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臺灣海洋生物多樣性高嗎?可以從這幾點改善保護區,達到海洋永續發展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滅絕危機-臺灣海洋生物保育現況與建議您對海洋世界的想像有跟上實際情況嗎?臺灣的生物多樣性屬於健康狀態嗎?2021 年 10 月,綠色和平發布研究報告,整理臺灣海洋生態保育的現況,以及針對整體海洋生態保育的政策提出改善建議,並製作《永續海鮮選購手冊》作為選購海鮮指南,邀請大眾以實際行動守護我們的海洋,使它獲得永續且有效的管理。


編輯選文有聲書,邀您聽說環境

接收環境訊息,除了可用閱讀的方式,本篇文章也為您準備了有聲版【聽說‧環境】,讓您疲累的眼睛適時休息;用聲音,與您分享綠色和平在臺灣及全球的環保工作進展,聆聽那些發生在您我身處的地球,關於環境、氣候、海洋、森林的事情。

邀請您前往各Podcast平臺,訂閱【聽說。環境】節目!


臺灣雖為彈丸之地,但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使鄰近海域的環境條件得以孕育多樣的海洋物種,海洋資源也因此豐富。然而,再優渥的家產,經過長年肆無忌憚地揮霍,也會有用完的一天。此時需要適切的保護和規範,我們的海洋才有機會回到往日光景。

臺灣海洋資源快被掏空?

綠色和平最新發布的《滅絕危機:臺灣海洋生物保育現況與建議》指出,臺灣鄰近的海域原本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光是魚類的種類就高達 3,000 多種,占將近全球的十分之一!另外,全球僅有 7 種海龜,當中就有 5 種會出現在臺灣;珊瑚種類更是多達全球約三分之一,共約 700 多種。

全球僅有 7 種海龜品種,綠蠵龜是會在臺灣出現的其中一種。
全球僅有 7 種海龜品種,綠蠵龜是會在臺灣出現的其中一種。 © DiverDan / shutterstock.com

但在長期人為活動的侵擾之下,這些豐饒的景象正逐漸消失。破壞海洋生物多樣性的原因除了過度捕撈,還有水產養殖、沿岸發展與污染、採礦、日愈加劇的氣候變遷等。其中過度捕撈更是直接威脅著生物多樣性的主因,過去數十年間,過度捕撈導致 20 種魚類的漁獲量銳減,比起 80 年代已減少超過 90%,更有近一半至三分之二的常見物種變得稀少。

海洋生態需要適切的保護,政府可以做更多

科學家證實,針對漁業改善進行治理,並實施有效的管理工具,能夠提升海洋生態系統應對風險的調適能力。也就是說,若要談海洋生態保育,必須包括漁業管理。然而,目前臺灣在海洋生態保育面臨著兩大問題,包括:

  • 現行保護生物種類數不足
  • 未以生態系統多樣性考量保護棲地
海洋生物之間互相依存,若想保護生態環境,必須全面考量物種棲地和活動空間,設立足夠的保護區。
海洋生物之間互相依存,若想保護生態環境,必須全面考量物種棲地和活動空間,設立足夠的保護區。 © Greenpeace / Marco Care

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 MPA)被認為是保護生物多樣性最有效的工具之一。綠色和平長年推動聯合國制定《全球海洋公約》,在 2030 年前保護至少 30% 海洋,使生態有足夠的空間休養生息,逐漸修復。綠色和平在臺灣自 2021 年起與國立臺灣海洋大學邵廣昭榮譽講座教授合作,推動臺灣擴大成立海洋保護區,為臺灣的海洋生態實施更有效的管理和保障。

在研究報告當中,從瀕危海洋生物的角度出發,分析了為何目前的海洋生態保育政策無法阻止生物多樣性的流失,建議相關部會著手改善:

      1. 禁捕措施無法減緩漁業衝擊
        雖然目前漁業署已針對部分物種實施禁捕規定,但是除了禁捕之外卻沒有其他因應措施,禁捕的保育物種與漁業範圍仍有高度重疊的現象,也就是說並沒有減少漁業對這些保育物種的威脅。如果誤捕的物種是體型巨大且危險的鯊魚時,可能在掙扎狀態下身纏漁網受傷,回到海中也難以生存。政府應該針對容易成為混獲的保育物種,例如大白鯊、鯨鯊、鬼蝠魟等,建立保育熱點、救傷機制,並設立海洋保護區成為海洋生物的庇護所,減少被漁業誤捕或是船隻撞擊的風險。

        鬼蝠魟是容易遭受誤捕的物種之一,若不建立有效的保育熱點或救傷機制,誤捕的情況仍會持續發生。
        鬼蝠魟是容易遭受誤捕的物種之一,若不建立有效的保育熱點或救傷機制,誤捕的情況仍會持續發生。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2. 保護區範圍太小,缺乏生態連接性
        儘管有了海洋保護區,但面積不夠大也無法提供足夠的庇護效果。原因有二:
          1. 海洋動物比陸域動物的移動能力更高,生活圈平均大上 10 到 1,000 倍,例如海洋生態系中重要的大型動物、海鳥、鯨豚或鯊魚,就可以橫跨整個大洋進行覓食與繁殖。因此海洋保護區應該要足夠涵蓋海洋生物生活圈中的核心區,並且劃設外圍的緩衝區,才能提供有效的保護性。臺灣現有的 46 個海洋保護區中,面積的中位數(集中程度)僅僅 0.7 平方公里,遠遠不及關鍵大型海洋生物的生活圈大小。
          2. 不同生態系統之間具有生態連接性(Ecological connectivity),以目前的兩個海鳥保護區為例,核心區與緩衝區加起來的面積都不足一平方公里。但海鳥是一種連接珊瑚礁、島嶼以及大洋生態系的物種,若僅保護海鳥棲地的部分區域,仍無法避免海上活動、食物來源缺乏的威脅。政府考量整體海洋保護區政策時,必需顧及重要物種的生活圈以及生態連接性,除了擴大海洋保護區之外,也應該將不同的海洋保護區連成網路或是建立生態廊道,以達到真正的生態系保護目標。

        綠色和平行動者於綠島水下拉起布條,呼籲擴大設立海洋保護區,為海中生態提供足夠的庇護。
        綠色和平行動者於綠島水下拉起布條,呼籲擴大設立海洋保護區,為海中生態提供足夠的庇護。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3. 現行法規與管理措施缺乏「科學實證決策原則」
        管理保護區時應該要以客觀的科學數據為基準,再進行決策,然而目前海洋保護區在兩個層面缺乏實證決策原則:
          1. 缺乏幫助修改政策的科學數據
            由於有些政策是依據不同法源所成立的,因此並沒有一致的檢討與改善機制,也造成各個海洋保護區的監測數據無從整合。在這情況之下,難以制定符合實際情況的整體海洋保護區決策。
          2. 沒有根據證據進行決策
            臺灣在 2020 年有了第一個以鯨豚為保護目標的「白海豚海洋保護區」,也對白海豚有了長年的科學研究成果,但儘管如此,這個海洋保護區並未依據研究成果將核心區與緩衝區劃分開來,導致無法真正減少海上活動對白海豚的威脅。

        政府應該積極整合海洋保護區法規,並將實證決策原則融入整體海洋保護區的政策,作為檢討與改善管理的相關機制。

        臺灣曾為白海豚設立保護區,也得以進行長年的研究,然而保護區並未將核心區與緩衝區劃分開來,導致無法真正減少海上活動對白海豚的威脅。
        臺灣曾為白海豚設立保護區,也得以進行長年的研究,然而保護區並未將核心區與緩衝區劃分開來,導致無法真正減少海上活動對白海豚的威脅。 © Anirut Krisanakul / shutterstock.com

      4. 執法機制效果不明
        由於現今的監控和執法成效缺乏追蹤,紀錄只有開罰數字,而沒有檢查數字,無法反映執法的現況。海洋保護區除海洋國家公園外,目前都僅有觀察員,沒有執法人員,海洋保護區在缺乏監控的情況下,成為無法有效保護目標的關鍵因素。

成功保育案例,帶來經濟效益

海龜是臺灣主要保育物種之一,名列IUCN紅皮書與《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名單中,同時受到《野生動物保育法》的保護。過去數十年,由於許多海龜產卵的海岸環境,都成為人工海堤或魚港,自然海岸線比例僅剩 55.56%,影響繁殖和生存。

所幸臺灣離島如澎湖望安、小琉球、東沙等地皆有不同類型的海洋保護區,都能夠保護海龜的產卵棲地,又以小琉球出現海龜覓食的機會最高。這可能與 2009 年時,當地志工推動定期與長期清除水下垃圾與廢棄漁網的行動有關,2013 年更進一步禁止在 3 海浬內海域使用刺網,以減少誤捕風險。

如今,每年在小琉球棲息的海龜數量平均達 400 多隻,保育有成的海龜也成為小琉球的「海洋明星」,10 年間觀光人數增加 2.5 倍。由此可見,有效地保護海洋生態環境、排除威脅生存的因素,有助於恢復物種數量,甚至帶來經濟效益。

臺灣離島如澎湖望安、小琉球、東沙等地皆有不同類型的海洋保護區,都能夠保護海龜的產卵棲地,每年在小琉球棲息的海龜數量平均達 400 多隻。
臺灣離島如澎湖望安、小琉球、東沙等地皆有不同類型的海洋保護區,都能夠保護海龜的產卵棲地,每年在小琉球棲息的海龜數量平均達 400 多隻。 © Kevin Wells Photography / shutterstock.com

挑對海鮮,從不同面向保護海洋

除了政府需要更全面且擴大規管鄰近海域,以保護海洋生態的永續,身為消費者的民眾也可以自己的力量,「挑食」減少海資源的消耗。臺灣的海鮮消費力驚人,尤其野生的魚、蝦、花枝、貝類等,但在大量捕撈的情況下,不僅物種快速消失,也提高誤捕和過度消耗的機率

根據 2019 年統計數據,臺灣每人每年平均消費 25 公斤海鮮,高於世界平均的每人每年 20 公斤。如果民眾想要為保護海洋出分力,也可以挑選對海洋破壞相對低的魚種,減輕海洋的壓力。為此,綠色和平推出《永續海鮮選購手冊》,協助民眾依照季節選擇較友善環境的漁獲,包括以友善漁法捕撈的海鮮、不需冷凍和長途運輸的沿近海魚種、避免體型過小尚無法繁殖的幼魚、減少購買以魚粉為飼料的肉食性養殖魚等。

綠色和平推出的《永續海鮮選購手冊》中,提醒消費者避免購買鮮豔斑點和顏色的魚種,因為牠們屬於珊瑚礁生態系,若進行捕撈容易破壞珊瑚礁環境。
綠色和平推出的《永續海鮮選購手冊》中,提醒消費者避免購買鮮豔斑點和顏色的魚種,因為牠們屬於珊瑚礁生態系,若進行捕撈容易破壞珊瑚礁環境。 © Greenpeace

由於部分魚種的環境成本較高,盡量避免購買這類海鮮,也是保護海洋的方法之一。例如黑鮪魚屬於遠洋食物鏈頂端魚種,如今數量急速下降,已影響生態平衡;青衣和紅條屬於可維持珊瑚礁生態健康的魚種,而目前普遍的捕撈方式嚴重破壞珊瑚;雙髻鯊更已名列IUCN瀕危清單,但其實常出現在甜不辣、魚丸等魚漿製品。(延伸閱讀:誰才是掠食者?鯊魚還是吃魚翅的人類?

藉由更有意識地用心挑選食材,了解海鮮產品的來源與對環境的影響,將可以影響漁業產業,促使漁民以更友善環境的方式維生。邀請您從今天開始關注保護海洋的議題、與綠色和平一起督促政府擴大設立海洋保護區,以公民力量為我們珍貴的大海付諸實際行動,讓未來世代也能擁有健康豐饒的藍色星球。

延伸閱讀:

滅絕危機:臺灣海洋生物保育現況與建議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