有約100萬物種瀕臨絕種,這是自然界的危機,也是人類的危機。維持生物多樣性與減緩氣候變遷同樣急迫,而現在,正是您我必須關注的時刻。

2019年春天,來自世界各地的青蛙專家聚集在倫敦動物園,討論一項緊急計劃,關於因應兩棲類壺菌感染症(chytridiomycosis),這種病正在以最快的速度侵害兩棲動物的皮膚。

巴西的樹蛙,是塞拉多草原眾多受到商業型農業威脅的物種之一。
巴西的樹蛙,是塞拉多草原眾多受到商業型農業威脅的物種之一。 © Andre Dib

兩棲動物是生態系統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牠們既是食草動物也是食肉動物,是捕食者也是獵物。牠們將陸地與水中棲息地連結起來。牠們是鳥類、蛇類等動物的食物、牠們吃會傳播登革熱和瘧疾的蒼蠅和蚊子、牠們的皮膚可以用於醫療、牠們對研究肢體和器官再生的人很有用。

加拿大森林中的大灰鴞,通常以囓齒動物(鼠類)、鳥類、蛙類為食。
加拿大森林中的大灰鴞,通常以囓齒動物(鼠類)、鳥類、蛙類為食。 ©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青蛙數量的減少代表蝌蚪數量降低,造成藻類增加,因為蝌蚪以藻類為食。如果沒有蝌蚪,死掉的藻類就會堆積在岩石上,脫落後漂到下游,造成水源污染。

在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是環環相扣的,包括我們人類。

昆蟲數量持續下降

正在採集花粉的蜜蜂,對於作物生長扮演重要的角色。
正在採集花粉的蜜蜂,對於作物生長扮演重要的角色。 © Axel Kirchhof / Greenpeace

早在2017年10月,「昆蟲啟示錄」( Insect Apocalypse )的概念首次突破性地引起大眾的關注。針對德國自然保護區27年的研究顯示,飛行昆蟲的數量急遽下降了75%以上。儘管科學家們尚不清楚這是否為全球性現象,但根據已發表的研究指出,從波多黎各到英國,都出現了類似的狀況。

地底下的蚯蚓、昆蟲、微生物等,對於維持土壤健康,使作物順利成長,具有非常關鍵的功能。
地底下的蚯蚓、昆蟲、微生物等,對於維持土壤健康,使作物順利成長,具有非常關鍵的功能。 © Alonso Crespo / Greenpeace

昆蟲對於人類生存的影響,多數人也許只會聯想到農作物須靠昆蟲授粉,但事實上土壤危機更是一大威脅,因為我們95%的食物來自於土壤,聯合國已經警告,世界上的表層土可能在60年內消失。如果土壤中的昆蟲和生物消失,它也就失去功能了。土壤不能發揮作用就無法生產農作物,農業經濟將面臨危機。

在德國山毛櫸林中的金黃地甲蟲。
在德國山毛櫸林中的金黃地甲蟲。 © Michael Kunkel / Greenpeace

蟲子也有其他功能:蜘蛛、瓢蟲和黃蜂作為害蟲控制者,可防止蚜蟲或蟎蟲等破壞農作物。一般認為,這些微小獵食者所做的工作,保護了至少10%糧食作物。

一種物種消失,開始影響其他物種

森林中的帝王蝶,一個小時可以飛20至40公里遠,每年都會從加拿大遷徙到墨西哥。由於除草劑及人類的侵擾,牠們已成為瀕危物種。
森林中的帝王蝶,一個小時可以飛20至40公里遠,每年都會從加拿大遷徙到墨西哥。由於除草劑及人類的侵擾,牠們已成為瀕危物種。 ©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不僅如此,昆蟲是食物鏈的基礎,為鳥類和動物提供食物。牠們在養分循環上也發揮著重要的功能。當一隻哺乳動物死亡時,蒼蠅和黃蜂會迅速趕來, 牠們吃動物的肉並餵給幼蟲,或是牠們孵化的卵變成蛆吃掉肉,肉中的蛋白質被分解,回到土壤中,再被植物吸收。

加拿大森林中的山貓。對食物鏈頂端的生物來說,生態健全攸關牠們獵捕與生存的機會,而少了牠們也會使生態系統逐漸失衡。
加拿大森林中的山貓。對食物鏈頂端的生物來說,生態健全攸關牠們獵捕與生存的機會,而少了牠們也會使生態系統逐漸失衡。 ©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隨著一種物種消失,開始影響其他物種,生態系統可能會逐漸喪失恢復能力。損失的範圍越大,剩餘的生態系統復原能力越差。

「生物多樣性喪失」與「氣候變遷」同樣須被重視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前主席華生爵士(Sir Bob Watson)告訴綠色和平:「生物多樣性的喪失和自然界的退化與氣候變遷同樣重要。人類引起的氣候變遷會影響糧食安全、用水安全、人類健康,生物多樣性的喪失也有一樣的後果。」

印尼蘇門答臘虎。由於企業為種植油棕樹大量砍伐森林,失去棲地的蘇門答臘虎瀕臨滅絕邊緣,全球只剩下400隻野生蘇門答臘虎。
印尼蘇門答臘虎。由於企業為種植油棕樹大量砍伐森林,失去棲地的蘇門答臘虎瀕臨滅絕邊緣,全球只剩下400隻野生蘇門答臘虎。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華生爵士現在是「聯合國政府間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服務平臺」(IPBES)這個全球科學機構的主席 。IPBES在2019年公佈了他們首次針對全球自然界的跨政府評估報告,該報告由150位世界頂尖科學家撰寫,歷時3年完成。根據報告估計,如果不迅速採取行動,現在有100萬種物種正面臨全球滅絕的威脅,而其中許多物種在幾十年內就會滅絕

萬物息息相關:救命珊瑚礁

澳洲大堡礁已有大量珊瑚礁白化。
澳洲大堡礁已有大量珊瑚礁白化。 © Dean Miller / Greenpeace

從2014到2017的三年內,全球三分之一的珊瑚礁已白化甚至死亡,澳洲大堡礁有一半的珊瑚礁陷入白化危機。珊瑚礁距離人類生活環境似乎很遠,但其實具有救命的重要功能。

印尼卡納瓦島(Kanawa Island)海中美麗的玳瑁龜,正游過一片珊瑚礁。
印尼卡納瓦島(Kanawa Island)海中美麗的玳瑁龜,正游過一片珊瑚礁。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科學家費南多教授(Harindra Fernando)在斯里蘭卡生活了22年,斯里蘭卡是遭受2004年南亞海嘯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費南多在海嘯發生後,回到斯里蘭卡,他發現海嘯引起的海浪沖擊,在不同的沿海社區竟有巨大的差異。

海嘯發生時,在Peraliya小鎮附近,一道10公尺高的浪頭衝進內陸達1.5公里遠,將一列火車沖出軌道,造成1,700人死亡。然而,距離Peraliya南方3公里處的Hikkaduwa小鎮,海浪高度只有2.5公尺,而且僅向內陸氾濫50公尺,沒有人罹難。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費南多的調查指出,海浪的範圍和強度與珊瑚和岩礁的覆蓋範圍有 「驚人的相關性。」健康的珊瑚礁在海嘯中挽救了生命。費南多表示:「珊瑚礁和其他天然屏障可以有效幫助減少海嘯、風暴潮和其他海洋天災。」

太平洋中繽紛的珊瑚礁。
太平洋中繽紛的珊瑚礁。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然而,世界各地居住在沿海地區的人們,受到越來越多極端洪水的威脅,因為保護他們的生態系統:紅樹林、濕地、海草草甸都遭到破壞。根據IPCC,如果到本世紀末全球升溫攝氏2度,幾乎所有熱帶珊瑚礁都會在30年內嚴重退化。生態系統的退化,對許多島嶼國家的糧食、觀光和醫藥將是巨大的影響。

法屬圭亞那的大片紅樹林,對於保護生態系統及抵抗氣候變遷有強大幫助,然而石油公司發展鑽油等商業行為,成為這片珍貴林地的威脅。
法屬圭亞那的大片紅樹林,對於保護生態系統及抵抗氣候變遷有強大幫助,然而石油公司發展鑽油等商業行為,成為這片珍貴林地的威脅。 © Elsa Palito / Greenpeace

提高意識,關注生物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的概念對許多人來說較陌生,公眾不太了解生物多樣性對人類社會的影響。這個生硬疏遠的專有名詞,讓人看了腦中一片空白,不像「野生動物」、「有生命的星球」等,讓人引發共鳴。

紅喉蜂鳥(Ruby-throated Hummingbird)體型嬌小,每秒可拍打翅膀超過50次,每年遷徙數千公里遠。
紅喉蜂鳥(Ruby-throated Hummingbird)體型嬌小,每秒可拍打翅膀超過50次,每年遷徙數千公里遠。 ©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此外,我們與自然的聯繫越來越疏遠,自1992年以來,全球的城市面積增加了一倍,主要是以犧牲熱帶森林、濕地和草原作為代價,讓我們難以理解我們對自然世界的依賴。

森林中的白尾鹿,這些野生的草食性動物對於植物的生態系統有很大的影響。牠們奔跑速度飛快,達每小時75公里,一個跳躍最遠可至10公尺。
森林中的白尾鹿,這些野生的草食性動物對於植物的生態系統有很大的影響。牠們奔跑速度飛快,達每小時75公里,一個跳躍最遠可至10公尺。 ©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與生物多樣性問題相比,氣候變遷一直有一個優勢:我們有一個指標,我們必須阻止全球升溫超過攝氏2度,甚至攝氏1.5度。但『生物多樣性』議題的困境是:沒有一個簡單易懂的數字標準」,IPCC前主席華生爵士說。

以健康堆肥方式作為土壤的養分,而非使用化學肥料,有助於土地裡的昆蟲與微生物成長,形成健康平衡的生態。
以健康堆肥方式作為土壤的養分,而非使用化學肥料,有助於土地裡的昆蟲與微生物成長,形成健康平衡的生態。 © Shiv Kumar / Greenpeace

若研究昆蟲數量趨勢,需要大約20年以上的數據,我們是否必須等數十年才有足夠證據,說服大眾改變?當然不行,我們必須立即採取行動,改變農業方式、仔細研究化學用品和農業用地的規劃、減少傷害土地中的昆蟲生態,並照顧牠們。

挽救生物多樣性需要《全球自然協議》

氣候變遷與生物多樣性喪失,存在著根深蒂固的關聯,需要同時解決這兩個問題,這是呼籲制定《全球自然協議》(Global Deal for Nature, GDN)的基本初衷,重要性相當於《巴黎氣候協定》。

巴西草原上的鬃狼,也是因工業化農業破壞棲地,而受到生存威脅的物種之一。
巴西草原上的鬃狼,也是因工業化農業破壞棲地,而受到生存威脅的物種之一。 © Andre Dib

2019年4月,一個國際科學家小組在《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發表了一篇論文,闡述了他們的變革宣言減緩氣候變遷以保護自然,保護自然以保護氣候。這兩個危機同樣急迫,如果十年內土地轉化率沒有顯著降低或停止,許多生態系統和物種可能會走上「不歸路」 。

極地生物如北極熊,是對氣候變遷與生物多樣性喪失最敏感脆弱的族群之一。氣候的改變與生態系統失衡,將使牠們失去棲地與食物。
極地生物如北極熊,是對氣候變遷與生物多樣性喪失最敏感脆弱的族群之一。氣候的改變與生態系統失衡,將使牠們失去棲地與食物。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生物多樣性面臨的挑戰,恐怕無法藉由一次《生物多樣性公約》會議而得到令人滿意的結論。生態學家霍爾特指出:「有時候,我們把太多的精力放在量化某些東西上,希望有更多科學證據。雖然生物多樣性非常複雜,但目前所知的已經足夠令我們採取行動。而此刻,我們已經浪費太多太多的時間了。」

南極頰帶企鵝族群在過去50年間數量銳減,原因與氣候變遷有關。
南極頰帶企鵝族群在過去50年間數量銳減,原因與氣候變遷有關。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全球生物豐富多樣,卻因人為侵擾造成生態失衡,使許多美麗獨特的物種面臨生存威脅。綠色和平長期關注環境問題,推動多項有助於守護生物多樣性的專案,包括減緩氣候變遷、保護森林、守護海洋、永續漁業、污染防治(如減塑、農藥與食品安全、終結石油)等。邀請您一同支持維護地球的生態,讓下一代擁有美好、宜居又豐饒的地球家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