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海洋公園?科學研究?是什麼打造了鯨豚監獄?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回顧歷史,鯨魚是人類的重要資源,滿足飲食、生活、能源等需求,11世紀便開始了商業捕鯨。10個世紀以來,科技快速發展,為何捕鯨行為仍未停息?戳破現今以科學研究為名的捕鯨藉口後,海洋的危機依然暗潮洶湧...

聰明又親人的鯨魚和海豚在海上悠游、跳躍,彷彿「擁抱自由」是牠們生命的唯一目標。然而,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調查揭露,有私營企業以「文化、教育用途」作為名義,獲得當局批准配合捕撈21隻虎鯨(又稱「殺人鯨」),並於2012年至2015年間,把其中15隻販售給3個中國海洋主題公園。

白鯨與虎鯨身陷「鯨豚監獄」,顛覆日常與作息之餘,更承受巨大環境壓力。

白鯨與虎鯨身陷「鯨豚監獄」,顛覆日常與作息之餘,更承受巨大環境壓力。

海洋主題樂園,野生鯨豚悲歌

為了配合海洋公園「使用」,體重較輕且容易訓練的年輕雌性虎鯨,往往成為首要目標,每一隻的市價高達100至700萬美元(大約臺幣2,900萬至2億6百萬元)!群居又護幼心切的習性,使更多同伴在獵捕過程中受傷甚至死亡。

鯨魚寶寶被捕後失去自由,下一站很可能是水族館或海洋公園。

鯨魚寶寶被捕後失去自由,下一站很可能是水族館或海洋公園。

2019年1月,俄羅斯的鯨豚監獄,共有11隻虎鯨和87隻白鯨,在等待被售出期間會待在這個狹小的水槽,直到中國海洋公園買走後將用於示範表演。

2019年1月,俄羅斯的鯨豚監獄,共有11隻虎鯨和87隻白鯨,在等待被售出期間會待在這個狹小的水槽,直到中國海洋公園買走後將用於示範表演。

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與當地環保團體合作,揭開「鯨豚監獄」內幕:2018年7月至10月間,11隻虎鯨和90隻白鯨(包括15隻不到一歲的幼鯨)於鄂霍次克海(Okhotsk)被獵捕,隨後轉送至1,500公里外,位於俄羅斯東南角納霍德卡(Nakhodka)灣的「鯨豚監獄」。上百隻鯨豚受困於狹小的水槽內,很可能被販售至中國圈養或表演。

2019年8月6日,第三批獲救的虎鯨歷經為期5天的拯救行動,終於回到位於鄂霍次克海的家。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全程以獨立第三方身份觀察,確保鯨魚平安抵達。

2019年8月6日,第三批獲救的虎鯨歷經為期5天的拯救行動,終於回到位於鄂霍次克海的家。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全程以獨立第三方身份觀察,確保鯨魚平安抵達。

歷經一年囚禁,上百白鯨、虎鯨重獲自由

本應在廣闊大海中生活的鯨豚,竟為了人類的娛樂被囚禁於小空間。為了改變這個現狀,綠色和平發起公眾連署,號召數以萬計的海洋守護者向當局施壓,行動者划著獨木舟於「鯨豚監獄」外,展示巨型橫額倡議,獲得媒體廣泛報導。除此之外,為了鯨豚生態著想,綠色和平促請當局分批將鯨豚帶回鄂霍次克海,而非草率地就地「放生」。

2019年5月,綠色和平行動者於俄羅斯「鯨豚監獄」附近海域展示巨型布條,倡議「放了鯨魚吧!」獲得媒體廣泛報導。

2019年5月,綠色和平行動者於俄羅斯「鯨豚監獄」附近海域展示巨型布條,倡議「放了鯨魚吧!」獲得媒體廣泛報導。

最終,除了小部分的鯨豚可能已於囚禁期間死亡,其餘近百鯨豚於2019年分批獲救,11月全數重回大海懷抱。這段過程中,綠色和平獲邀見證拯救行動,並參與觀察鯨豚後續適應程度,確保牠們安然無恙地回家。

2019年8月,被囚禁的虎鯨終於被釋放,回到鄂霍次克海的家園。綠色和平受邀觀察並監督整個釋放過程,確保這些海洋朋友們能平安、健康地回家。

2019年8月,被囚禁的虎鯨終於被釋放,回到鄂霍次克海的家園。綠色和平受邀觀察並監督整個釋放過程,確保這些海洋朋友們能平安、健康地回家。

2020年,為了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的教訓,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發起「野生之友」(Be Wild Friend)專案,要求當局對人畜共通傳染病引以為鑑,加強維護生物多樣性,更要進一步打擊野生動物貿易,防止「鯨豚監獄」的悲劇重演。

「感謝你放生我們,那別再捕撈好嗎?」2019年11月,綠色和平行動者於克里姆林宮外的莫斯科河裝置充氣虎鯨,請當局記取教訓,保育名列堪察加地區紅皮書名錄(Red Book)的虎鯨。

「感謝你放生我們,那別再捕撈好嗎?」2019年11月,綠色和平行動者於克里姆林宮外的莫斯科河裝置充氣虎鯨,請當局記取教訓,保育名列堪察加地區紅皮書名錄(Red Book)的虎鯨。

科學研究?經濟發展?捕鯨藉口一一戳破

綠色和平保護鯨魚的行動可以回溯至7、80年代,團隊成員乘坐橡皮艇正面攔截捕鯨船的歷史畫面。過去捕鯨盛行的年代,鯨魚的血染紅了大海,數量大減甚至瀕臨滅絕。經過綠色和平多次海上行動,揭發捕鯨惡行,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終於1982年7月23日,通過《禁止商業捕鯨公約》,1986年正式生效,此後7月23日成為國際鯨豚日。

1976年7月,綠色和平成員乘坐橡皮艇阻擋蘇聯捕鯨船,要求停止捕鯨。

1976年7月,綠色和平成員乘坐橡皮艇阻擋蘇聯捕鯨船,要求停止捕鯨。

然而,鯨豚夢魘並非就此結束。如今獵捕鯨豚被套上「科學研究」的藉口,冠冕堂皇地合理化殺戮鯨豚的行為。綠色和平持續與捕鯨者周旋:2012年,韓國政府有意重啟科學捕鯨計畫,綠色和平與全球超過10萬公眾強烈反對,輿論壓力成功促使當局撤回提案;2016年,國際法庭裁定日本在南冰的捕鯨行為並非以科學研究為本,獵捕數量遠超研究需求,判日本政府敗訴

201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韓國知名地標景福宮附近,裝置充氣鯨魚,要求韓國政府撤回「科學捕鯨」提案,一度遭保全阻止。

201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韓國知名地標景福宮附近,裝置充氣鯨魚,要求韓國政府撤回「科學捕鯨」提案,一度遭保全阻止。

即使明文規定禁止獵捕鯨魚,海洋危機仍暗潮洶湧,例如工業化捕魚技術往往誤捕鯨豚、塑膠垃圾污染使鯨豚誤食導致窒息、美國輸油管工程具有的漏油風險、海陸運輸噪音影響鯨豚聽力...等。綠色和平持續倡議阻止工業化捕撈、推動源頭減塑、揭發海上工程的風險、拒絕石油企業進入大澳洲灣破壞鯨豚棲地,以行動為鯨豚的永續生存排除威脅。

2018年,綠色和平與著名水底攝影師Michaela Skovranova合作,記錄大澳洲灣美麗生態,捕捉到這張於貝爾德灣(Baird Bay)的海豚寫真。

2018年,綠色和平與著名水底攝影師Michaela Skovranova合作,記錄大澳洲灣美麗生態,捕捉到這張於貝爾德灣(Baird Bay)的海豚寫真。

保護全球海洋,減緩氣候變遷,重建鯨豚家園

海洋生態面臨的重重威脅,必須制定全面的海洋保護制度,才能真正保護鯨豚從繁殖到覓食、遷徙與棲息的廣闊廊道。您知道嗎?鯨魚其實是儲存二氧化碳的神隊友,保護牠們的生態也能幫助您我對抗氣候危機。(延伸閱讀:鯨魚的禮物:減緩氣候變遷的幫手

為了守護珍貴的海洋生態,綠色和平與跨領域科學團隊合作,以數據與客觀論證提出「全球須於2030年保護至少30%海洋」的建議,期盼於聯合國協商會議(IGC 4)制定《全球海洋公約》,捍衛蔚藍海洋及無數生態,更有利於穩定氣候,減緩全球暖化危機。

2020年,綠色和平於南極展開多項科學研究,包括座頭鯨從繁殖地來回遷徙南極覓食的關聯與挑戰。自1986年實施商業捕鯨禁令,座頭鯨數量正在逐步回升。

2020年,綠色和平於南極展開多項科學研究,包括座頭鯨從繁殖地來回遷徙南極覓食的關聯與挑戰。自1986年實施商業捕鯨禁令,座頭鯨數量正在逐步回升。

感謝全球超過300萬公眾連署支持,在歷經2019年春天啟航、為期近一年的的海洋保護見證之旅,從北極出發跨越大西洋,於7個研究站點為海洋現況蒐集實證,於2020年2月帶回南極頰帶企鵝數量銳減的消息,盼為制定《全球海洋公約》提供強而有力的數據。然而因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聯合國宣布將協商會議延期,守護全球海洋的戰役尚未結束,仍須您我繼續堅持。

Greenpeace綠色和平需要您的支持

守護全球海洋免受傷害,還需要您我繼續關心,綠色和平將持續守住這個藍色星球,於全球各地繼續遊說政府及企業加強海洋保護相關政策,包括近年將在聯合國協商會議討論的全球海洋保護區等國際協議。此外,我們的船隊長期在海上調查並揭露海洋破壞的真相,包括過度捕撈、非法作業,以及生態破壞、塑膠污染等,讓更多全球守護者加入關心,並以具體證據向各國領導人及企業表達守護海洋的迫切性。邀您一同捐款支持綠色和平的國際環境工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