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4 mins

愛地球、愛海洋,他從推動海洋保育法、守護臺灣沿近海開始!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根據中研院研究,近 30 年臺灣沿近海漁獲量崩跌 52%,漁業產值下降 279 億,漁民們正面臨著無魚可捕窘況。綠色和平沿近海漁業專案主任鍾孟勳,出生在基隆港都,見證近年來市場漁獲的改變,深刻體悟在耗竭危機面前,現在就是您我挽救海洋生態的關鍵時機!

綠色和平沿近海漁業專案主任鍾孟勳,出生在基隆,爺爺從事水產養殖工作,父親是海運公司的輪機長,許多親戚是討海人,時常和家人一起去基隆港,也會到爸爸工作的貨輪上去看,可說是成長在傍海而生的海洋世家。

綠色和平沿近海漁業專案主任鍾孟勳,從小生活在港都基隆,親友多為靠海吃飯的討海人,對於這些年來臺灣沿近海漁獲資源的改變特別有感。© Greenpeace
綠色和平沿近海漁業專案主任鍾孟勳,從小生活在港都基隆,親友多為靠海吃飯的討海人,對於這些年來臺灣沿近海漁獲資源的改變特別有感。© Greenpeace © Greenpeace

然而鍾孟勳坦言,就和許多生長在臺灣的人一樣,雖然離海很近,也喜歡生物,對海洋的認知卻只停留在魚市、海鮮、已開發的大船大港,以及港口滿滿的貨櫃,海洋對他來說,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天會投入與海洋相關的工作,直到他在因緣際會下,兩度去到中南美洲工作、生活,在那裡的經歷,也成為他後來從事海洋保育工作的推手。

同為海島,水下兩樣情

鍾孟勳第一次去中南美洲工作時,曾前往古巴豬玀灣(Bay of Pigs Invasion)潛水,親睹生機盎然的水下世界。

鍾孟勳在古巴豬玀灣潛水,親睹湛藍繽紛的水下風景,也讓他感嘆臺灣的海洋真的需要更多保護。© Tommy Chung / Greenpeace
鍾孟勳在古巴豬玀灣潛水,親睹湛藍繽紛的水下風景,也讓他感嘆臺灣的海洋真的需要更多保護。© Tommy Chung / Greenpeace © Tommy Chung / Greenpeace

「那是我第一次體驗水肺潛水,那裡的海水乾淨到我覺得我好像可以看到海的盡頭。」初次潛水看見的水下風景引起鍾孟勳對海洋的好奇,他也在回臺灣後考取了潛水執照,幾次參加潛水活動,然而同樣身為海島,臺灣與古巴豬玀灣的風景卻大相逕庭。

鍾孟勳與友人在小琉球跟隨著海龜泅游。© Tommy Chung / Greenpeace
鍾孟勳與友人在小琉球跟隨著海龜泅游。© Tommy Chung / Greenpeace © Tommy Chung / Greenpeace

「我在臺灣潛水的時候,常聽到大家說,今天的能見度是 5 到 10 公尺,還可以;30 公尺,很棒。有時在龍洞潛水的人很多,雖然還是看得到珊瑚礁,卻也有許多人為翻攪起的泥沙,很可惜。相反的,我在古巴時,水下能見度非常好,當時一下水就看到一大片的珊瑚礁、大魚群跟許多大魚,也沒有人為的開發,到處都是潛點,跟後來在臺灣潛水看見的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我想從事一份,讓自己和地球一起變得更好的工作

隨著親身接近海洋,鍾孟勳開始關心海洋與生態保育相關議題,並反思人與環境的關連。在二度去到中南美洲工作,親眼目睹當地的採礦工程,對環境造成難以挽回的破壞後,鍾孟勳更開始省思是否能接受為破壞環境的產業工作?

「既然我可以從我日常生活的消費行為決定對環境要多友善,換個角度想,我賺的每一分錢都是來自對地球資源的消耗,我有機會選擇其他對環境更友善的工作,讓自己和地球的未來一起變得更好。不是我有賺錢,才捐錢而已,面對環境議題,我可以做更多事情,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就是開始知道自己有改變的能力,可以做更多事情來參與這個改變。」

廣袤無垠的蔚藍大海,蘊含豐富的的資源,全球超過 30 億人的生計及沿海社區全都仰仗海洋,守護海洋同時,也是守護人類的生機。©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廣袤無垠的蔚藍大海,蘊含豐富的的資源,全球超過 30 億人的生計及沿海社區全都仰仗海洋,守護海洋同時,也是守護人類的生機。©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為什麼在眾多關注環境議題的組織中,選擇了綠色和平呢?鍾孟勳表示,看見企業們利用環境議題「漂綠」,只有不接受企業與政府捐款的全球化環保團體,才是他心中理想的組織,也才能實踐守護環境的理想。

「綠色和平在全球有很多辦公室,隨時接收到全球的脈動與國際局勢變化,可以與跨區域的辦公室合作,發展出更新、更好的環境解決方案。」

2020 年,鍾孟勳加入綠色和平海洋專案,與團隊展開推動「擴大臺灣海洋保護區」的倡議行動,希望為臺灣的海洋爭取更嚴謹的保護法規,讓大海休養生息,恢復過去廣袤繽紛的豐富生態。

擴大臺灣海洋保護區,恢復沿近海生機

根據中研院團隊在北部海域長期採樣與研究,發現在 2005 年至 2020 年間,魚群種類從 142 種銳減至 37 種,而近 30 年沿近海漁獲量更崩跌 52%,漁業產值下降 279 億,漁民們面臨著無魚可捕窘況。

2020年,綠色和平沿近海漁業專案團隊與行動者,實地走入臺灣北部漁港,進行漁獲種類調查研究。© Greenpeace
2020年,綠色和平沿近海漁業專案團隊與行動者,實地走入臺灣北部漁港,進行漁獲種類調查研究。© Greenpeace © Greenpeace

漁獲枯竭與長年來臺灣沿近海域過度捕撈及棲地破壞有關,為了改善臺灣海洋資源日益耗竭的問題,綠色和平與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前主任邵廣昭合作,於 2021 年 2 月發布《刻不容緩 推動臺灣海洋保護區 30x30》報告,向政府倡議儘速通過《海洋保育法》擴大臺灣海洋保護區,在 2030 年前設立 30% 海洋保護區於周圍可管理海域。(延伸閱讀:生態和經濟可以共存,推動臺灣設立30%海洋保護區

開始倡議海洋保育的工作後,鍾孟勳認為全民具備海洋保育的觀念、制定合乎永續原則的海洋保護法規,並且確實規管,是能夠真正恢復海洋生機的關鍵。他也向大眾呼籲,在選購海鮮時,要破除野生魚比較好吃的迷思,盡量選擇永續海鮮,同時要注意大多數的加工海鮮食品如甜不辣、魚丸等多由鯊魚肉製成,並不友善環境。(延伸閱讀:您吃的海鮮符合永續原則嗎?10+1道臺灣常見海鮮料理大揭密

鍾孟勳強調:「臺灣海洋還有救,但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沒救,現在就是守護臺灣海洋的關鍵時機!」

至今,包含英國、澳洲、日本在內,全球已有超過 40 個國家支持《全球海洋公約》的目標,於2030 年前保護全球 30% 公海。邀請同樣重視、珍惜臺灣海洋資源的您,為珍貴的海洋生態超前部署!

為什麼我們要發起「擴大臺灣海洋保護區」專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