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影片賞析:三支短片訴說臺灣遠洋漁船的海上悲歌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臺灣遠洋漁業每年產值超過 400 億,在全球數一數二。然而許多離鄉背井為臺灣遠洋漁船賣命工作的外籍漁工,卻吃不飽睡不足,時常身處危險,甚至拿不到應得的微薄薪資。綠色和平透過三支短片,訴說這些漁工的真實故事。

每天工作 18 到 20 個小時,有些甚至還更久,半夜隨時鈴響就要上工;吃飯只有十分鐘,飯菜與飲水都常常不夠;床鋪狹小得無法躺平,睡覺時蟑螂在身邊到處爬;一出門工作,常常幾個月都不能回家,卻不一定領得到薪資……。

您能想像這樣的生活與日常嗎?如此讓人望之生怯的工作環境並非杜撰,也不在遠古,它實際發生在部分臺灣遠洋漁船上。因海上的工作與生活不易,臺灣漁船聘僱許多主要來自東南亞的外籍漁工,分擔辛苦的作業。目前有超過二萬名外籍漁工在遠洋船上工作,為臺灣漁業創造佳績,然而,許多為臺灣漁船賣命的漁工,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善待

臺灣遠洋血汗漁業世界聞名

從 2016 年開始,綠色和平透過實地調查,訪談超過上百位外籍漁工,發現他們時常面臨不公平的待遇,卻有口難言。綠色和平將這些紀錄拍成短片,為保護當事人,片中使用化名,由素人演員擔綱演出,娓娓道來這些真實故事。

漁工們時常面臨超越常人能負荷的超時工作,有時一天只能睡一、兩個小時,不但一出海就可能一整年都無法回家,沒有足夠的食物與水,生病時無法就醫,甚至遭毆打、亡命於海上。一位漁工控訴,當初仲介承諾每個月 450 元美金(約臺幣 13,320 元)的酬勞,開始工作後,卻藉口要扣除各種費用,只支付每月 100-200 美金(約 3,000 到 6,000 元臺幣)。然而,因為這些漁工已經與仲介簽了合約,若解約就必須支付龐大違約金,只領微薄薪資的漁工根本付不出來,而還有一家子要養的他們,深怕一旦抗議或舉報,會遭遣返回國,面臨大筆債務,加上證件被扣留,他們長期被孤立於海上,只能咬著牙,期待一切盡快結束。

「要是能重來,我絕對不會上船。」在短片《遠洋漁工悲歌:血汗篇》,中漁工這樣說,「那些日子真的很像在作夢,一個沒辦法醒過來的惡夢。」

以注重人權自豪的臺灣,何以讓這些在海上做工的人,掉到了社會安全網以外?其實,政府在 2017 年為了解除歐盟黃牌警告,規定境外漁工每月薪資不得低於 450 元美金(約臺幣 13,320 元),可惜實際上,並沒有備足人力、預算和查核機制去落實。

以更多的同理與監督,終結現代奴役

更多人的關注與同理,能夠逐漸改變這樣的殘酷現況。在《遠洋漁工悲歌:團圓篇》中,我們也看到臺灣溫暖的一面,船老闆在外籍漁工的家人有需要時,努力安排讓他們能回家處理、家庭團聚。然而這在綠色和平實際田野調查過程中,只是少數的零星個案。相信觀看影片的您,也希望社會上能有更多暖心船東,照顧離鄉背井的外籍漁工。您我其實能夠成為那暖心的臺灣人,為遭受不公待遇的漁工發聲,要求政府建立更健全的制度。

除了與綠色和平一起持續敦促臺灣遠洋漁業改善體質,並要求政府確實執法,我們還能發揮消費者的力量。調查顯示,許多血汗海鮮與臺灣豐群水產的供應鏈有關,它是全球三大水產貿易商之一,收購可能涉及剝削漁工的海鮮,再供貨給多個著名品牌的鮪魚罐頭等食品。若我們在消費時,能關注自己吃的海鮮從何而來,並要求喜歡的品牌提供透明的漁獲資訊,杜絕血汗供應商,我們能夠推動大盤商與漁船公司改善他們的供應管理,中止海上的悲歌一再發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