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2020西伯利亞大火現況如何?綠色和平做了什麼?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相當於6個臺灣面積的森林陷入火海,難以撲滅的火勢將帶來什麼危機?西伯利亞大片樹林在眼前消逝,自然生態受到衝擊,為何與氣候變遷有關?綠色和平在全球倡議與行動,又為森林大火做了哪些事?

今年的西伯利亞真不平靜,不僅在6月測出攝氏38度歷史高溫,更發生失控大火,截至7月底燒毀超過2,000萬公頃土地,相當於5.5個臺灣。許多現象顯示這些異常事件,都與氣候變遷有關,炎熱又乾燥的氣候,導致永凍土層融化,使當地形成大火焚燒的最佳條件,加上強風吹襲,所有植被樹木被快速點燃,火勢迅速蔓延大片森林

2020年7月17日,西伯利亞北部的廣闊森林陷入火海。
2020年7月17日,西伯利亞北部的廣闊森林陷入火海。 ©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現在大火還在燒嗎?最新災況如何?

根據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8月10日提供的第一手消息,遠東地區(Far East)的北邊在過去幾天盼到陰雨天氣,使部分大火得以熄滅。然而,在雨天過後,火勢又慢慢開始復甦,目前正在焚燒面積已達319萬公頃(約臺灣面積的88%)。

2020年7月17日,西伯利亞大火火勢仍相當嚴重。
2020年7月17日,西伯利亞大火火勢仍相當嚴重。 ©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大部分的火勢發生在遠東地區薩哈共和國(Republic of Sakha, Yakutia)的偏遠地帶,根據衛星監測的數據,2020年共有2,200萬公頃土地被野火焚燒,相當於6個臺灣大小,其中有超過1300萬公頃是森林

大火如此嚴重,但大部分的火勢並沒有進行撲滅。俄羅斯當局合法聲明不投注資源滅火,因為這不符合經濟效益。所幸,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的倡議行動,引起區域政府的注意,克拉斯諾亞爾斯克(Krasnoyarsk)及伊爾庫茨克(Irkutsk)區在大火初期,便要求聯邦提供森林救火的支援,並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氣候危機,西伯利亞大火的成因與極端氣候息息相關,而大火所釋放的二氧化碳更助長氣候變遷,形成惡性循環。
氣候危機,西伯利亞大火的成因與極端氣候息息相關,而大火所釋放的二氧化碳更助長氣候變遷,形成惡性循環。 ©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除了倡議行動,還做了什麼?

雖然倡議和「非暴力直接行動」是綠色和平凝聚眾人關注與媒體報導,以施壓並問責當局的部分策略,但實地調查了解災況、將第一手的資訊讓大眾知道,也是綠色和平持續在做的工作。

除此之外,此次綠色和平共有5位受過訓練的林火消防人員,於7月20日至8月1日加入Denezhkin Kamen聯邦自然保育區的消防單位,協助撲滅被雷擊起火的森林區域。

由於當地的極端條件影響,乾燥、炎熱、強風氣候,加上崎嶇和陡峭地形,以及現場有大量的易燃植被,使一開始控制並撲滅火勢的工作並不順利。
由於當地的極端條件影響,乾燥、炎熱、強風氣候,加上崎嶇和陡峭地形,以及現場有大量的易燃植被,使一開始控制並撲滅火勢的工作並不順利。 © Yuliya Petrenko / Greenpeace

森林大火的撲滅工作並非一般人員可進行,由於森林大火的現場溫度極高,危險度與困難度倍增,必須經過專業並嚴謹的訓練才可前往。(延伸閱讀:森林大火燒不停?消防員告訴你火災的真相

地上堆積許多石塊,在大火高溫下,使火苗可能從石縫間竄出,光目測難以預料起火點。更重要的是,火災地點距離水源較遠,使滅火工作困難重重。
地上堆積許多石塊,在大火高溫下,使火苗可能從石縫間竄出,光目測難以預料起火點。更重要的是,火災地點距離水源較遠,使滅火工作困難重重。 © Yuliya Petrenko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在24小時內便決定支援自然保育區,並迅速抵達現場。
綠色和平在24小時內便決定支援自然保育區,並迅速抵達現場。 © Yuliya Petrenko / Greenpeace
除了人力協助,也提供空拍設備勘查火勢,這是很關鍵的助援,因為地形陡峭、幅員廣大,若只靠雙腳勘查不僅耗時又危險。
除了人力協助,也提供空拍設備勘查火勢,這是很關鍵的助援,因為地形陡峭、幅員廣大,若只靠雙腳勘查不僅耗時又危險。 ©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在綠色和平的施壓之下,成功使當局政府增加消防資源,前往撲滅與預防火勢。
在綠色和平的施壓之下,成功使當局政府增加消防資源,前往撲滅與預防火勢。 © Yuliya Petrenko / Greenpeace

當局派出共40名緊急狀態部門的消防員加入滅火行動,16名空降消防員(Smokejumpers)也投入救災,他們是俄羅斯最有經驗的林火消防隊。

直至7月31日,多方組成的消防團隊極力試圖控制大火,建造、挖出防火線,使火勢不會蔓延到更遠的地方。
直至7月31日,多方組成的消防團隊極力試圖控制大火,建造、挖出防火線,使火勢不會蔓延到更遠的地方。 © Yuliya Petrenko / Greenpeace

火勢在120公頃內受到控制。建造防火線並不容易,消防人員必須移開大石塊及土壤,清除大量被燒死的樹木和灌木叢。隨後,52名空降消防員也加入防火工作,綠色和平與當地消防團隊共同完成了防火線。

被大火焚燒過候的森林,成為一片焦黃。
被大火焚燒過候的森林,成為一片焦黃。 ©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不是消防團體,如何面對森林大火?

面對每年發生的森林大火,需要有足夠的資源與正確的方法,才能有效預防火災,避免助長氣候變遷的惡性循環。因此,這次綠色和平所扮演的角色包括:

  • 吸引大眾對事件的關注,以共同向政府施壓,要求分配足夠資源至防火與護林範疇
  • 支援災害事故後勤指揮官(Reserve Incident Commander),協助規劃與管理事故狀況
  • 提供空拍機完成大火現場的偵察與紀錄
  • 帶領消防隊至大火地點
消防人員遠眺森林火勢,濃煙飄向天空。也許這場氣候的戰役還很漫長。
消防人員遠眺森林火勢,濃煙飄向天空。也許這場氣候的戰役還很漫長。 © Yuliya Petrenko / Greenpeace

如今火勢終於受到控制,感謝有許多如您一般關心環境的公眾,為珍貴森林發聲。然而我們仍必須持續關注氣候危機所帶來的衝擊,並推動制度與政策改變,才能真正保護地球的永續及下一代的安全。這是個長遠的拉鋸賽,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一起在國際間、在臺灣發揮公民力量,督促政府制定強而有力的氣候政策,保障您我與家人的未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