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新西兰,你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词汇会是什么?我相信很多人对新西兰的印象都会是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发达的畜牧业还有出口到中国的乳制品和肉类。记得我五岁第一次来到位于南岛的但尼丁时,就被新西兰独特的自然风光所吸引。冰川、雪山、河流、湖泊、阳光、沙滩和岛屿,每一个都构成了新西兰最独特的风景线。作为在南太平洋上的长白云之乡,“100% 纯净的新西兰“的宣传语也被广泛运用到新西兰的旅游业推广活动中。

图片来源:新西兰旅游局

然而,严重依赖外贸出口乳制品和肉类的新西兰,并不像营销口号和广告中描述的那样纯净无污染。新西兰旅游局说:“100% Pure New Zealand的活动依托于新西兰美丽的风景和环境,这些可持续原则密切相关,特别是与环境可持续性有关。” 但是近年来,日益增长的外贸额和出口乳制品对新西兰的自然环境产生了的破坏是不容忽视的。根据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1990年至2019年间,全国奶牛数量从340万头增加到630万头,增长了82%。截至2019年,新西兰牛总数达到了10,150,891头。大规模的畜牧业造成了水污染、土壤退化、温室气体排放、水资源及能源消耗, 同时也破坏了生物多样性。因此,环境可持续性不能只是停留在宣传标语后的一个概念,新西兰的环境需要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更干净、更健康。

2008年三鹿奶粉丑闻在中国曝光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高度关注食品安全问题。国内奶制品不可靠,海外奶粉就成为了许多人的替代品。作为一名回到新西兰上中学的第二代中国移民,我亲身感受和目睹了近年来粗放型农业对自然环境的一些破坏性影响,我的个人经历和和在大学所受环境教育也让我对新西兰乳制品产业发展有了更深层的见解。

记得16岁时,我一人独自回到新西兰求学,在过去将近十年生活中,我能切实感受到新西兰过度依赖畜牧业给我的生活带来的一些变化。2008年后,消费者对奶粉品牌信任受损,导致他们在选择奶粉产品时更加谨慎。同时如今消费者选择多样化,许多消费者转向国际知名品牌或本土知名品牌,因为这些品牌在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方面享有更高的声誉。

中国作为新西兰第一大乳制品出口市场,恒天然(Fonterra)这个龙头企业的名字,相信很多华人朋友们都不会感到陌生。在华人聚集的奥克兰,保健品行业和代购屡见不鲜,随手点开一些微信公众号就看到很多促销活动,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甚至我的妈妈知道我假期可以回国时,也会让我帮她从超市购买一些新西兰奶粉带回去。

bags of Anchor milk powder

过去三年,出于对自己在奥克兰大学环境学院的学习的兴趣,我对新西兰在应对气候变化面临的挑战做了很多调查,也对这个问题形成了一些自己的见解。与其他国家相比, 新西兰在2022年的温室气体人均排放量排名第六。1999年至2017年新西兰温室气体清单报告也指出,农业及畜牧业排放占了新西兰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48.1%,牛只通过反刍过程产生的甲烷是一种比二氧化碳具有更高全球变暖潜势的温室气体。此外,畜牧业的运输、饲料种植和畜产品加工等过程也会产生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

cows in a field looking down at the camera
图片来源:新西兰先驱报
© Mark Mitchell / NZ Herald

除了温室气体排放,新西兰的水质同样令人担忧。《卫报》指出新西兰目前只有2%的大湖处于健康状态。目前,新西兰已有8万人的饮用水中硝酸盐含量超标。畜牧业产生大量的动物粪便,其中含有氮和磷等营养物质。如果不正确处理和储存粪便,这些营养物质可能通过径流进入水体,导致水污染。同时,使用合成肥料及化学除害剂也会增加河流的氮含量。出于经济因素考虑,新西兰《国家淡水管理政策声明》中设定的硝酸盐含量标准是充满争议的。在新的淡水标准中,新西兰对溶解无机氮的下限并没有设定为国际标准认可的1毫克每升。在奥克兰市议会的推荐的网站上,我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海滩因为粪素超标,水质不合格被标注为“不建议游泳”或者“长期警告”

相信看到这里大家也会和我一样对新西兰的环境及河流水质前景充满顾虑,在今年经历了两次奥克兰百年一遇的洪灾和飓风加布里埃尔之后,我身边也有更多的年轻一代学生们参与到了新西兰气候变化运动中来,希望政府采取积极措施减少碳排放,支持可再生农业。同时我也希望通过自己力量,号召大家在工作学习中做一些能力所能及做一些小事,例如减少对乳制品的依赖,多吃本地食物,支持良好的农业实践。

对环保志愿者活动感兴趣的朋友们,也可以根据以下网址报名加入到本地及社区的环保活动中来:

Text and logos for Greenpeace, 350 Aotearoa, Sustainable Coastlines, Generation Zero, Fridays for Future, Climate Club

如今,我的家庭尽量减少了对牛奶制品的依赖,豆浆及其他植物蛋白饮品代替了牛奶更多地出现在了我们家的早餐桌上。我的家人们也认为,在生活中从根源上减少对乳制品的消费需求能让乳制品产业更多意识到牛奶的非不可替代性,从而进一步考虑到新西兰畜牧业对家庭、当地社区、下一代奶农和地球的整体影响,用可持续的理念和节能减排的新兴科技在继续创收的同时减少对环境的破坏。