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6 mins

為《全球海洋公約》奮力衝刺!全球海洋專案主任現身分享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隨著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最後一次協商會議(IGC4)即將在 2022 年 3 月 7 日展開,綠色和平凝聚全球公民力量持續發聲,推動各政府支持 2030 年保護 30% 海洋,以實際的作為守護半個地球的命運。全球海洋專案的專案主任 Coralie Barbier 接受訪問,為您我透漏環境倡議的幕後工作,並呼籲東亞的支持者們挺身而出。

還記得綠色和平於 2019 年,從北極到南極跨越大西洋的船艦遠征嗎?耗時近一年,停留 7 個站點進行科學調查,見證並記錄過度捕撈、塑膠污染、氣候變遷等破壞海洋生態的證據,為原定於 2020 年 8 月召開的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政府間協商會議而努力,力求通過保護 30% 海洋的目標。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使會議二度延期,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最後一次協商會議(IGC4)終於訂在 2022 年 3 月 7 日至 18 日於紐約舉行。近兩年的這段期間,綠色和平當然沒有休息,除了持續在各地區分享海洋的訊息、向各政府倡議,更在確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

如今會議準備進入最後倒數,綠色和平全球「保護海洋」專案團隊依然馬不停蹄,而專案主任 Coralie Barbier 也特別為臺灣與東亞各地的支持者,分享推動倡議工作的心路歷程。

全球海洋專案主任Coralie Barbier。
綠色和平全球海洋專案主任Coralie Barbier。 © Coralie Barbier

夢想為保護海洋工作,於第一線爭取保育政策

來自法國的 Coralie 其實不曾住過臨海的城市,但從小對海洋非常嚮往,「對我來說,海洋象徵著自由,廣闊又充滿生命。雖然我沒有親身體驗過,但這的確是我非常憧憬的,也讓我想保護它,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能參與保護海洋的專案。」

2017 年加入綠色和平時,Coralie 在加拿大辦公室擔任數位行銷主任,不過她心中一直期待有機會能加入海洋專案。直至 2021 年,她的夢想終於成真!她參與了全球「保護海洋」專案的船艦調查之旅,如今更是擔任海洋專案主任,整合、串連並支援全球各地辦公室,向各政府倡議以確保交出最有力的《全球海洋公約》。(延伸閱讀:搶救海洋生態的命運:支持《全球海洋公約》現在就是關鍵時刻!

「為了確保各區域辦公室了解政策面的工作,我會將相關文件和建議提供給各地的同事們,幫助他們向政府推動,以確保制定強而有力的公約。同時,我也會投入特別專案,例如不久前在法國舉辦的『一個海洋』峰會(One Ocean Summit),我也支援了法國辦公室的工作。」

直至幾個月前,Coralie 搬離了加拿大蒙特婁,目前住在法國地中海岸附近,讓她可以離海更近一些,也同時進行著推動保護海洋的工作。

2019年Coralie參與大西洋船艦航程,揭露新興產業深海採礦的風險,推動聯合國協商制定強而有力的《全球海洋公約》。
2019年Coralie參與大西洋船艦航程,揭露新興產業深海採礦的風險,推動聯合國協商制定強而有力的《全球海洋公約》。 © Bárbara Sánchez Palomero / Greenpeace

除了專業策略和耐力,還必須抱持希望

如何推動保護海洋的政策?這並不是容易的工作,但其實可以從許多角度施力。以 Coralie 的角色來說,她著重在政治策略,幫助綠色和平不同辦公室團隊向當局倡議,爭取保護海洋的政策,因此她需要深入了解各政府的運作模式,了解不同政府在保護海洋的立場。團隊中也有海洋政治專家,持續與各政府開會、參與大型會議,並緊密地和綠色和平各辦公室聯繫,討論如何在各地海洋相關的會議中施壓,同時互相流通訊息,以作出更適合的決策,也抓緊適合的時機點。

全球「保護海洋」專案團隊也與聯盟夥伴合作,例如全球超過 40 個環保組織組成的「公海聯盟」(High Seas Alliance),一起向政府直接倡議,大多是針對歐盟或是如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會議(IGC4)的國際會議,展開遊說。

推動保護海洋的政策,往往是一條很漫長的路,當問 Coralie「是否曾感到沮喪?」時,她笑著說:「這好像是綠色和平人的『詛咒』,不管我們多努力,常常無法馬上獲得期待的成果,但我們明明感受到事態緊急。不過,當我們推動的議題被公眾看見、在媒體和社群平臺上曝光、向政府遊說施壓,讓領導者理解保護海洋的重要性並且公眾也很關心時,這是非常有成就感的。漸漸地,議題就能推進,改變也會逐漸發生。」

Coralie 舉例她在 2019 年參與的船艦旅程,於大西洋「失落之城」(Lost City)向公眾分享海底生態的奧妙,以及深海採礦的破壞性。她說:「當時大眾對於深海採礦的認知比較少,因為離我們的生活非常遙遠,而且這是一個很技術性又很複雜的領域。」當時 Coralie 是數位行銷主任,製作深海採礦的相關內容,像是影片、社群貼文、文章等,讓全球更多民眾了解海上發生了什麼事、什麼是深海採礦、為什麼它破壞性很強、為什麼我們必須阻止它。

「兩年半後的現在,我們可以看見越來越少政府和企業支持深海採礦,更有許多企業簽署文書表示『未來將不使用任何來自深海採礦的礦物來製造產品』。在 2021 年 9 月的 IUCN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世界保育大會上,有 80% 的政府和政府機構投票反對深海採礦,這是非常大的進展!」

2019年,Coralie(右二)在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上,與團隊成員前往牙買加向「國際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ISA)倡議,停止放任深海採礦,應負起責任保護海洋。
2019年,Coralie(右二)在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上,與團隊成員前往牙買加向「國際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ISA)倡議,停止放任深海採礦,應負起責任保護海洋。 © Bárbara Sánchez Palomero / Greenpeace

公眾力量真的有用!此刻海洋需要您

海洋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所幸全球近 500 萬公眾連署、超過 60 個國家表態支持制定《全球海洋公約》(包括韓國、智利、法國、祕魯、東加等國),以及共有超過 100 個國家以不同程度支持 2030 年保護 30% 海洋的目標。但同時,仍有許多國家和企業試圖阻止公約通過,尤其是漁業大國如韓國、日本、挪威、冰島等,極力縮小公約對漁業上的限制。

隨著《全球海洋公約》第四次會議即將展開,這也是聯合國最後一輪政府間的協商會議,「我們必須積極促成強而有力的公約,在 2030 年前保護至少 30% 海洋,確保在公海區域也能免於人為破壞威脅。」

Coralie 強調:「我們每個人都有需要扮演的角色,綠色和平的責任是揭露並問責政府,為環境表達訴求;透過與科學家和專家協力,我們能一起成就改變;和名人合作,如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擔任海洋大使,並在聯合國相關會議發表演說,則能擴大議題能見度。而全球的支持者也不可或缺,因為公眾力量對推動政府邁向正確方向來說,相當重要也極具影響力。」

人民的聲音真的對政府有用嗎?Coralie 很肯定地說:「有的!政府很在意人民的聲音,當人民非常關心海洋保護,持續表達這個訴求,就能夠動搖他們並作出正確決定。」

2022年2月,綠色和平美國行動者向國務院高級官員遞交超過480萬人的連署,要求支持《全球海洋公約》。
2022年2月,綠色和平美國行動者向國務院高級官員遞交超過480萬人的連署,要求支持《全球海洋公約》。 © Tim Aubry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瑞典行動者向外交部遞交連署,要求外交部長Ann Linde在《全球海洋公約》會議(IGC4)上,支持保護30%海洋的目標。
綠色和平瑞典行動者向外交部遞交連署,要求外交部長Ann Linde在《全球海洋公約》會議(IGC4)上,支持保護30%海洋的目標。 © Will Rose / Greenpeace
2021年5月,綠色和平韓國行動者在東大門設計廣場,向韓國政府表達「2030年保護至少30%海洋」的訴求。
2021年5月,綠色和平韓國行動者在東大門設計廣場,向韓國政府表達「2030年保護至少30%海洋」的訴求。 © Jung-geun Augustine Park / Greenpeace

對身在東亞的支持者們,Coralie 想說:「沒有海洋,就沒有我們。我們需要每一個人的力量,向政府施壓,確保他們聽進我們的訴求,回應科學所證明的『保護 30% 海洋』目標,為海洋爭取足夠的安全庇護。您可以透過加入連署為海洋發聲捐款支持綠色和平保護海洋的工作,也可以在網路社群分享綠色和平的相關訊息。越多人知道,就有越大的機會爭取到有力的條約。

邀請您分享文章訊息給您的親友,也持續關注綠色和平,了解會議的後續發展。期盼海洋生態免於人為破壞與侵擾,使大海環境永續豐饒,讓您我及未來世代得以與海共存,生生不息。

延伸閱讀: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